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猫眼石水滴发夹

时间:2017-10-29 18:05:34 | 作者:子夜 | 阅读:

  如今,这眼前闪耀的依旧是昨夜的星辰。昨夜阴历十五,可阿亮确实在从湖底浮上来的那一刻看到了满天星辰。

 

  他攥紧了两只手心,一步一步走上岸。他心跳得很快,月光在他心口洒下一片影子。湖边果然还坐着他的赟儿。

 

  “然后呢?”晓赟凑了上来。

 

  “然后他捞了一把,发现这个许多年没有水草的湖底,有一丝细长的水草……”阿亮故意倒吸一口凉气。

 

  “啊呀,大晚上的不要讲这么瘆人的故事啦!”晓赟嗔怪道。

 

  阿亮将紧攥的左手心摊开。“赟儿,这是你的发夹。”阿亮抬头看见赟儿的眸子里颤着一颗豆大的满月。

 

  晓赟头上猫眼石水滴发夹一闪一闪,和阿亮手里的一模一样。她笑盈盈地伸出冰凉的手,接过阿亮手里的发夹,别在头上,然后向水中走去。

 

  阿亮摊开了右手心,泛起一丝融在月光下的微笑。


猫眼石水滴发夹
 

  今晨,是一个难得的晴天。阿亮终于睡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好觉。他端起那个浅咖色的牙杯,下意识地在旁边藕粉色的杯子上碰了一下。一丝金鱼藻从他右手心里探出来,阿亮瘪了瘪嘴。眼下,又是一朝清晨,他决定先去实验室把这东西处理掉。

 

  这间小屋坐北朝南,有一间小小的实验室,是被主人改造了的储物房。这里本来有一个鸟巢吊篮,被阿亮搬到了卧室里,那是赟儿很喜欢的东西。阿亮推开门,屋里的粉尘和福尔马林液滴被重新点亮,随着门的开口延展亮区。上悬窗被封上了,还堵上了一个立柜。阿亮拉开立柜左侧的小暗格,探到帘子里地将一个小瓮揭开,手心里的长发和金鱼藻就那么滑了下去。

 

  “其实我大可不必给你设这个衣冠冢,可是……这不还要骗骗那些警察吗?”阿亮的笑绽开在一朵黑暗里,像这个七月的丹桂,散发着福尔马林的气息。

 

  阿亮走到光亮中来,拐过客厅,跨过一条长长的水渍:“我到底是几点回来的?”继而,对着穿衣镜,咧了一口白牙。床,还是不睡了,那皱成一团的米白色床单像是溺水后在喘息。他知道昨夜他又在黑暗中起了身,穿过打着藕色硅藻泥的走廊,走向那个湖边。白天他不可能找到那个湖,哪怕是带着警察和警犬也找不到。夜晚,给了他潜在的方向,也给了他释放。

 

  阿亮拖着长长的步子,缩进鸟巢吊篮中,微微扣上眼睑来感受窗角挤进来的阳光。“终于,送走了。”

 

  阿亮的鼻子荡起浅浅的茉莉花香,是花香,也是赟儿的体香,它吸纳在这个吊篮的腰垫上。床头柜上是他们的合影,赟儿在里边笑着,仿佛要溢出相框来。忽然,阿亮看到了别在赟儿右耳边的发夹,猫眼石水滴发夹!他曾温柔地抚摸她那栗色的头发,指尖触碰到她那闪闪的发夹,她仿佛历了一次微电流,稍稍一颤。阿亮说,是不是弄疼你了,赟儿?

 

  晓赟把左脚往后别了半步,低下头,点了点。

 

  阿亮挽过她细细的腰肢,亲吻她绯红的脸颊,像是要让她即刻融化。在这个朝南的小房间,拉开落地窗的纱帘,他和这一缕茉莉花香交缠。

 

  阿亮的噩梦也始于这个夜晚,他听到晓赟的呓语,听到了发夹,听到了一个深植于他的挚爱心中的名字。当然,这个人不是他。

 

  阿亮在吊篮里深陷下去,回忆像午后那样绵长,他的眼神就这样暗淡了下去,像一束呜咽的灯光。

 

  后背突然升起一阵穿心的刺痛让阿亮重新回到空落落的房间里来。他正要嗔怪这吊篮的竹条怎么就扎到了自己,转身一看,一枚猫眼石水滴发夹,闪闪发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老狸猫
下一篇:人兔交换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