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最后的样板房

时间:2017-12-24 11:07:55 | 作者:陈丹洁(上海) | 阅读:

  十一点三十分刚到,王楠连忙背上双肩包,冲出了办公室。室外知了声充斥了整条马路,仿佛日头越毒越能激发它们激情。大暑节气,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刺眼的阳光几乎令眼睛都睁不开。王楠一边擦着额头上滴下的汗珠,一边两步并一步的向家里赶着。

 

  上午十一点,王楠向单位领导说下午要去建行交单位公积金。

 

  部门领导是位爽性子的大哥,也没多问,允了王楠请假一小时的要求。王楠心中一阵窃喜,只要出去了,照科室里的惯例,晚些进单位是不会有人追究的。这样就可以不用交公休单。今年是王楠进单位的第四年,按规矩工作五年内年公休假是五天。上半年和老公去泰国玩,已经用掉了四天,剩下的一天怎么的都要省省花。

 

  老公也快回家了吧,他中午下班是十二点。不行,我得走快点,得赶在他回家前把妆化好,把衣服换好。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必须要光鲜亮丽。


最后的样板房
 

  推开家门,一阵热气迎面扑上来,三室一厅的房子里静悄悄的,婆婆带上女儿去乡下老家避暑了。办这件事还是不要让老人知道的好,王楠洗了把冷水脸,对着镜子开始化妆。

 

  王楠对自己的皮肤是相当满意的,白而光洁。原本细成一条线的单眼皮,已经在上个月做了双眼皮手术。王楠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好,就是家里只有一套房。当初和老公谈朋友时,年轻没有世俗观念,看着他一表人才,工作在事业单位,镇上也有房,听着也体面。没想到,才刚刚过了两年,周边的同学、亲戚,拆迁的拆迁,买房的买房,家中一套房的成了“贫困户”。

 

  最气人的是闺蜜苏萌,平时在一起时唯唯诺诺,不声不响的,一副白衣蓝裙寒酸样,上月竟然在镇上新开盘的“星河湾”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小高层。看着满大街“星河湾”的华丽海报,王楠胸中一股血气直往上涌,凭什么我要比别人差,人家有的我也要有!

 

  王楠当即拨通了苏萌的电话,向她要了“星河湾”房产公司的销售电话。苏萌倒是很热情,给了电话不说,还推荐了帮她买房的销售代表。不就是咬咬牙买个房吗?钱没有可以借,家中那么多有钱的亲戚,开口借总会有的,王楠立志买房的信念顷刻变得无比坚定。“让你嫁个有钱的,偏偏不听。现在好了,房价漫天涨,都快三万一平米了。”这些天电话里都是母亲的数落声。“那我嫁都嫁了,女儿都生了,难不成要我离婚不成?”王楠一向对母亲不示弱,尤其是在当年结婚的时候。

 

  然而,今天下午,王楠倒真是要和老公去办离婚登记。不为别的,就为买房。

 

  昨天上午,房产公司的销售代表来电话了,通知他们说小区尚有一套样板房可出售。因为这是最后一套样板房,所以房产商不接受定金,必须当场付三成房款的首付,如果不是首套房贷款必须要付房款的五成。89平米的样板房,总价267万,五成的房款要 133.5万。小夫妻俩一看存折上的数字,101万,这已是决定买房后,动用各方关系七拼八凑借拢的钱。

 

  当晚,小夫妻俩约了房产公司的销售代表吃饭,王楠生怕自己吃亏,顺便还叫上了苏萌。销售代表是个理着平头的小青年,大热个天,长袖衬衫加领带,一副严谨相。一上桌就如数家珍地说现在买房如何如何的紧张,这套样板房有多么多么的珍贵。

 

  当他听到王楠他们现在的唯一住房还有贷款时,立马脸色凝重,斩钉截铁地建议到:只能当场付首付款才能签合同,你们办假离婚吧,现在付不起五成首期的,都办假离婚。一方单身了,就可以算首套房贷款了。

 

  王楠当时在夹扇贝吃,一急把一口沙全吞了下去,这个海鲜一定是没洗就下锅了。难吃,但是吐不出来了。王楠开始觉得心口闷,后来饭局是怎么结束的都不记得了。只听到销售代表小青年最后一句话,“这房可是托关系拿出来的,要买的人很多,我只能给你们两天的考虑时间。”苏萌则是好心的在一旁帮忙敲鼓:“你可要把房子留好噢。”

 

  回去后王楠一整夜心情沉重。

 

  王楠一向鄙视离婚的女人,总觉得离了婚的女人要么是没本事要么就是不正经。这种事一辈子都不会摊到自己身上,可是现在如果不离婚就不能贷七成的房贷。

 

  “要不,咱们不要买房了。”黑漆漆的屋子里响起老公略带迟疑的声音。

 

  “那怎么行?周边的亲戚朋友都有几套房了,现在房价天天涨,去年年底到现在已经涨了五千元一平米了,过几年我们更买不起。”王楠使劲摇着肩膀。

 

  “那明天早上我再去筹点钱。”

 

  老公带着倦意安抚着王楠。凭心而论,老公除了工作忙晚上经常要加班以外,王楠觉得别的还不错。三年前,老公为了替她挣面子,谈恋爱期间天天开着一辆奥迪A4接王楠下班,雷打不动,王楠走上车的那刻,真是得意啊。直到结婚领证那天,王楠才知道老公这车是向他朋友租的。反正有车坐就行,王楠要的是腔调。可就在今天上午十点,王楠正忙着做工资,老公来电话了。隔着电话线,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沮丧,他告诉王楠,打了一圈电话,几个朋友都说没有流动资金了,更糟糕的是销售代表来电话说了,今天又有人来看这套样板房,挺中意的,准备明天来付首期款,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再不付,人家就要买走了。

 

  王楠顿时觉得一股火从心底冒了起来,竟然还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和我抢房子,士可杀不可辱!“我们去办离婚吧,等会我和单位里请假回家,下午就去!”

