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捡脚印

时间:2017-12-26 16:57:11 | 作者:袁省梅 | 阅读:

  夕阳将羊凹岭涂抹出一片红亮的温暖时,保斤从集上买了匹红马得儿得儿骑着回来了。


捡脚印
 

  傍黑时,儿子从焦化厂下班回来了,儿媳也从麻将场上回来了。保斤蹴在檐下吃烟,看见进门还喜眉笑眼的儿子儿媳,像是被马踢了一下,眼光惊得跳了起来,脸色像一盏灯熄了,忽地笼下一片黑暗。

 

  他们都是看见了院子南墙下突突地喷着响鼻甩着尾巴的马。

 

  儿媳咕哝着,老不正经。儿子用眼睛钁了她一下,媳妇扁扁嘴,还在有钱没钱的咕哝。保斤装没听见,自顾吃烟,不理他们。

 

  一会儿,儿子端了饭过来,叫保斤吃饭,下巴点着马说,人家都买电动车摩托车,你咋买个马?

 

  保斤不想吃,让儿子把饭端走,说,我就想买个马骑骑。

 

  儿子再没吭气,劝保斤多少吃点,说吃了饭好喝药。

 

  保斤这才吃了两口饭,把药吃了。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保斤就骑着马往下牛村去。

 

  田野里,黄的土地,绿的麦苗,黑铁般的柿子树,细脚伶仃的椿树……掩在薄薄的晨雾里,祥和,安静,画儿般好看。保斤骑在马上,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是这么好,张开嘴吼时,就吼出了“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可笑的他在马背上险些笑歪了身子。再唱时,就唱起了小曲儿:走一村过一村,羊凹岭有个好女人……

 

  保斤想起了漂亮,把马吆喝得嗒嗒嗒嗒碎步跑了起来。

 

  保斤与漂亮是半路夫妻。虽然俩人没有生育儿女,可在一起过了三十三年。前几天,漂亮查出得了癌症,漂亮前夫的儿子打发人接走了漂亮,说还是在那边养病好。保斤和漂亮知道,漂亮的儿子是担心漂亮死了,埋到保斤地里,他爸成了孤坟。

 

  漂亮只好回去了。

 

  保斤不舍的对漂亮说,你要好好的,为我,你也要好好的。买了马,我就去看你。

 

  保斤心想,三十三年的日子,可不是三天两天啊,要是像眼前这树木,三十三年该长到一起该连着骨头连着肉了吧。可她的根不在我身边,她死后得埋到她前夫的身边。这是结婚时就约定好的。保斤没办法拦下漂亮。

 

  谁知到了下牛村漂亮家门前,大门关得严严实实,保斤拍了半天,院里也没动静。

 

  保斤蹲在门边,默默地吃着烟,看着身边的红马,想漂亮要是看见他骑了马来看她,又要抹着眼泪嗔怪他乱花钱吧?他就说,这算什么乱花钱,以前说好的,有钱了,买匹马,她骑着,他牵着,赶集,走亲戚。漂亮这下肯定没话说了,肯定听他的话骑到马背上。保斤知道,他们虽然过了大半辈子,可毕竟是半路夫妻,他没有骑着红马迎娶她,一直是漂亮的心结。他们那时候结婚都是骑马迎娶。

 

  眼看着日头走过了头顶,斜到西边山头了,漂亮家的门还是紧紧地关着,院里没有动静,也不见有人回来。保斤觉得奇怪,病了的漂亮能到哪儿去?当想着可能是漂亮的儿子不让他见漂亮时,保斤的手就颤抖得烟都夹不住了,焦黄的脸上倏地暗下一层黑,默默地牵了马,蔫蔫地向来路走去。没走几步,保斤又骂自己蠢得跟马尾巴一样跟马蹄子一样,咋就不问问邻居漂亮家的电话号码?他好给漂亮打电话给漂亮的儿子打电话,让他见漂亮一面。他们,都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了,都是命踩在鞋壳子里,今晚脱下明天还不知能不能穿上的人了。漂亮还不知道,保斤也查出了病。

 

  第二天,保斤还想再去漂亮家时,儿子儿媳不让他去。儿子说,巷里人都在笑话哩,说的话难听得我都羞哩。不怪别人说,爸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病着,咋还离不了她?保斤愣了愣,一口唾沫就吐到了儿子的脸上,愤愤地说,旁人说啥我管不了,你也说?你三岁时妈就死了,不是你姨把你养大给你娶媳妇你能有今天吗?你还有没有良心?

 

  不管保斤怎么说,儿子就是不让他去。没几天,保斤就躺炕上起不来了。儿子趴他脸上问他有什么话交代,保斤叫儿子把马送漂亮家去,吩咐儿子不要告诉漂亮他不行了。他不想再给她添一丝的牵挂和疼痛。保斤心说,活着是见不到你了,等我死了吧,死了做鬼捡拾脚印时,就能看看你了。

 

  保斤相信那个传说:人死了,鬼魂要重新走一遍生前走过的路,把生前留下的脚印捡拾起来,高山平地,车里船上,都要捡拾干净。保斤庆幸他总算是到过漂亮家了,把脚印留到漂亮家门前了。

 

  保斤死后,他儿子没有把马送给漂亮,他说他爸一辈子挣的钱都让那女人给花了,再送她一匹马?他把马卖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寻狗启事的秘密
下一篇:中国式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