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瞎娘

时间:2018-03-03 17:09:01 | 作者:韩光明 | 阅读:次 | 手机版

  豫北平原的深处有一个叫“百家屯”的自然村落,在这个看似很平常的村落里,曾经发生过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


瞎娘
 

  据知情的村民们讲,发生故事的那一天,村子里有很多人都前去阻止那个叫贺秋华的女人,不让她再去做傻事了。然而,这个贺秋华却义无反顾地走向了手术室,成就了她人生的大义,也将光明送给了她唯一的儿子。

 

  百家屯并非只有百户人家,这里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村寨,即使有些人家已经搬到了其他地方去居住,村子里仍然还有一百五十多户人家,还有三十几个已经成家的青壮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这就是百家屯的自然现状,也是那个叫贺秋华生活的地方。

 

  命运对贺秋华确实有些不公道。她还是个小姑娘那会,村子里有些人就已经叫她“假小子”了。小姑娘如果只是长了一个男孩子的相貌也就罢了,贺秋华偏偏还很丑,居然丑到了多数孩子们都不喜欢的程度。她自己也很自卑,于是在读小学那会,她只在课堂上坐了两个半天,然后就再也不肯去学校了。

 

  父母也曾变着法地劝说过贺秋华,说闺女,到学校去读书咱谁都不用怕,别的孩子愿说什么就让他们去说好了,只要我们能把课本上的知识学好,那比什么都强。父母还换着班到学校去陪读了几天,但一点效果都没有。仿佛所有的孩子都不喜欢她,只要她一走近,那些孩子就都一哄声地四散跑开。

 

  老师们也劝说过贺秋华的父母,说等孩子大一些再来吧,只要她自己能在这里坐下来,至于别的孩子们的眼光就不重要了。

 

  小小的贺秋华只能继续陪同父母到镇子里去卖糖葫芦。跟随在父母身边,贺秋华一天天地在长大,但她再也没想去学校,仿佛这就是她的人生,人世间似乎也只给她留下了一条这样路可走。由于耳濡目染,还有着熟能生巧的过程,十一、二岁时,贺秋华就能随心所欲地将精美的糖葫芦制作出来。

 

  爸爸有几种特珠的糖葫芦是贺秋华最爱吃的,比如在山楂中夹上橘子瓣,或者夹上几棵炒熟的花生米,也可以夹上一小块香蕉。别看这小小的变动,其中的口感也就产生了变化,另外看上去也特别有食欲。

 

  贺秋华经常帮着父母制作糖葫芦,她的一双小手非常灵活,以至到后来,制作方面的事情也就非她莫属了。

 

  一来二去的,贺秋华也就变成了大姑娘,她也有着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也有着所谓的春情萌动,只是,她心里也非常清楚,凭自己现在的长相,所有的男人可能都不会喜欢自己,现实中也是这样的情况,男人们瞧她的眼神,基本都是那种冷眼看世界的目光。

 

  贺秋华二十八岁那年,母亲病逝,她也最后一次哭述了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平。处理完了母亲的后事,没过去几天,父亲便对女儿讲述了一段心里话,说秋华,照理说呢,父母给了你生命,也该说是对你有着天一样大的恩情了。可作为女孩子,我和你妈却造就了你这样丑陋的相貎,真的有些对不住你了。

 

  爸!瞧你说的都是些啥呀!贺秋华苦笑着摇了下头,说我知道自己长的不漂亮,可我一点都没有怪罪你和我妈的意思。大不了我一辈子不嫁人就是了。

 

  秋华,爸不是这个意思。爸爸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是说,既然咱们长的丑,那心思就应当放低一些,以后你还是要嫁人。我已经托人替你选好了一个女婿,那个小伙子的家里非常穷,我和媒人也讲好了,只要他肯娶你,所有的事情都好说。另外爸和你妈这辈子也挣下了许多钱,我留着这些钱还有什么用?我是意思也很清楚,只要这个小伙子能和你结婚生子,至于他在外面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咱们都不要介意。你也睁只眼闭只眼地装作没看见。这就是女人,也是丑女人所要遵守的妇道。

 

  爸爸讲述的这番道理,贺秋华心里懂,但她却不想接受。她的本来想法也是,大不了我就不嫁人了。

 

  与小伙子见面时,爸爸一直都陪在贺秋华的身边,也是怕她有想不开的地方。另外,那个小伙子也很丑,可即使这样,对方当时还是讲了一句让贺秋华很难接受的话,说你怎么比我长的还要丑呢?

