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一双绣花鞋

时间:2018-01-11 19:46:02 | 作者:郑武文 | 阅读:

  七爷坐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下,眼睛半眯着。暮秋的阳光温暖而惨淡,透过累累的果实和如铁的枝干,静静地铺泻在七爷身上,如同镀了一层薄薄的金纱。

 

  七爷八十多岁了,孤身一人。柿子树的叶子已经掉光,只剩下一个个柿子挂在树上,如同一盏盏金黄的灯笼。七爷感觉自己如同树上的柿子,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啪嗒”一声跌落到地上。

 

  院门一开,一股秋风随之卷进来,扬起地上金黄的树叶。随着秋风卷进来的还有两个汉子,扑通一声跪在七爷面前。七爷叹口气,不待对方说话,什么都明白了。


一双绣花鞋
 

  七爷年轻的时候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女人红彤彤的脸蛋如同这柿子。七爷进城买结婚的东西,被人一顶军帽扣到头上拉去当兵了。先是剿匪,接着抗日,然后就是跟解放军作战,临场起义,参加了解放军。回来时,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了,七爷的女人早已成为邻村宝林的老婆,人称李奶奶。

 

  一日,七爷喝了一斤老白干来到宝林家。宝林的眼睛也红着,一副拼命的架势。七爷却一下子给宝林跪下了,七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民国五十三年,正是抗日最艰苦的时候,一场大霜提前来临,把鲁中刚开花的高粱全冻在了棵子上,当年颗粒无收。天灾加国难,让阳镇一带饿殍遍野,七爷的父母也难逃厄运。当时七爷生死未卜,更多的传闻是七爷早已命丧他乡,守着望门寡的七奶奶无钱安葬公婆,多亏宝林帮了忙。

 

  七爷说,宝林,你是我的恩人啊!李奶奶躲在屋里一直哭,没出来看七爷一眼……

 

  七爷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来对着院子里的两个汉子缓缓地说了声:“走吧。”

 

  李奶奶如同熟透的柿子,不小心跌落在地上,就要瓜熟蒂落了。阳镇的旧俗,人要咽气的时候,是要抬到客厅正中的地上。可李奶奶在地上躺了三天了,命若游丝,却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儿孙们围在身边,三天三夜不敢睡觉,人人眼睛里爬着血丝。李奶奶的儿子坐在老娘身边,不知不觉打了个盹。李奶奶突然圆睁双眼,对两个儿子说:“去阳村请七爷!”

 

  两个儿子还欲再问,李奶奶摆摆手,说:“别问了,要给七爷跪下!”

 

  此时的七爷已经来到了李奶奶身边。李奶奶的脸上竟荡起了一丝红晕,试探着还要坐起来。七爷没说话,从怀里掏出一双精美的绣花鞋,鞋上绣着两朵艳丽的并蒂莲,一对相依的鸳鸯。七爷轻轻地将鞋塞进李奶奶的被子里……

 

  李奶奶的眼睛终于闭上了,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在阳镇,“鞋子”和“孩子”同音。而且阳镇人也懂得,女人的孩子是男人给的。因此也就有习俗,每当结婚的时候,作为象征,男人要先将一双绣花鞋塞到新娘的枕头底下。当年七爷就是为了到阳城最著名的刘氏鞋铺买绣花鞋,才被抓了壮丁……

 

  没几日,树上的柿子全都落净的时候,七爷也归了尘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老人与猫
下一篇:内疚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