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恐怖寄生纹身

时间:2017-04-27 11:27:44 | 作者:admin | 阅读:

  白艺的名字很好听,是狐岭镇高中最漂亮的女孩子。

 

  这些年学生越来越少,全镇的四所中学被关掉了三所,学生们全都集中到了狐岭高中。


恐怖寄生纹身

 

  她是褚兰的朋友,褚兰长得不好看,胖胖的屁股,腰很粗,脸上还有雀斑和红色的颧骨。

 

  “好羡慕你啊,有那么多男孩子喜欢,一个追我的都没有”褚兰并不掩饰对白艺的羡慕。白艺也习惯了被人羡慕,她安慰褚兰:“你的白马王子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别急。”

 

  “初中的时候没人追,高中了还是没人追,大学肯定也没人追,我估计这辈子没有男人喜欢我了。”

 

  白艺:“每个人都会有人爱,只是上帝给你安排的那个人还没到你身边啦。”

 

  褚兰仔细地看着白艺的脸:“你长得漂亮,所以你不懂,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上,丑是原罪。”

 

  白艺有时候想:‘她把我当朋友其实只是因为我一直再可怜她吧。’

 

  周二下午没课,褚兰吃完午饭就离开学校爬山去了,她很喜欢自己一个人爬山,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学校后面就是一片生满竹林的小山,竹林又密又高,现在是十一月份,整座山还是绿的。褚兰还是个昆虫爱好者,喜欢捉稀奇古怪的甲虫,她的书柜里塞着好几个标本匣。

 

  傍晚的时候褚兰才回来:“我今天去后山了,今天走的很远,在一个小山沟里发现一块墓地。”

 

  “你去那种地方干嘛?多吓人啊。”白艺不解地问她:“哪有女孩子没事去那种地方的。”

 

  “我觉得冥冥中那里有一种力量在呼唤我,到那之后才发现是墓地。”

 

  “不过虽然是墓地,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啦,一些死人而已,有时候觉得死人比活人好多了,起码他们不笑我丑。”

 

  “别乱说,谁说你丑了。”

 

  “不过我也没有白去,你看,我在一个墓碑边上抓到了一条超级漂亮的小虫子。”

 

  褚兰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有一只红色的小虫子。

 

  白艺隔着瓶子看那虫子,虫子极漂亮,像一块半透明的粉红宝石散发出一种迷幻的力量,让人想抓在手里。

 

  褚兰拧开瓶盖将虫子倒在手心:“多可爱的小精灵啊。”

 

  小虫子在她手心里蠕动。

 

  白艺用食指蹭了蹭褚兰手心里那个虫子,虫子没有反应。

 

  褚兰惊叫一声,一把攥起护在身后:“别弄死了啊。”仿佛谁要抢走她的宝贝。

 

  白艺有点不爽,但是没表现出来,用力拍了拍自己的手:“哎呀,我又不抢你的,怕什么?”

 

  “我怕你把它摸死。”

 

  褚兰小心翼翼摊开手,小虫子不见了。

 

  “啊,没了!”

 

  衣服里、地上、书桌、床上、床下,甚至用笤帚把地面里里外外扫了三四遍,还是没有小虫子的影子。

 

  褚兰暴走了,歇斯底里狂叫:“我的虫子,还我的虫子。”然后一把推开白艺撞开宿舍门冲了出去。

 

  白艺留在屋里楞了十几分钟都没缓过神儿。

 

  晚上褚兰也没有回来,同宿舍的王佳佳和贾杰告诉白艺,褚兰一路冲出了学校去了后面的山上,到晚饭时间才看见她出现在学校门口,直接坐公交车回家了。

 

  王佳佳一直和褚兰的关系不好:“你是没看见嗷,那个人怪怪的,我和她打招呼也不理我,好像我多想理她是的。”

 

  白艺苦笑了一下,她没有说褚兰是因为丢了虫子才变成这样,她知道女孩子们最爱传这些八卦,不想看到八卦再伤害自己的朋友。

 

  整个周末褚兰都没回学校。白艺也回家了,换了个环境烦恼一下就没了,和朋友们约约爬山看看电影,褚兰的事儿仿佛已经过去。

 