 

  听了这句话,贺秋华二话没说,她站起来当即就离去了。

 

  走在回村子的路上,贺秋华心里还在想着,臭男人,竟然还觉得我长的丑,瞧你这一眼,我半个月都不想再吃饭了。

 

  走着走着,就在前面的山沟里面,有几个人引起贺秋华的注意。那几个人好像是围着一个什么东西在观看,不时还有人蹲了下去,似乎是在和站着的人讨论着什么事情。

 

  不知不觉之间,贺秋华便走了过去。她顺着山坡下到沟里。眼前就出现了一个不大的纸壳箱子,旁边还放着一件很厚的羊皮袄。纸壳箱里面显然是一个包着婴儿的襁褓。那几个人还在议论,说刚才看见有两个人在这里转悠来的,他们放下了这个孩子,然后就朝那个方面去了。那边还有一辆车,他们上了车就走了。

 

  听了好一会,贺秋华才终于听明白,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一个弃婴。那几个妇女还说了一句,这个孩子的眼睛好像是有点问题。贺秋华没有多想,她抱起了孩子就走,还似乎害怕别人会跟她争抢。抱着孩子回到家之后,贺秋华直接把孩子抱进自己的房间,她想为孩子做点什么事情,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时便有邻居过来询问,秋华,听说你捡回来了一个孩子?

 

  婶子,你来的正好,刚才我村口外的那个山沟里捡了一个孩子。他现在睡得好香呀!贺秋华赶紧腾出地方,让邻居家的婶子坐下,又询问了应该怎么照看这个孩子。这位婶子仔细看了看孩子,又打开襁褓辨别了一下孩子的性别,就在襁褓里面发现了一个字条,上面写着:收留孩子的好心人,我们首先要感谢你收留了他!这个孩子因为药物过敏的原因,造成了眼角膜损伤。我们实在承受不起这笔移植角膜的费用,这才打算要抛弃他。再次感谢收留孩子的好心人。

 

  贺秋华在看到这张字条时,她心里仍然不知道眼角膜是什么东西,但她知道,家里有很多的钱,或许对于医治这个孩子的疾病不算是什么问题,她还满心欢喜地对邻居家的婶子说,还好,让我把孩子捡回来了。我要把这个孩子当儿子,我一辈子都不再嫁人了!

 

  差不多一年多以后,贺秋华才终于弄明白,没有眼角膜的人什么都看不到,而自己家里的钱再多,似乎也买不到眼角膜,这种东西太缺少了。但她一点都没有后悔,她还和爸爸讲过这样一句话,说孩子没有眼睛,但我有!有他和我做伴,我这一生也算是知足了。

 

  爸爸当时还讲了一句,或许上天就是这样安排的!人们都说,“儿不嫌母丑”,他没有眼睛,自然也看不到你这个母亲长的什么样子。如果有一天,我去见了你妈,我也能够闭上眼睛了。

 

  到了年末的时候,爸爸得了一场感冒,没有几天的时间,他就安心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爸爸过世之后,贺秋华对接下来的日子仿佛不会过下去了。这时她才突然认清了许多事物,原来每一个人都会有他的许多作用。父母亲的相继去世,家里所有的负担都必须要自己来承受了。又要照看儿子,又要给他治眼睛,自己也要生活下去,贺秋华忽然觉得自己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也太复杂。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必须要马上落实,也就是儿子应该有个名字了。贺秋华不想让儿子和自己一个姓氏,因为自己长的太丑陋。他应当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那个说她长的太丑的男人。她现在有些后悔,当初爸爸已经和自己讲的非常清楚,不要介意对方讲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要他肯娶自己就行。可自己还是拂袖而去。她记得他姓姚,那就让儿子随了他的姓氏。

 

