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内疚的谎言

时间:2018-01-11 20:00:25 | 作者:陈卫东 | 阅读:

  他坐在九里沟治上,听着溪水哗哗地流淌,看着月光在水面上荡漾,他站起来又坐下,他不敢想象如何去面对翠花。他那个懊悔就甭提了,从不打牌的他,没想到竟然受不了别人的撺掇,也上了牌桌。结果是可想而知,那可是一千七啊?


内疚的谎言
 

  村里的灯光也次第亮了起来,可他竟然想不到回家的理由,村里有妇人喊男人回家吃饭的声音,再不回翠花就要着急了。他迈着无比沉重的脚步,挨回了家。翠花已经把饭端上了桌,看他回来了,就说,洗洗手吃吧!

 

  饭桌上女人问,钱带回来啦?他点了点头,女人欣慰地笑了,说,女儿的学费有着落了,伸筷子给他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碗里,奖你的。

 

  肉在嘴巴里没有一点的香味,他干嚼却无法下咽。肉,怎么会是这种味?

 

  钱呢?女人把手伸了过来。他也把手伸进兜里,可是脸上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钱呢?他也问。女人放下碗站了起来,碗在桌上也晃了晃,女人把手也伸进他的兜里,慢慢地把他的兜翻了过来,兜角赫然有个洞,女人的脸一下子有点苍白,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凳子上好像有钉,她又一下子弹了起来,说,我们去找,拿上灯,你都走哪了?

 

  灯光在他回来的路上,慢慢移动,路边,草窝,砖块边,甚至又来到了九里沟沿,他刚才坐过的地方,只要是他说的地方,她都坚持要找一遍,没有?不死心,再找一遍,还是没有?他显得有些灰心。

 

  看来你没掉咱村里,要是掉咱村里,天黑别人不注意我们是能找到的。是不是你从咱舅家回来的路上就掉了?那也说不定,要是在回来的路上就掉了,有可能就被别人拾跑了,他说。那也不一定,你回来的那么晚,谁会看得见?我们再去找找吧!他显得有点勉强,她说,那你在家吧!我再找找去。灯光一闪一闪就慢慢消失在了远方。

 

  他躺在床上,一直在听外面的动静,外面没有狗的叫声,也没有别的声音,只有从窗外撒进屋里的月光。

 

  女儿下星期回来拿学费,怎么办啊?这个该死的李三,非说什么三缺一,凑个手,也怨自个啊,没事去看什么玩牌的,王五也不是个东西,说他是个妻管炎,屁家不当,你也别劝,他也不敢。奶奶的,自个就一屁股坐上了,掏出钱一拍,谁说老子不当家,老子就当回家让你们看看。

 

  怎么还没回来呢?真是的,钱输了,能找回来?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睁开眼,阳光撒一地,厨房里的菜香味直往鼻孔里钻。

 

  女人在厨房里喊,起来吃饭了,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喜悦,他发现床头柜上放着钱,拿过来一看,不多不少,正是一千七。

 

  女人进了屋,说,我在你回来的路上,草窠里,找着了。回来看你睡得很香就没告诉你。

 

  他不说话了,他从此再也没有赌过钱。

 

  很多年以后,他说,那钱,是输了。

 

  她说,她知道,回来就知道了。你一直在梦里说,钱输了,钱输了,我能不知道。那钱是我从俺娘家叔那借的。

 

  他笑了,她也笑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双绣花鞋
下一篇:一副新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