  王佳佳给她打电话,一顿暴风骤雨连珠炮:“老大,我看见你家刘帅和褚兰在一起出现了啊,你可得小心点把自己男人看住了。还有别和人说是我告诉你的啊,我跟了他们两里路,看见他们开房去了,挂了,你别哭啊。”

 

  白艺有点懵,她都没听清王佳佳具体和她说了啥,但是刘帅和褚兰在一起的事儿她听的清清楚楚。

 

  她信王佳佳,王佳佳从来不说谎,也从来藏不住事儿,不管看见什么她都要分享出来。王大嘴拆散不是一对儿了,因为她不但不说谎,你要不信她还会拍照片给你看。

 

  就是这么冷冰冰的现实,一地老血。

 

  白艺没有联系刘帅,她不想在气头上解决问题让问题越变越糟。刘帅也没有联系他,两天周末,一句问候都没有,连一个微信表情都没有。

 

  她知道,他和刘帅完了。

 

  刘帅是年级里著名的帅哥,一米八的身高,韩流明星的脸。学校里很多女生都喜欢的男生主动追的白艺,这是白艺最骄傲的事情。交配权历来都是生物最原始最残酷地竞争行为,荷尔蒙推动的战争。

 

  快到中午的时候刘帅才给白艺发消息叫她下楼。

 

  刘帅说:“周末我见到褚兰了,变的好漂亮。”

 

  白艺微笑一下,看着刘帅的眼睛,语调和平常一样:“我听说了,你们周末在一起。”

 

  刘帅尴尬,不敢看白艺的眼睛:“是……啊。”

 

  一个17岁的女孩子有这样的城府。刘帅一下觉得自己其实并不了解白艺。

 

  白艺把刘帅脖子上她送给他的项链揪了下来,转身就走,一句话都不多费。

 

  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褚兰。一个周末没见,褚兰果然漂亮了,而且瘦了很多。

 

  大家都觉得奇怪,宿舍走廊里好多女孩子围着她问东问西。

 

  “吃的什么减肥药?”

 

  “去整容了吗?”

 

  “褚兰你用是什么化妆品啊,不能在网上乱买啊,虽然有效果但是都是激素?”

 

  褚兰谁都不理,就像学校里那些漂亮高冷的女生,保持神秘感也是美的一部分。

 

  白艺在食堂又遇到了刘帅和褚兰,贾杰和王佳佳正堵着他骂。好闺蜜遇到狗男女会骂他到死。

 

  他和白艺说:“我觉得我还是喜欢褚兰。”

 

  站在他身后的褚兰现在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美,那是一种直视便会让人窒息的美。

 

  白艺知道自己输了,看了褚兰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能挽回的余地了。这个她从没看的上的女人一个周末就打败了她。

 

  宿舍里四个人,气氛很冷,褚兰坐在床上玩指甲,白艺坐在对面床上冷冷地看着她,王佳佳和贾杰一左一右站在褚兰对面指责她。

 

  “白艺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这么对她?老大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了?”

 

  “我们平时还为了你去和说你丑的人吵架,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褚兰冷冷地和白艺说:“我并不爱他,我只是想抢回我这两年想要又得不到的东西。”

 

  褚兰站起身,临走前高傲地仰起了下巴,那是一张脸女孩看见都觉得惊心动魄的美的脸,虽然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是褚兰:“我知道你一直只不过是同情我没朋友,你跟我好也不过是从我这得到优越感。等我甩了他之后,你还可以和他在一起,我不介意。”

 

  白艺将脸埋在掌心,想哭,最终捂着脸沉默了一会儿,又仰起脸笑了一声。

 

  王佳佳愤愤地骂:“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说完了觉得不妥,又补了一句:“早就看出来褚兰不是东西,我可做不出她这种事儿。”

 

  白艺冲着她笑:“不算什么,男人嘛,比狗多。”

 

  王佳佳追了出去:“我就看不了这种贱货又贱不要脸的劲儿。”

 

  一会儿楼道里传出一阵嘈杂地吵闹声。

 

  “好像是褚兰被人围起来了。”贾杰伸着脖子看看走廊说。

 

