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股神的报应

时间:2017-10-31 18:22:13 | 作者:尼可 | 阅读:

  “叮……”李然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一条来自于广发银行的短信通知,上面赫然写着,“您尾号为0300的卡号,12日11:05汇入人民币100,000.00元。”

 

  李然是所谓的财经博主,他在网上开通了一间股票直播室,在交易时间段内,向广大散户推荐股票。

 

  李然背后有一个庞大的游资团队,他们会掀起部署一只股票,并且进行小幅度的拉升,在李然进行推荐之后,众多散户集体买入,游资在疯狂拉升,带动股票的连续涨停。利用千亿资金,为李然擦亮“股神”的招牌。

 

  李然被“股神”的招牌捧到了天上,每天熏熏然,靠着只言片语指挥全国散户买进卖出。但是幕后的游资大老板总想着如何变现,于是他们筹划了一场针对散户的收割战。

 

  这次大老板安排李然推荐的股票是“新源控股”,千千万万散户的涌入,快速把这支股票拉升到了四倍,在赚得盆满钵满之后,游资迅速抽离,“新源控股”腰斩了一半,在李然的话术之下,一众散户成了游资的接盘侠,大半身家夭折到了这场收割战中。

 

  李然的手机这些天被打爆了,一众短信蜂拥而至,上面无不都是骂街的话。

 

  散户们把资金夭折的愤怒都发泄到了李然的身上。

 

  “狗屁股神,赔老子的钱!”

 

  “去你妈的,什么股神,我看你是庄家的托吧!”

 

  李然把电话设置成了静音,摸摸揣在怀里的银行卡,最近还是匿了吧,等风声过后再筹划东山再起。


股神的报应
 

  深夜,李然出门觅食,白天他不敢出门,生怕遇到网络上的那些暴民散户,把他给活吞了。

 

  他刚推开门,就看到门边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瘦骨嶙峋的样子,额头上的皱纹深得简直可以夹苍蝇。

 

  老太太一看到李然出门,颤颤巍巍站起身来,“你就是网上那个股神吗?我儿子听了你的话,把钱全都拿来买那个什么票的东西,现在家里揭不开锅了,你行行好,那票我也不要了,您就把它买回去吧!”

 

  你以为这是菜市场,还有退货这么一说!

 

  李然一把推开老太太,快步往电梯间走,试图甩开她。

 

  老太太紧随其后,枯骨一样的手指,颤抖着着往前伸,试图拽到李然的衣袖。

 

  “我们孤儿寡母,生活不易。那些钱是等着给我儿子买房娶老婆的……”

 

  电梯门开,李然刚想迈步进去,晃眼的灯光甩进了他的视野。

 

  晃晃脑袋,入目所及都是血腥的红!

 

  “去死!”“狗带!”“下地狱吧!”暗红色的字写在灰暗的油纸上,一张搭着一张,密密麻麻贴满了整个电梯间。

 

  门一打开,呕在电梯间里已经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这些暗红色的字竟然是用血写的。李然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丝寒意从脊梁骨往上窜。

 

  老太太很快尾随而来,她一把拽住李然的胳膊,喝道,“快点儿还我的钱!”

 

  这明明就是夏天,但是老太太手却出乎意料地冰冷,如同从冰箱冷冻柜里刚刚冰过的温度一样。

 

  陷入恍惚的李然被惊醒,他猛地推开老太太,看来电梯是不安全啦,既然有傻缺散户找上门,说不定就有人会堵在公寓门口。

 

  索性李然住在五楼,他找到安全出口,快步往下走。

 

  吧嗒吧嗒的皮鞋声音回荡在空阔的楼梯间内,李然在前面猛地走,老太太在后面不停地追。

 

  “这位阿姨,求求您,别一直跟着啦!”李然走的气喘。这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但是手脚挺利索的,总是缀在李然身后半步之遥,不会太快超过他,也没有力歇跟丢。

 

  “还钱,只要还钱,我就走!”

 

  慢着,为什么这么奇怪?李然走着走着,发现这件事偷着说不出的诡异。

 

  自从成了游资操控的股神,李然想着泡沫总有戳破的一天,他从来没有在网络上传过自己的照片。

 

  这位老太太怎么会知道自己就是股神呢!

 

  还有,现在住的房子是李然妈妈留下,房子的户主还是李然妈妈的名字,不可能有人能够找上门。

 

  更何况还是一名大字不识,不会上网的老太太呢!

 

  李然越想越觉得冷汗涔涔,背后的衬衣已经被浸湿,凉飕飕地贴在背上。

 

  而老太太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更透着诡异。咚咚咚,节奏规律得如同鼓点,与李然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安全门的出口就在前面,李然伸手一推,却纹丝不动!这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砰砰砰!李然使出浑身力气去撞门,但是依然无果。

 

  他向往后再退几步,留下充裕的缓冲区,却撞上了后面老太太。

 

  好痛!硬邦邦的身子,丝毫没有人体的柔软可言,如同一块铁板。

 

  逃命!李然猛地一冲,想要逃跑。老太太的手臂却愈发的用力,锢住他的脖子。

 

  李然用尽全力也无法挣脱,难以想象年过半百的老人竟有如此了得的力气。

 

  脖子越来越紧,留给李然呼吸的空间有限,他感觉到生命一点点地流失。

 

  眼皮快要耷拉下来,李然最后一眼望向老太太,发现原本应该是瞳孔的地方,却是一片空洞洞。

 

  我应该第一眼就看清楚她,早知道这样,就不出门啦。现在赚了钱,却没有命花,李然心里充满了后悔。

 

  就在此时,背后的安全门突然打开,一丝亮光透了进来。李然突然觉得身体一松,老太太松开了手,他顺势委顿在地下,终于得救了!

 

  往后一看,推门的是身穿制服的保安。

 

  “李先生,你怎么坐在地下?”保安感到有些诧异。

 

  李然被请进了保安室,啜了一口热茶,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

 

  “你真的没有看见一名老太太?”李然惊魂未定地问道。

 

  “李先生你在说啥咧,我一推开门,就看到你瘫坐在地上,哪里还有别人呢?”

 

  难道是一场噩梦,但是脖子上的红痕明确提醒了李然,他确实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

 

  李然不想离开保安室,他不敢走楼梯间,也不敢坐电梯。

 

  他顺手拿起一张报纸,打算在保安室里再待一会儿,过五分钟之后趁着保安巡楼的机会,搭伴回家。

 

  偶然翻到报纸社会版,李然嘴巴张大再也合不拢,头条新闻上面赫然写着,“老妇坠楼身亡引发伦理悲剧,只因儿子挪用全部存款炒股巨亏……”

 

  照片上,那名对着镜头微笑的老妇照片,与李然的回忆重合了。他的手无法控制地抖动着,报纸的边角被他捏出了明显的褶皱,手心已经渗出了汗水。

 

  正背对着李然摆弄电脑的保安,突然转过头来,咧嘴一笑,“股神,最近您还有什么股票可以推荐?”

 

  滴滴答答的钟声在保安室内响起,桌角不起眼的地方,一张黑白照片被裱在相框里,白发苍苍老妇人的眼睛里,囊括着无奈和悲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