  至于给儿子起一个什么名字,贺秋华确实花费了一番脑筋,现在她才想明白,当初自己没有去学校读书,真是太欠考虑了。她考虑了很久之后,觉得儿子只是差在一双明亮的眼睛上,他如果能有一双明亮的双眸,那么他的人生也就再没有缺彩的地方了。于是那个大大的眼目的“目”字,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觉得管儿子叫“姚目”是最好听的名字,这也是她的心目中最为美好的一个追求。

 

  姚目三岁那年,村子里有个死了媳妇的男人,托人过来与贺秋华说,觉得她的心眼特别好使,想让她给自己的一对儿女做后妈。媒人讲的特别清楚,说只要你把这个捡来的孩子再扔掉,你一辈子的幸福也就有了依靠。人家也同意与你再生一个孩子了。

 

  贺秋华想都没想,她直接回复了媒人,说我这辈子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我们家的姚目。媒人说,秋华你就别傻了,到啥时候,他也是捡回来的,羊肉贴不到狗肉上去,别人在背后都说你些啥,你知道吗?

 

  贺秋华自然什么都知道,可她却一点也不介意,现在她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想办法让儿子能有属于他自己的光明世界。她曾经考虑过很长时间,如果买不到别人捐献的眼角膜,自己就捐给儿子一个,这样自己就把光明分给了儿子一半。她还听说,一个眼角膜能够让儿子两个眼睛全都复明,如果真能那样,那就太好了。一定要让儿子在上小学前把眼角膜手术做了。

 

  姚目在五岁那一年,他也终于迎来属于自己的光明世界,但他也在随后的那些日子,见识到了一个陌生而丑陋的女人,他非常害怕见到她,同时也知道就是她把光明送给了自己,可是,他的内心深处,仍然不希望接受她。她长的太可怕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事与愿违,在给儿子捐献了眼角膜之后,贺秋华也确实后悔过,因为从儿子的眼光中,她第一次失望了。儿子仿佛说什么都不想再见到她了。

 

  还有一件事情让贺秋华不想面对,那就是她的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在急剧地下降,两年之后竟然就只能看到眼前半米远的东西。后来贺秋华也终于想清楚了,这仍然是命运,前面有那么多个如果,可自己偏偏就一样都不相信。贺秋华也有高兴的事情,那就是儿子能够像正常人那样的到学校去读书,他已经能够正常的去面对现实生活了。

 

  百家屯原本就是一个民风纯朴的村寨,人们也都很善良。村里很多人也都在有意无意之间,将贺秋华的故事讲给姚目听,意在劝解他日后一定要好好地善待自己的母亲。贺秋华这其间已经不能下地去做农活了,她的视力只能瞧见眼前的东西,外出时如果没有其他人的指点,可能连家都找不回来。也难怪有人在叫她“瞎娘”了。

 

  “瞎娘丑,瞎娘善,瞎娘眼睛看不见。她把光明给了儿子,姚目却是一个小混蛋!”这几句儿歌是村子里的几个小姑娘编的。有一次姚目因为和母亲生气,他一把就将贺秋华推倒在地上,于是村子里的人便轮番前来劝说姚目,说你怎么也不该把你妈妈推倒!她把你养大,又给了你光明,你还有什么资格对他心怀不满?姚目自然也觉得理亏,但贺秋华还是能够理解儿子,她还为姚目辩解,说他不是故意的,这件事情也怪我,孩子和已经和我说过了好几天,学校要做新校服,要交钱,可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一时就把这件事情给忘到了脑后,结果老师就把姚目给批评了。

 

  百家屯谁家的底子厚,收入殷实,从家里住的房子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从屯子走过去青瓦红砖的房屋都是村子里的大户。“瞎娘”给了姚目一个富裕的家庭和生活,她始终都觉得问心无愧,她心里甚至还有一个希望,如果那个姓姚的男人还肯娶自己那就最好了,那样姚目也就有了父亲,而在此之前,她也一直嘱咐着村里人,就说姚目的父亲是遇到了矿难。

 

  有些话其实早都已经被姚目身边的人传给了他,只是他现在也分不清哪一样是真,哪一样又是母亲编的,他已经习惯了没有父亲的日子。

 

