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偷宰生猪

时间:2017-12-23 19:59:20 | 作者:海华 | 阅读:

  上世纪60年代末一个清明节前的晚上,某山村的生产队长旺叔刚放下饭碗,就去找副队长七叔公。


偷宰生猪
 

  一见面,旺叔就快嘴快舌地说:“七叔公,你知道,这年头,自家养的生猪啥时候宰,都要上头批准。这阵子忙着插秧,没来得及去大队和公社食品站办理审批手续。明天就是清明节了,你看,这队里100多户人家,如果不宰一头猪,恐怕不行吧!”

 

  七叔公沉吟了好一阵,笑了笑说:“我看这样吧,我侄子大水养的一头猪已有300多斤,就叫他明天清晨找人把那头猪宰了,每户人家就可买到两斤多猪肉了。要是公社和大队追究起来,我俩顶着。你说呢?”

 

  旺叔思忖片刻,一拍大腿,说:“行,就这么办,你去同大水交代一下。”

 

  第二天,全村家家户户都买了大水家的猪肉,高高兴兴地过了个清明节。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大水“偷宰”生猪之事,第三天便被人告到了大队,大队又报告了公社食品站,食品站又报告了公社,公社很快传出话来,要到该村召开一次批判会,以儆效尤。

 

  消息传到村里,旺叔把七叔公和大水叫到家中商量对策。

 

  翌日,旺叔先去大队,后往食品站,再到公社,一路低声下气地说明原委,再三表示一定要教育社员下不为例,恳切地请求取消批判会。

 

  然而,任凭旺叔口水讲干了,还是于事无补。临离开公社时,公社财贸助理语气坚决地嘱咐:“尽管大水‘偷宰’生猪得到队里的默许,但审批权并不在队里。为教育社员,批判会不可不开,具体日期等候通知吧。”

 

  回到村里,旺叔把七叔公和大水叫到家中,坦然相告:“求情已行不通了,看来,到时只得委屈一下大水了。”

 

  大水嘿嘿笑道:“没事,顶多是违规,难道还能开除我的农籍不成?”

 

  大水走后,旺叔又同七叔公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

 

  几天后,村里召开了社员大会,内容自然是批判大水“偷宰”生猪。大队的巩副支书、食品站的连副站长受公社财贸助理的委托,出席了大会。

 

  大会一开始,旺叔就粗声大噪地开了腔:“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我们村召开批判大会,批判大水‘偷宰’生猪。什么叫‘偷宰’生猪?就是没有经过公社和大队的批准,私自把自己养的猪宰了。据公社和食品站的干部说,这就叫无政府主义。这事呀,不仅大水要自觉斗私批修,而且我们每家每户都买了大水的猪肉吃,也要斗私批修……”

 

  这时,人群中开始有些骚动,不少人在东张西望,窃窃私语……

 

  少顷,旺叔大声宣布:“请大家静一静,现在,请七叔公发言。”

 

  “乡亲们,大水虽说是我的侄子,但我帮理不帮亲!大水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偷宰’生猪,害得全村人买了你的猪肉吃,还要陪你开批判会。嗨,你以为你是谁?你既不是县级干部,县级干部可以餐餐吃猪肉;你又不是公社干部,公社干部可以天天吃猪肉;你也不是大队干部,大队干部可以墟墟(赶集日)吃猪肉。你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过年时不是刚吃了猪肉吗?如今仅过了几个月,怎么嘴就这么馋,又想吃猪肉了?……”

 

  未等七叔公的话说完,不知是谁带头笑出声来,转瞬之间,会场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嬉笑声……

 

  这时,坐在主席台上的巩副支书小声地对连副站长嘀咕:“这叫谁批谁呀?”

 

  见时间差不多了,旺叔满脸谦恭地对巩副支书和连副站长耳语道:“请问,两位领导谁先作指示?”

 

  巩副支书和连副站长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不必啦 ,我们还有些事,先走了,今天的批判会就开到这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