  褚兰正和一个女孩子扭打在一起,那个女孩子的男朋友也被褚兰抢走了。 王佳佳在边上拉偏架,揪着褚兰的衣服让那个女孩子锤。

 

  “贱货、贱货、贱货。”几个女孩子在边上异口同声地骂。

 

  那个女孩子的力气很大,揪住褚兰的头发,用力撕扯她的上衣,女人之间打架扒衣服是古今中外共用的招数,简单、粗暴、有效。

 

  褚兰的内衣被撕裂,胸露了出来,围观的人一阵欢呼。她的力气没有那个女孩子大,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另一只手徒劳地抓扯。女孩子越打越来劲,抓着褚兰的头发使劲摇,然后又拉住她破碎的上衣用力扯了下来。

 

  白艺的心里一惊,褚兰后背上有一朵鲜红的纹身,她不是第一次见褚兰身体,褚兰以前没有纹身。

 

  扯下她衣服的女生也被惊到了,一下从褚兰身边弹开。

 

  褚兰身上的纹身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魔力,那是一种恐怖压抑的大红,很难用颜料调出来的颜色,透着死亡的气息,又像是一种剧烈的传染病,仿佛谁碰到就会被传染上要命的恶疾。

 

  大家都被吓到,从褚兰身躲得远远的。

 

  褚兰慢慢站起来,并没有掩饰袒露的胸部,虽然看不到,但她还是回头看看自己的后背。然后捡起甩在地上的外套。

 

  “你们不懂这个纹身对我的意义,我根本不在乎你们那些男人。”她穿上外套拉好锁链,然后把头发束起一个高高的马尾,脖子后面也露出了一片恐怖的红色。

 

  “我活了17年,这才是我活着的证明。”说完她头也不回走出校园。

 

  又连续好几天没见到褚兰,同学们之间都再议论她那个血红的纹身。有人在褚兰被扒掉衣服的时候拍了照片,后来全校的人都有了这张照片。

 

  白艺后来想起来,褚兰的纹身和她那天抓到的小虫子身上的颜色一样。

 

  “据说教导主任和班主任都找过褚兰谈话,可是最后他们都被褚兰征服了。”王佳佳消息很灵,知道各种小道消息。

 

  被男朋友和好朋友同时背叛自己,白艺很不爽,不过她也并不太当回事,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背叛了,毕竟漂亮女生仇人多。她知道越表现的不在乎褚兰越不爽,她不想让褚兰爽。

 

  周二早上在水房前面又看到了刘帅和褚兰,刘帅正在苦苦地哀求褚兰。褚兰本来不理刘帅,看到白艺和王佳佳也到水房打水,改变了主意。

 

  她转过身对刘帅说:“你真的肯为我做任何事吗?”

 

  “我愿意,哪怕为你去死我都愿意,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刘帅目不斜视对着褚兰说。

 

  “跪在我脚下。”褚兰冷冷地说。

 

  刘帅乖乖地跪下了。

 

  褚兰拔下壶盖,将开水倒在了刘帅那张帅逼脸上。从此,狐岭高中只剩下他帅过的传说了。

 

  “你看看自己的脸,我还会和你在一起吗?”褚兰还是冷冷地对刘帅说。

 

  刘帅倒在地上捧着脸打滚,绝望地惨叫,褚兰头也不回地走了。 薄薄的上衣中透出她后背上的纹身,整个后背几乎都红了。

 

  但是刘帅不恨她,漂亮女人对你做恶你会心甘情愿忍受,男人是看脸的东西。

 

  褚兰越来越美,没有男人能逃得出她的一个眼神。

 

  据说褚兰征服了很多男人,但是白艺再也没有见过她,褚兰浇完刘帅之后就退学了。学校里八卦很多,大家渐渐忘了这个人。

 

  周末大家都回家了,周一的时候白艺和贾杰都回来了,王佳佳没回,一直到周二的傍晚她才回到宿舍,失魂落魄的样子,目光呆滞。回到宿舍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白艺和贾杰看出来王佳佳状态不好,过来安慰她,问什么王佳佳都说没事。

 

