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老实人的善意谎言

时间:2018-01-03 20:21:39 | 作者:唐婷 | 阅读:

  清晨的阳光洒在路边的小屋子里,给这间破落的小屋增添了些许喜气,这几方阳光确实应景得很,小屋里正是一番热闹。

 

  “小胡你小子好福气哟!”

 

  “嘿嘿。”小胡得意地笑道。

 

  “让老子看看,这是你的小‘糊涂蛋’呀,长得比你小子顺眼多了。”

 

  “还别说,这崽子生得还挺俊嘞,倒看不出是胡家种了哈,你们瞧着呢?”

 

  “二六子,你这话说的,这崽不是他的搞不好还能是旁人的咯!”

 

  “去去去,少嚼舌根啊,我看你们也是闲了,得让工头叫你们多干点事了。”一拿他儿子说事,小胡就立马打断工友的碎嘴皮子:“明儿个早上大伙儿都来我家吃饭啊!”

 

  “太阳这是要打西边出呀!那要告诉老孙头不?”老吴随口问了句。

 

  小胡皱了皱眉头。

 

  “得了吧,这老孙头就喜欢装正经,成天待在矿上瞅来瞅去的,你们说,他那么较真儿干嘛?煤矿是他家的?搞得老子得空去撒泡尿都不好意思!”二六子不满地说道。

 

  “当初要是小胡当上工头就好了,咱哥几个就自在多了,矿上那些破事儿随便扒拉扒拉就行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唠了起来……

 

  “管他谁做工头呢,老子都当爹了,还稀罕那破玩意儿?老孙头这人啊,心计深着呢,这年头,哪还有什么老实人,我看呐,他就是煤老板的狗腿子。”

 

  说起这老孙头,小胡就有气,当初老工头退休之后,本来大伙都认定该小胡接班,哪知硬是让老孙头顶上去了。

 

  “也不能这么说,这老孙头啊人还是挺好的,只不过老实过劲儿了些。”老吴见工友们都说老孙头不是,忍不住站了出来。

 

  “还是叫上吧,别到时候说我不讲情义,反正老孙家最远,离着十几里地呢,吃了饭还要下井,不会来的。”小胡自信地对大伙说。

 

  “好主意,还是小胡脑袋瓜子活。”大伙都夸小胡盘算得好。


老实人的善意谎言
 

  第二天大伙如约来到了小胡家,老孙头也来了。小胡看着老孙头被霜打湿的几缕头发,那张憨厚的脸此刻显得格外的苍老。同是吃着阳间的饭,干着阴间的活,刚为人父的小胡突然间对孤身一人的老孙头同情起来。

 

  小胡没说话,只是张罗着大家一块吃饭。

 

  因为时间太短,这顿饭很快就结束了,小胡也随着大伙准备去开工了。

 

  矿上的伙计常是小组作业,这次小胡跟老孙头搭了伙。没一会,下井的简易电梯升了上来。他俩下了矿,除了桔黄色的矿灯,空气静默得如同完全没有生物存在的迹象。突然,井下的矿灯剧烈地闪了几下,石头开始往下掉,巨大的声音在回响,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工友的惨叫声。小胡和老孙头惊恐地向矿井的角落跑去,矿井坍塌了……

 

  太阳西沉的时候,矿上的阳光格外地晃眼,像火烧过一样。挖掘机正在进行紧张的施救。此时在矿井之下,斜倒着的立柱下压着两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正是小胡和老孙头。小胡的腿受伤了,老孙头的脑袋也在流着血,他们看不见一丝光亮。

 

  “看来我们要死在这了……”小胡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小子……没这么容易,外头正在救咱呢。”老孙头的声音也极其微弱。

 

  “老孙头,我……我怕是不行了,腿上的血流个不停,我怕是看不到孩子了……”小胡的声音开始带起哭腔了。

 

  “咬咬牙,挺住,你比我年轻,一定能活下去!”老孙头的声音虚弱但很坚定。“老孙头,你的伤不重,这下面还有点水,你扛下去吧!”小胡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说:“我想求你件事,你要是活了,就跟我媳妇说,工头还有一万两千块钱的工资没结给我,我死在这里应该还有一笔赔偿,让我媳妇改嫁吧。可怜啊……我那崽刚生下来就要没了爹……”小胡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儿子留给我娘吧,我还有个哥哥,看在我这个短命老弟的份上,应该会照顾好的。”

 

  老孙头默不作声。

 

  “别让我娘告诉我儿子关于我的事,就当他是我老哥亲生的。”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绝望在这暗不见天日的矿井里滋生、蔓延……

 

  “小胡!”一直沉默的老孙头突然打破了这种死寂,“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小胡目光涣散,喃喃道,“都要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你老婆偷汉子,你那宝贝儿子指不定是谁的呢!”

 

  “你瞎说,不可能!”小胡红了的眼睛鼓了起来,对着老孙头吼着。

 

  “我瞎说,哼,我亲眼看见你媳妇跟镇上卖炸豆腐的邓和尚在鬼混,你戴了绿帽子能怪谁?”

 

  “我媳妇不是这样的人!”

 

  “我老孙头是谁?你听我说过半句假话?”老孙头无情地嘲讽道。

 

  小胡的心突然被扔进了冬九天的冰窖子,他不想相信老孙头的话。强烈的恨意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他恨不得马上跳出矿井砍了那对狗男女。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老孙头和小胡没再说过话。第五天早上,小胡和老孙头连张口的气力都没了。小胡不甘心,他的仇没报,就不能离开这个世界。突然,一丝光线透了进来,他紧闭着的眼皮下的眼珠动了动,感觉到那丝光线慢慢在扩大。小胡定下心来,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奄奄一息的小胡和老孙头被抬了上来。经过全力抢救,小胡因着异常强烈的求生欲活了下来,而老孙头却……

 

  出院后,小胡四处去找寻邓和尚,结果卖炸豆腐的都是女人。小胡点了根烟,想起老孙头那张憨厚的脸,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守望平凡
下一篇:六个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