 

  “可是……”不等老公回答,王楠就命令式的挂断了老公的电话。十二点三十分老公终于回家了,身上的白色制服衬衫被汗水浸了湿透。

 

  “怎么才回来啊?我只请了一小时的假。衣服这么湿,换一件吧。”王楠从衣柜里拿了件新的制服衬衫,白底细蓝条纹。

 

  “你真的想好了?”老公呆呆地望着王楠,不知是热还是累的缘故,眼神竟有些迷离。

 

  “假离婚么,销售代表不是说现在流行吗,买好房再复婚的。”

 

  说完,王楠毫不迟疑地滴滴打车叫上出租车,拉起老公直奔区民政局。也许是天太热了,民政局大厅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前面一对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妇,男的阴沉着脸,女的仿佛谁欠了她八百大洋。工作人员询问着他们原因,然后看着他们双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原来婚姻也就是一张纸,几个字的重量就把它撑破了。

 

  王楠和老公上前坐下。工作人员睨了一眼他们的结婚证:才结婚两年啊?有孩子了吗?

 

  “有,一岁。”老公一面答着一面不自然地摸着衬衫领子。

 

  “我们是来假离婚的,我们要买房。”王楠在一旁沉不住气了,她无法忍受工作人员盘问式地谈话。

 

  “离婚没有真的假的,签字了是有法律效力的。想想清楚。”工作人员边解释边盯着王楠涨得通红的脸,把离婚协议纸默默递了过去,摇摇头不再吱声。

 

  现在住的房子本是婚前财产,老公在财产一栏上写上了归男方;孩子尚在襁褓,自然要跟着母亲,老公在孩子的一栏上写上了跟女方。王楠边看着手表边草草扫了一眼协议书,就和老公在离婚协议书最下面一行签上各自的名字。工作人员收回后细细地审了一遍,启动了打印机,“咯吱,咯吱”,一分钟不到,打印机就吐出了两本“离婚证”,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交给了他们夫妻双方。

 

  婚,终于是离好了。现在可以拿着首付去买房了。王楠为自己的果断而感到骄傲。

 

  王楠让老公打房产销售代表的电话,但电话那头一直是冗长的拨号音,无人接听。

 

  王楠有点等不急,让老公继续打,自己则去建设银行交公积金,毕竟这是向单位请假的理由,不办好无法回去交差。

 

  王楠在建行排了很久的队,才把公积金交好,可是老公的电话还没有来。王楠心里有点发毛,拨通了老公的电话。

 

  “房产公司联系上了吗?能去签合同了吗?”

 

  “联系到了,只是……”老公吞吞吐吐的,仿佛喉咙被异物卡住了。“你快说呀!”空气变得蒸腾,王楠几乎要奔出建行营业大厅。

 

  “销售代表说,因为这是最后一套样板房,现在有两家人买,所以需要再加50万的装修费。”

 

  “什么!”王楠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撞上建行的玻璃厅门。“我们还有没有钱?如果有,我们就加!没有了,把现在住的卖了。”

 

  “我们只有101万,可是,现在住的是我们唯一的房子啊。”关键时候,老公出奇的平静,“房产公司最后一套房不是我们的,但现在的住房是自己的,不能卖!”

 

  王楠想起来了,现在的住房是老公婚前贷款买的,房产证上写着老公的名字,他一个人的名字。王楠一个趔趄,手中的透明文件袋滑了下来,里面暗红色的“离婚证”暴露在炙热的烈日下。

 

  “我会买到房的,买到房的……”王楠口中喃喃地嘀咕着,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建设银行营业厅,全然不顾任何人的眼光。

 

  王楠在路边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她此刻心心念念的只有样板房,竟将单位的地址报成了家中的地址。

 

  直到出租车停下,王楠才发现已到小区门口。也好,先回去喘口气再继续想办法。王楠扶着楼梯把手一步一步往上走,临到家门口,里面竟传出熟悉的笑声。王楠一激灵,贴近仔细听。没错,是老公的声音,还有一个是苏萌!

 

  “没想到,她真的会为了买房同意离婚。你这主意可真好。”王楠不能完全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听到苏萌很嗲的声音。王楠意识到什么,但她不敢相信。“这可不能怪我,不是我逼她的,是她非要买房才成全了我们。”老公的声音王楠听得真真切切。

 

  王楠顿感天旋地转,掏出了钥匙开不开门。手一个劲地哆嗦,浑身发抖,泪水刷刷地往眼眶外溢……一切都是假的,假的!最后的样板房、贷款、装修款,所有目的只是为了离婚。

 

  万万没想到,在老公精心设计的陷阱里,下诱饵的竟然是王楠自己。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爹的冰糖葫芦
下一篇:逃狱的绝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