  “佳佳,褚兰那个贱人后来怎么样了?”贾杰突然想起来问王佳佳。

 

  “她!那个人已经死了!”王佳佳像被惊到。

 

  “她死在一个男人的床上。”王佳佳眼神中有恐惧惊悚的神色。

 

  褚兰已经死了的事儿居然她回宿舍这么久才提,太反常了。

 

  “褚兰的身体裂开了,她的嘴里飞出了无数红色的蛾子,皮肤也被无数蛾子钻破,那些蛾子从窗户飞出去的时候像一片红云,然后转眼都消失了。”王佳佳一边说一遍发抖:“我都要吓死了,不敢跟人提这事,一说就做噩梦。”

 

  “她就这样死了吗?”白艺问。

 

  “怎么会有蛾子?”贾杰问。

 

  “那是寄生在褚兰身上的虫子啊,那些虫子在她的皮下繁殖让她的皮变的像橡皮泥一样可以随意塑性,她为了让自己好看在身上养了好多虫子,最后虫子吃掉了她的身体。”

 

  王佳佳哆嗦着说:“可是她那么喜欢虫子应该知道寄生虫会吃她啊。”

 

  “蛾子离开它们寄生的褚兰身体之后,褚兰只剩下一张破碎的人皮,一会儿时间就变成了灰。”

 

  “好吓人啊”王佳佳自言自语。

 

  “那个男人被吓个半死,找了好几个驱鬼先生去给他驱鬼,最后还是疯了。”王佳佳还是自言自语。

 

  贾杰和白艺对视了一眼,故事听的有点懵。

 

  “可是褚兰也不是鬼啊。”白艺问,她知道王佳佳一向擅长讲故事。

 

  “他们说那种虫子是怨念极深的死人变的,只寄生怨念极重的人。”王佳佳端着贾杰倒给她的一杯水,连水杯都跟着哆嗦。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贾杰问:“你可别又编故事吓唬我们啊。”

 

  “那个男人是我爸啊!她报复我,想把我爸从我身边夺走。”王佳佳直视着贾杰的眼睛说,说谎的人是不敢这样直视别人眼睛的。

 

  “我亲眼见到她就死在我家床上,好恶心。”她把水杯放在桌子上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头发:“我就我爸一个亲人啊,他疯了我怎么办啊。”

 

  “那褚兰最后应该是幸福的吧?”白艺没注意到王佳佳正在歇斯底里地发泄自己的恐惧和崩溃。

 

  “大概是吧”贾杰也楞着。

 

  几个月后,学生们都已经忘了褚兰是谁。

 

  刘帅出院了,脸上整容之后变的僵硬惨白,他想笑,但是肌肉摆不出他曾经拥有的迷人笑容。他知道了,面目丑陋的人是没有多少朋友的,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王佳佳和刘帅在学校外面的小饭店里有时候会偶遇,他也知道了这是全校唯一还愿意和他说句话的女生。王佳佳会和他聊两句,然后递给他一根烟伸手帮他点着,临走留下一句:“你就是一个傻逼。”听到那句傻逼,他就会觉得自己还活着,然后热泪盈眶,那感觉就像吸毒一样上瘾,爱一个人感动自己。

 

  他觉得还是忘不了褚兰,终于有一天王佳佳边骂边给他讲了褚兰红纹身的故事。于是在听完那个故事的第二天他沿着褚兰走的那条小路走进了那个小山沟。

 

  傍晚的时候他终于走到了那片墓地。

 

  有一座孤坟独立于墓地之外,石碑前面扫的干干净净。碑上镶嵌着一张照片,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刘帅看的有点出神,这个女人看起来竟然那么眼熟,像极了变身后的褚兰。

 

  他蹲在墓碑前抚摸那张照片,仿佛有心灵感应,那个女人像是在对他说话。

 

  愣神儿很久之后他才从幻想中清醒。地上爬出来几只小虫子,很可爱,他捡起来捧在手心。

 

  身后一个声音轻轻地说:“对男人也是有用的呢。”他回过头,墓碑照片上那个女人站在身后,皮肤上布满红色的纹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恐怖的雨夜
下一篇:百鬼夜行
鬼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