  贺秋华自从变成了“瞎娘”之后,她的生活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她在制作糖葫芦的过程中,已经熟悉了整个过程,即使视力低下,也不会影响她的工作,但她的健康状况却经常出问题,比如因为看不见路,她就几次掉到了路边的沟里,有时就是因为迷了路,在外面过夜,也多次地受了风寒。现在镇子里路口那里的糖葫芦摊就是瞎娘维持她家庭的唯一希望。无论春夏秋冬,她一定都要如尊佛塔一般地立在摊位那里。镇子里的人多半都是自己买了糖葫芦之后再自己找钱,而到了夏天,她又会把一些刚摘下来的青菜摆在这里,供人们选择。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姚目上了中学,又考上了高中,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原因很简单,姚目的年龄在增长,他有了自己的审美观点,也似乎也更看重别人的眼光,特别是他的母亲是一位又丑又盲的人,尤其是那个“瞎娘”的叫法,让他也更难以接受。

 

  身边的同学就有人说,姚目,你瞎娘做的糖葫芦真好吃,以后你也更应该孝敬她!姚目却从这句话里听出另外的一层意思,他觉得同学是在嘲讽自己,另外母亲的相貎怎么会这样的丑陋?显然自己一点也不像她。另外他也不觉得糖葫芦好吃,也更不愿意搀着母亲走在村子里由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他希望自己还有其他的父母,只要有,自己就一定要去寻找他们。

 

  姚目最大的心愿就是与同学们都一样,自己的父亲没有遇到矿难,而是另有其人。所以在遇到姚姓的男人时,他都会留意地多看几眼。因为在此之前,他确实听到有人讲过,自己是被母亲在村口的那个沟里捡回来的。那就是说,自己是随了父母的相貎,至于他们是什么原因把自己抛弃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姚目最不喜欢看别人可怜自己的目光,他的自尊心非常强,他也更羡慕那些健全的家庭。每一次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脚步都会非常的艰难,自己的母亲怎么会是一位“瞎娘”呢?她又有什么资格总是在告诫自己要努力下去,就凭她抱养了自己吗?如果当时换了一位长相漂亮的母亲,自己就会成为其他人的儿子!那样的话,自己也无需看谁的白眼!

 

  姚目的想法还有很多,他知道,自己走出乡村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读书。他也确实在发奋学习,从小学那会,自己就是村子里的第一名,现在上了高中,自己仍然是班里的前几名,他觉得自己的每一次的成绩考试都离走出村子更近了一步。

 

  姚目也确实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天比一天地厌烦起了妈妈?难道就是因为她的相貎丑陋吗,不应当全是,但她的丑陋一定是主要原因,尤其是她的眼睛怎么就双目失明了呢?尽管是她给自己带来了光明,可看到了光明之后呢?她的形象却又是这样的令人厌恶!

 

  “瞎娘”眼盲心却不盲,她知道儿子不愿意听自己讲话,自己也不知道应当与他讲些什么好。儿子长大了,他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文化,有好看的相貎,而自己除了能供他到学校去读书,其余的一样都对不起他。“瞎娘”对自己也更加不满,难怪父亲当时都会对自己讲过那样的话,可见,所有的目光都不喜欢瞧见长相丑陋的人。

 

  日子仍然很平静,没有涟漪的日子更没有办法带走姚目对“瞎娘”的不满情绪,有些时候他会公开地憎恨自己的出身,他也确实与母亲讲过,我为什么一出生就没有父亲?为什么我就应该有一个瞎子娘?这个世界不公平!

 

  仿佛说过了这番话之后,姚目才能够理所当然地走出家门,而“瞎娘”也已经习惯了儿子所发泻出来的不满情绪。她不想回答,也没法回答,她只知道自己确实欠下了儿子很多东西,比如,自己确实没有给他一个能够对得起他的爸爸,有爸爸的感受与没有爸爸也确实不一样。

 

  梦境中,爸爸常回来嘱咐着自己,有些事情不必太认真,一辈子很短暂,转眼之间也就过去了。

 

  “瞎娘”一次次地设想着自己离去时的情况,一觉没有醒过来,直接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可每一天早上,迎着东边太阳的出升,自己又会按时醒过来。她不再相信,已经过世的亲人来到身边,那就意味着自己将要走向生命的终点。虽然身体一天天地衰落下去,可离过世那种情况还远着呢。

 

  日子如同铁轨那样地穿过了每一天,还要再穿越平原与山谷,还有隧道与桥梁。

 

