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励志故事 >

只要肯努力,就会有翻身的一天

时间:2021-07-15 11:38:10 | 作者:佚名 | 阅读:次 | 手机版

  【我叫差生】

 

  那时他跌入了谷底,拳赛落败,高考考砸。仿佛还嫌不够惨,紧接着,父亲的工厂也破产了。家当全卖了,依然还不起天价的债务。父亲到外地躲债,母亲和他一起来到上海郊区的一个小镇——那里离他的大学不远。三十八九度的天,两人住在菜场的塑料棚里,母亲用卖菜的微薄收入维持着每日的生计。

 

  他不忍看着母亲一天天憔悴下去,于是瞒着她去扛水泥包。一袋水泥八十公斤,从一楼扛到五楼,可以赚二十块。眼看着快开学了,学费还不知道在哪里。

 

  一天,从前的拳击教练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有一笔钱快到期了,问他怎么打算。他这才想起,去年打亚洲新人王比赛时有过一笔奖金。教练怕他挥霍,帮他买了个理财产品。那时的他锦衣玉食,挥金如土,压根儿没把这笔钱放在心上,如今却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岂止是稻草,简直是风暴中浮起的核潜艇。


只要肯努力,就会有翻身的一天
 

  他交了学费,剩下的钱在小镇上租了套小公寓。至少,他和妈妈不用再住塑料棚了。

 

  可他一直走不出高考失利的阴影,也不喜欢被调剂的专业。他无心学习,整天旷课、打架、泡妞,臭名昭著,成绩自然也是一塌糊涂。

 

  他在实验课上一边抄报告一边跟前排的姑娘调情。新来的老师发怒了,问他叫什么。他眼皮都不抬:“差生。”

 

  “滚出去!”

 

  他慢慢地站起身,死死地盯着老师的眼睛,愤愤地摔门离开。后来他说,他在努力抑制把那老师揍一顿的冲动。

 

  不出意外,他没能按时毕业——欠着好几个学分,先按肄业处理。没有毕业证和学位证,整个求职季他四处碰壁。最后,以高中生的身份进入一家巨无霸台企,当了一名三班倒的装卸工。

 

  【迷途知返】

 

  他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忍受着五十多度的高温和震耳欲聋的噪声,呼吸着刺鼻的有金属颗粒感的空气。他不停地流汗、流汗,防护服里闷得像蒸笼,像有一只手卡着他的脖子,随时要窒息。他手指的旧伤复发,疼得直抽抽,喷一下止疼药,咬着牙继续干活。他想,我是差生嘛,活该的,突然鼻子一酸,恨不得立马扔下手头的一切,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日复一日,自己仿佛也成了一台机器,只是重复着机械的动作,不再愤怒也不再绝望,无法思考也无法呼吸。上班,下班,再上班,等待着报废的那一天。

 

  难得休息的时候,他去跑步,像从前训练那样:一百米加速跑,紧接着一百米全速跑,急停刹车,打一套组合拳,再继续。

 

  郊外有一座桥,他跑到桥上,用尽力气,对着黑暗的夜空,像只野兽那样怒吼。

 

  他的女朋友叫小雪,毕业后回到家乡成都,两人开始异地恋。

 

  小雪的妈妈知道了他们的事,坚决反对。

 

  小雪抗争了一段时间,最终提出分手。他请了三天假,飞到成都找到了小雪的家。小雪妈妈不肯开门,隔着门叫他回去。

 

  他苦苦哀求:“阿姨,让我见一次小雪好不好?就见一面好不好?”他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阿姨怒了:“不得行哪,你个瓜娃子,咋配得上我幺女?”

 

  “阿姨,我会努力……”

 

  他在门外站了两天一夜,走了。一路上哭得像个傻子。

 

  工厂有很多进口的大机器,厚厚一叠英文说明书搁在仓库没人看。他把资料拿回去,一页一页读。好多单词不会,翻烂了一本字典,写满了厚厚的三本笔记。有个老工人嘲笑他,看那玩意儿干吗,会用不就行了。

 

  他跑去问工程师技术问题。人家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不是读过大学吗,连这个都不会?”

 

  【心有雄狮】

 

  他发了狠劲,把从前的教科书翻出来,《大学物理》《材料物理》《化工原理》《物理化学》……看不懂就打电话问读博的学霸。学霸笑他,早这么用功,不妥妥地毕业了。他也笑,哈哈哈,我是差生嘛。

 

  厂里有台机器坏了,一条流水线停下来。停工一天,损失几十万;请人从德国过来修,价钱死贵不说,还得等两礼拜。他对主管说:“让我试试。”

 

  主管心想,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就随他去了。

 

  他对着英文说明书调试了一个通宵,居然开动了。老工人对他刮目相看,管理层也开始注意到他。

 

  公司让他参加一个内部培训,计划用半年时间。他问:“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进度来吗?”

 

  接下来,是加倍没日没夜地干活,昏天黑地地看书。他用了一个月时间,完成所有的培训内容,进入管理层。

 

  我就是当年那个叫他滚出去的老师,现在他教我打拳。有天晚上,我和他正喝酒吃肉,他父亲打电话过来。

 

  老爷子已经重新崛起,不但偿还了所有债务,还拥有了新的工厂。老爷子明显喝多了,口齿不清地说:“我这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让你们娘儿俩跟着我吃了很多苦……”

 

  他打断了父亲的话:“爹,别说了,我知道你一定会东山再起,但我没有白白等着你东山再起。”

 

  “别,让我说。”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仿佛在深深地吸一口气,“你爹搞砸过很多事,也干成过很多事,但要讲这辈子有什么成就的话,那就是你,儿子。”

 

  他低下头:“老爹拜托,别那么煽情好不好,我有点扛不住。”

 

  抬起头,他眼眶通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