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一副新碗筷

时间:2018-01-12 19:40:29 | 作者:张杨英 | 阅读:

  “霍拉,去村西口你叔叔家拿一套碗筷。”

 

  妈妈从棉裤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带着体温的一百块,打发霍拉出门。

 

  “叔,给我一套新碗筷。”

 

  霍拉屁颠着,举着皱巴巴的百元,在土泥和石砌成的只半墙高的杂货台前探着一颗小头颅。他的小脸红通通的,嘴里呼着急急的热气,眼睛又大又圆,怪不像他爹的。

 

  “嗬嗬,霍拉,家里是来人了吗?”

 

  霍拉的叔叔往霍拉嘴里塞了颗麦芽糖,粗糙泛青的大手轻拍霍拉的后脑壳,就将他打发回家了。


一副新碗筷
 

  霍拉沿着村西口到家的沙石道,一路小跑,脚丫带跑一路扬尘,很快就将他遮掩成一个灰白的小点,融进青白的天边了。

 

  霍拉的叔叔背着手,坐在土台前,朝屋内的妇人呢喃。

 

  “霍拉家里估计来客人咯,添了碗筷新新的。哈啊,许久没见整钱了。”

 

  “啥,霍拉他娘家里来客人了。”

 

  洗衣的妇人抬起头,顿了一下,又埋头拾起手中湿淋淋的衣服。

 

  傍晚,村西口的房屋前集了几个就成一群的妇人,都在掰捡着谷米。她们的手指异常灵活,一截粗实的苞谷落进掌心,快速转动,没过几秒,就成光秃秃的木棒子了,篓子里也堆起了一座小山。她们的嘴也一刻不闲着,嚼着谷米,吐出嘎啦嘎啦的话。

 

  “霍拉家来客人了,要了一副新碗筷。”

 

  “新碗筷?莫不是重要的客,男的女的?”

 

  “你知道?霍拉爹死了之后就清冷了,除了村口霍拉叔家,亲戚哪有走动的?”

 

  “该不是霍拉他娘交的朋友?”

 

  “朋友?男还是女?”

 

  “她没嫁给霍拉爹时就是个城里人,学校里读过书,打扮的模样可俊俏了。指不定就是年轻的时候的朋友来做客了。”

 

  这时妇女们中传出了一声不被剥苞米吸纳的啧啧的声音。

 

  “她进村的这几年脸面也没大改变,倒是霍拉他爹,年纪轻轻就死了,压不住她啊。”

 

  剥苞米粒声簌簌地响着,啧啧声稀落地传出。

 

  “霍拉也是,那双活泛的大眼随了她,周遭模样半点也没他爹的影子。我昨儿晚还见到村里流气的后生绕着她屋外走呢。”

 

  “该不会……”

 

  女人止住了口,谁也不说话了。几双眼睛瞅来瞅去,手里的苞谷还紧紧攥着,啧啧声此起彼伏。

 

  “霍拉,别去碰门那里的碎碗,把新碗放好。”

 

  霍拉看着妈妈仔细地沿着大门和屋墙边摆好碎碗片,那些碎碗片正放着,对着青白的天,竖着锐利的角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内疚的谎言
下一篇:护林员老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