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自作孽不可活

时间:2017-12-24 20:01:01 | 作者:孙国彦 | 阅读:

  老王从机修厂退休后,在家乡小镇上摆了个自行车修理摊儿,修修补补挣点外快。老王手艺好,人又勤快,生意挺不错的,每天少说也能挣个七八十块钱。


自作孽不可活
 

  这天一大早,生意又来了。只见一个小伙子费力地推着一辆后轮扁瘪的电动车从不远处走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用说,车胎被什么东西刺破了。老王接过电动车,熟练地扒出内胎,不到十分钟就补好了。

 

  看老王准备装车胎,小伙子忙说:“师傅,麻烦您给看看,是什么东西刺破的?刚才在那边好像看到地上有一片碎玻璃,搞不好是碾上了。也不知谁这么缺德!”

 

  老王“哼”了一声说:“还能有谁,酒晕子干的好事呗。”说着,手探进外胎内,捋着外胎摸索起来。

 

  忽然,老王“哎哟”惊叫了一声,等手伸出来,右手食指已经汩汩淌出了血。

 

  小伙子也吓了一跳,赶忙掏出纸让老王把手包起来。老王淡淡一笑说:“没事,这点伤不算个啥, 家常便饭了。”说着,小心地从刺破手指的部位取出了一块锋利的玻璃碴儿。

 

  车胎装好了,小伙子掏出10元钱说:“师傅,真不好意思,害您受了伤,钱您就别找了,买盒创可贴吧。”老王看小伙子心诚,说声谢谢,把钱收了起来。

 

  过了两天,老王忽然感觉受过伤的手指有点胀痛,把上面的纱布揭下来,这才发现手指已经肿胀得黑青。老王不敢再大意,赶忙去县医院检查。

 

  让老王没想到的是,医生检查完,告诉他说,那根手指前端组织已经坏死,需要马上切除。老王听了两眼直发黑,忙对医生说,自己的手指以前也经常受伤,都没什么事儿,这次怎么这么严重?医生说:“那是你这次没那么走运!早点打支破伤风针就不会这样了。”老王小心翼翼地问大概得多少钱,医生说一万块钱够用。

 

  最终,那根手指切除了大半截儿。老婆这下可不干了,振振有词地说:“我说老王,咱可不能吃哑巴亏!那个小伙子应该负责咱的医药费。”老王苦着脸说:“说得轻巧,上哪找人家去?再说了,就算找到了,人家不认赔你有什么办法?”老婆不甘心:“就咱这巴掌大的地儿,我就不信还找不到一个大活人。只要找到他,赔不赔总不能他说了算。”

 

  怎么找呢?老婆想了想,决定查那天的监控。还别说,真给她查到了。她洗出照片,一有空就拿着照片在小镇上四处打听。老天不负有心人,照片上小伙子的眉目虽然不是很清晰,但还是有人一眼认出了他。

 

  小伙子叫李健,家住小镇西头。老王老婆片刻也不敢迟疑,拉着老王上门讨说法。

 

  听二人说明来意,李健吃了一惊,但他很快平静下来,想了想对老王说:“王师傅,我觉得这笔医药费不该由我出。您想啊,您要是小心些,也不至于受伤;受伤后如果处理得当,也不会是这个结果。我只要不欠您修车钱,就不该我担责任。”

 

  老王还没张口,老婆不乐意了,说:“小伙子,话不能这么说。不管怎么讲,俺家老王是给你修车受的伤,就算你不是全责,乡里乡亲的,多少也该拿一点吧。”

 

  两边各执一词,直争得面红耳赤。李健被老王老婆聒噪得脑仁痛,不想这样没完没了地打嘴官司,忙止住话头说:“阿姨,您看这样行不行,咱到镇上派出所,让人家来评评这个理,如果他们也说是我的责任,那我就认。”

 

  到了派出所,值班民警详细问了情况,耐心地劝解起双方来。最后,民警对李健说:“这样吧兄弟,我看你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王师傅因为这事的确是落下了残疾,也花了不少钱。街坊邻居的,咱就别计较责任的大小了,出于人道,给人出1000块钱,算是对王师傅的一点补偿,好不好?”

 

  李健听民警的话很在理儿,便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老王也一拍腿说:“行,既然话说到这份上,咱都谦让点,我受点罪,你花点钱,两清了。”

 

  走出派出所,老婆忍不住埋怨老王太好打发了。老王说:“知足吧,也不全怪人家呀。”老婆不满地说:“不怪他还能怪谁?”老王瞪了老婆一眼,不再理她。

 

  再说李健,虽然当时出了钱,但事后想想,总感觉这1000块钱出得窝囊,越想心里越窝火。凭什么我吃这个哑巴亏!冤有头债有主,我倒要看看谁该赔偿我的损失!

 

  第二天一早,他就来到那天他车子被刺破处转悠。只见地上还散落着一地碎玻璃。一抬头,李健猛然发现不远处电线杆上,一个红外线摄像头正好对着这里。

 

  李健找到监控室,跟人家说明了来意。值班的人挺热情,马上答应给他查,还连说就得治治这些缺德玩意儿。

 

  两人按日期一天天往前翻找,翻了大半天,终于,一段夜间摄录的视频呈现在面前。视频里,那个撒碎玻璃的人影像虽然不十分清晰,但李健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第二天,李健来到了老王家。老王以为李健送钱来了,忙打招呼:“哎哟,是李健呀,来来来,快坐。”

 

  李健微微一笑,说:“王师傅别客气。今天我来呢,也没别的事,只是想请您帮忙认一个人。”

 

  老王不明就里,李健把照片丢在桌子上,冷冷一笑说:“王师傅,您仔细看看,这个往路上撒碎玻璃的缺德鬼是谁?”

 

  老王看到照片,顿时呆愣地跌坐在椅子上,满面羞惭。好半天,他才用那缺半根手指的手挠着头,无地自容地喃喃着:“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投毒
下一篇:凤凰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