  又一个冬天来了。“瞎娘”每天都会去按时到镇子里去卖她的糖葫芦,地点离姚目所在的高中不是很远,她很想去看一眼儿子,可心思刚刚飘荡到这里很快又会停下来,因为她非常清楚地知道儿子确实不想再见到自己。

 

  这不是贺秋华吗!“瞎娘”听出这声音是村子里早些年嫁出去的秀云,于是赶紧回了一句话,说是秀云吧,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

 

  秋华,当年我就劝说过你,不让你给他移植角膜,你这是养了一只狼崽子呀!秀云恨得牙根生疼,说你也不用再管他了,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一点钱都不要给他留下。

 

  秀云,我一点都不怪孩子,你就瞧我这张脸吧,谁愿意看呢?“瞎娘”仍然在为儿子辩解,说原来那会,我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走夜路我都怕把鬼给吓着了。

 

  秋华,也不是我说你,当初你为什么要给他取了个姚姓?你养大的他,他自然要随你的姓,你还惦记那个嫌弃你长的丑陋的姚姓男人,我都没法再说你了。

 

  秀云,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实情,我这不就是想给孩子一个交待吧,另外我也是恨那个男人,我一心朴实的去投奔他,可他到好,一句话就把我给气了回来,还说我比他长的还丑,那叫人话吗!“瞎娘”觉得这样的话才应当是从自己心里讲出来的。

 

  秋华,我看你的脸色非常不好,你才四十刚出头,可得好好地照看着自己的身体。

 

  死了倒省心!我可是不止一次地见到了我爸爸,我都和他讲下了,活着实在是没意思的事情,我都求他把我给带走了。

 

  姚目仍然还是几个星期才回家一趟,他回来只有一件事情,拿到了生活费马上就回学校,他似乎想马上就离开这个家,然后就再也不回来了。

 

  “瞎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已经不能再去卖糖葫芦了。可即使这样,她仍然还把村委会的人叫来,嘱咐他们在自己死后要好好地善待自己的儿子。“瞎娘”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交给村长,又语重心长地说,钱不能让他一次都拿在手里,那样只能让他坐吃山空。村里人都说要把姚目带回来,“瞎娘”说什么都不让,说不要影响了他的高考。

 

  村里人打心眼里敬佩这位坚韧的母亲。

 

  第三天的下午,“瞎娘”与世长辞,她走时很平静,只是叫了几句“姚目”,然后就闭上了双眼。全村人出动,送了“瞎娘”最后一程,村里的孩子们都来感激这个平日里很好相处的“瞎娘”,所有的孩子都吃过她的糖葫芦,这样的日子以后怕是没有了。

 

  不久,高考结束,姚目带着录取通知书回到村里,他径直走向家,只是再也没了等到自己的“瞎娘”,那个眼盲而心里一直都在注视他的人,那个带给他光明的人!

 

  一位邻居忽然看到了姚目,赶紧上前拉住了他,说姚目,你还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吗?姚目连连地摇头,邻居这才长叹了一口气,并带领他去了庄稼地里的墓地。邻居叫他跪下,对他怒目而视。姚目顺势而跪,他已经看到墓碑上刻下的那个名字,他知道“贺秋华”就是自己的“瞎娘”。

 

  姚目仿佛如了自己的心愿,对于母亲的离世,他没有太多的痛苦。

 

  后来村里有人说,这谁都不怪,贺秋华对姚目从小就太过于娇惯了。她自己长的丑,她就希望姚目没有任何缺陷,希望他的人生能更加的顺利,于是就害了他也害了自己。

 

  还有一种说法,不过多数人却不认同,说贺秋华是上辈子欠了姚目的债,要不她怎么会连眼角膜都移植给了姚目?他怎么还会不满足呢。反对的人说,这就是骗傻子的鬼话,贺秋华如果不给姚目移植角膜,看他还会嫌弃贺秋华的长相丑陋吗?人心不足,这也是典型的“担米养仇”的事例。如果非得认命,那就不要去同情任何人,谁有什么样的坎坷,那完全是他自己的事情。

 

  多数人都认同这样的看法,只是贺秋华却没有机会听到这样的议论了。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紫藤花开
下一篇:磕头添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