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超速生长

时间:2017-11-23 19:53:56 | 作者:水鬼 | 阅读:

  早上心理咨询中心刚上班,一个裹着围巾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把自己的病情简单描述了一下,机构的人把他推荐给了咨询师陈磊。

 

  这个男人三十五岁,眼窝深陷,看起来很久都没睡过的样子。他和陈磊并排坐在沙发上,两个人望着墙上的一张风景壁画。


超速生长
 

  男人低头捏了会儿手指,开始说起来:“老师,是这么一回事,两个月以前,我的工作发生了一点变化,压力很大,那个时候经常失眠,很晚才睡。我的妻子很担心我,晚上就一直陪着我说话。说的都是一些很轻松的话题,她希望我能放松下来。我和她大学读书那会儿认识的,到现在差不多十三年了。每天晚上也没什么好说的,大部分聊的都是一些过去的愉快回忆。”

 

  男人的表情突然开始痛苦起来,抱着头,用手洗脸一样搓了一阵。

 

  “我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她疯了。晚上聊天的时候,她会用指甲钳剪自己的指甲,边剪边和我断断续续说上一些。她把剪掉的指甲放到床头我的烟灰缸里,我一天难得在房间抽一根烟。连续过了几天,我才意识到她每天都在剪自己的指甲。一个人的指甲怎么可能会生长得那么快呢?每次剪掉的量都挺多。不可能的,那些指甲起码得一个月才能长那么多。她为什么一天就能长那么多?后来每天睡觉前,她都剪自己的指甲,只要指甲钳一响,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绷不住了。我和她说,你的指甲怎么每天都要剪那么多?她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说不就每天剪个指甲吗?”

 

  “她怎么就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呢,一定是她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她却说不就指甲长得快一点吗?你干嘛那么大惊小怪。我确实大惊小怪了,我让她去看医生,她却说我有毛病。老师,你说是我有毛病还是她有毛病?”

 

  陈磊说:“剪个指甲本身来说是没什么毛病,不过要是一天能长那么多,那就是她有问题了。”

 

  男人好像舒了一口气似的,说:“我差点被她绕进去了,有时候我还想,她不就一天剪一次指甲,不就比常人长得快一些吗?对生活根本没有一点影响呀,我干嘛要每天介意这个呢?之前为了让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偷偷把她一个月剪的指甲都收了起来,足足一满小袋,我拎给她看时,她却说你这个人恶心不恶心啊。”

 

  男人从上衣里摸出一只小袋,不好意思直接递给陈磊看,捏在自己的手里,说:“就是这么一小袋东西,好像十三年的感情都敌不过它。我的失眠更加严重了。有次她又在床上剪指甲,那指甲被剪断的响声,就像我心里边的一根弦终于崩断了一样,我对她怒吼发了脾气,抢过她的指甲钳,丢到了垃圾桶里。她坐在床头呆了很久,因为十三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对她发那么大脾气。发完脾气,我也呆住了,我很吃惊,十三年,我和她居然很平和的相处了十三年。”

 

  男人中断了讲述,转头问:“老师,你应该结婚了吧?”

 

  陈磊说:“我结婚了。”

 

  男人说:“是不是很难以想象?”

 

  陈磊说:“也不是,得看俩个人的磨合,有些人比你们还久。”

 

  男人说:“老师,你说她为什么就不肯听我的劝,去看一下医生呢。我可以肯定的说,她的身体一定出现了问题。”

 

  陈磊说:“她的指甲你化验过没有?”

 

  男人说:“有验过,不过和常人没啥两样。老师,你说我有病吗?我干嘛要让这一小袋指甲把我和她的感情毁了呢?我干嘛要老纠结这一小袋指甲呢?不就每天剪一次,也浪费不了几分钟时间呀。”

 

  陈磊说:“你没病,异于普通事物的事,都会引起人们的不安和好奇。”

 

  男人说:“那么我妻子为什么对这件事没有不安和好奇呢?”他凑上前,声音小了些,“你说会不是她精神有问题?”

 

  一个星期过后,那个男人又找到了陈磊,这次他提了一包女人的头发。

 

  “老师,她不仅指甲剪了一天能重生,头发剪了,一夜就能长到没减的样子,她不是思维有问题,整个人就是个怪物!”

 

  陈磊吃惊地看着那包头发,他不相信人的头发一夜之间能长出那么多。男人很痛苦地说:“我晚上趁她睡觉偷偷剪的,第二天我拿给她看,她骂我神经病,拿别人的头发给她看,

 

  我说你不信这是你的头发吗?我就要拿剪刀剪给她看,她却护着怎么也不让我剪,这几天连卧房也不让我进,不然我一定偷偷剪了用手机拍下来给她看。”

 

  陈磊看着那包头发,又看着这个男人,他有点难以相信,男人看着陈磊的眼神,说:“老师,你不相信?我知道这件事很难让你相信,可是这世界就是有这样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个机会证明给你看,也让她看看自己是个怎样的怪物。”

 

  陈磊自然难以相信,而且那包指甲和头发都不能证明是一天时间就能生长出来的。这个世界上当真会一夜就能长出半米头发的人吗?

 

  半个月过后的一天,陈磊刚下班,手机响起,接到了那个男人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找到了一个证明的绝好机会,一定要陈磊过去看看。

 

  公司距离男人的家不远,陈磊开车赶到男人的家。进到男人的房间,男人指着一间卧室说:“我妻子在里面睡觉。”

 

  然后他引着男人到厨房的冰柜,打开来时,一个女人的头冰冻在里面。陈磊吓得脸上惨白,男人说:“再没有比砍了我妻子的头这件事更能证明她是个怪物了,等明天早上她醒来,头也就长出来了,她看着自己多出来的那个头,那张脸——她不信也得信了,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证明方法了。你晚上不要回去,我和我妻子睡一间,你到隔壁卧室睡……”

 

  陈磊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他很快跑了出去,车子开出老远,才摸出手机打电话报了警。

 

  晚上陈磊失眠了,直到凌晨三点,他还靠在床头发呆。他的妻子醒来时摸到他的一双脚叉在床头前,就爬起来开了灯,问他怎么还不睡觉。陈磊不想把自己见到的事告诉给她,只是说:“最近工作压力有点大。”

 

  妻子也坐在床头,安慰着他,两个人说到了以前第一次工作时候的一些有趣经历。到了凌晨四点多,陈磊似乎来了倦意,妻子也眯着眼睛,两个人关了灯,相约一起睡觉。妻子途中醒来过一次,她不知道是凌晨几点,只知道陈磊还没睡,因为他正用一双手似乎很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然而紧接着她听到了自己头发细密的断裂声。她难以想象自己的丈夫为何要在黑夜里剪掉一串她的头发。她没有出声,只是隐忍着呼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死不起的年代
下一篇: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