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缠人的头发

时间:2017-10-08 19:54:23 | 作者:弃之竹 | 阅读:

  我从大阪M站坐JR线到家门口的车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的事了。我喝到烂醉如泥,没有坐错车且顺利到达目的地完全是一件稀奇的事。

 

  来日本已经一个多月了,自从来到这里后,我便一直和住在M市的中国朋友们把酒寻欢。每次聚会都会喝到烂醉为止。因为喝酒,上一次出门吃饭时还差点闹出意外来。

 

  本来这次出门吃饭前我曾暗自叮嘱自己,出门之后千万不能再喝高了。可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全当是一种合理的借口吧。)因友人引荐,我有幸认识了一位常年旅居于日本的怪谈作家。我俩互换了名片,他的名字叫做辻田秋川。辻田秋川是他在日本发表文章时的笔名,我并没有问其姓氏,这位老师也没有说。可能在饭桌上曾跟我说过吧,可惜记不清了。他听说我也是怪谈小说的爱好者,还在空闲时期创作此类小说后,就说要请我们去看演出,而且还是落语表演。(作者注:落语,日本的一种传统曲艺形式。类似于中国的单口相声)

 

  我对落语的兴趣并不是很大。而且初来日本没多久,很多内容并不是听得太懂,生怕去了之后感到无聊,扫了大家的雅兴。不过辻田秋川老师则说,这次的落语绝不是一般的搞笑段子。反倒和大家的兴趣有关系。盛情相邀下,最终还是去了。

 

  落语的会场离我们后来吃饭的地方不是很远。是一个小场地。我看了一眼门口张贴的海报:

 

  表演者:笑鹤亭立春,恐怖的怪谈新语。

 

  搞什么啊,原来是讲怪谈故事啊。此时的我兴趣大增。

 

  落语这种曲艺,除了讲述一些‘单口相声’外,还会在一些特定的时候讲述专门的段子。此时正值盛夏,气候闷热,非常适合听一些恐怖故事来降降温。

 

  看我阅读完海报后,辻田老师还笑着问我:“怎么样,有兴趣吗?”

 

  我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声,就这样我随友人还有辻田秋川老师进去了。

 

  这位叫做笑鹤亭立春的落语师讲的并不是太好。虽说有观众曾在我身边说什么“太有趣了”或者“太恐怖了”之类的话,可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当然了,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有些段落我根本没听过。我看了看手表,感觉在这里坐着真是一种煎熬。可友人还有那位叫做辻田的小说家却一直津津乐道的听着。突然,我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出门了。屋子还没有完全收拾干净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中途有好几次险些昏睡过去。上天啊,赶紧结束这该死的演出吧。

 

  “接下来就是最精彩的表演了。”那个小说家说。

 

  我望了望舞台,只见那位落语家突然把脸一沉,将声音压低开始讲到:

 

  “不清楚大家知不知道毛倡妓这种妖怪……”

 

  毛倡妓?

 

  这个妖怪我曾在鸟山石燕的《今昔画图续百鬼》中见过。据说毛倡妓本是一位高僧的私生女。那位高僧为了保持自身形象,将自己的女儿卖了当艺妓。后来女孩又被卖到青楼当妓女。因为同行的嫉妒很年轻便自杀了。之后化成厉鬼的女孩专门在妓院附近勾引好色的男性。春宵一夜后,嫖客在第二天便会浑身都会长满浓密的毛,直至嫖客死去为止。

 

  这个故事其实很俗套,本以为这位落语家会照本宣科的将故事在讲一遍。可仔细听完他的故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全新新的故事。


缠人的头发
 

  “在江户时代,毛倡妓因为被人杀后,心有怨恨。为了报仇,她会在她认为能够帮助自己的男人家中留下大量头发。如果这个男人帮助自己严惩了凶手,屋内的头发就会自行消失。如若不然,头发则会越生越多,直至头发将男人勒死为止。”

 

  这个版本我确实第一次听到,落语师讲的也很卖力。确实让我从无聊的地狱中活了回来。想必这个段子应该是他的招牌故事了。

 

  听完故事后,演出就结束了。我和友人们便一同前往预约好的居酒屋喝酒。

 

  我实在是记不得酒后说过什么话了。我徘徊在大和川的附近,想清醒一下自己。虽说如今正值盛夏,但晚风还是那般凉爽。风轻轻地抚摸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我那麻痹的四肢又重新有了动力,但走路还是有些不稳。我晃晃悠悠的向前移动,一个不小心,我和一位女子撞上了。幸好只是稍微的碰了一下。我说了声对不起,可那女子并没有回复,而是直直的离开了。

 

  那又如何。我也没怎么在意。不过我发现自己的身上沾上了几根头发。

 

  应该是那位女士身上的吧。

 

  我将头发处理掉后,趁着四周无人,我悄悄地点上了一支烟。

 

  我逐渐清醒,开始向公寓走去。

 

  路程不过十分钟,可我却一直在胡乱想着各种事情,其中最占时间的还是笑鹤亭立春讲的那个怪谈。

 

  真是有趣又恐怖!

 

  回到公寓后,我手扶着地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头还是有些晕。

 

  我抬起了手,手上沾有几根头发。

 

  “又是头发……”

 

  其实自从我住进这件房间后,每天都能清理出不少头发。因为搬进来之前我曾听房东说过,这间房子原先曾住过两位女学生,她们因为一些变故,在我搬来前半个月就离开了。

 

  所以起初我在清理屋子的时候并没有对这些头发太过在意,而且我本身就是一个毛发较重的人,屋子里会出现毛发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是,为什么屋子里会出现长发?

 

  而且最近几日,头发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了。

 

  我自身就有轻度洁癖,对这种事不可能坐视不管。再加上酒意未散,我便拿起扫帚在凌晨做起了大扫除。

 

  房间里的头发并不是太多,从毛发的大小可以很明确的判断出来,这些都是从我身上掉落的。也就是说,问题出在客厅和厨房上了……

 

  我检查了每一个角落,发现头发最多的就是厨房。而且是越扫越多,好像这里的头发可以不断生长一样。一气之下,我将厨房的所有东西全都搬了出来。

 

  将所有东西全都办出来后我惊呆了。

 

  冰箱的下面掉落了无数头发!

 

  我感到了一丝寒意,因为突然联想到了一些怪力乱神的内容。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打断了。我拿起扫帚开始清理。大约十多分钟,地面上的头发终于都清理干净了。正当我准备将冰箱搬回原来位置的时候,我脚一滑,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幸好没有什么大碍。

 

  是什么东西将我绊倒了?

 

  我气愤地看了一眼。

 

  是头发。

 

  又是头发!

 

  我趴在地上继续寻找没有清理干净的头发。可是这一次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难不成这只是漏网之鱼?

 

  等等。

 

  就在我低头寻找的时候,我发现在放置冰箱的那堵墙上沾有几根头发。

 

  “这里怎么也会有头发?”我喃喃自语。

 

  我伸手去碰,可是那几根头发没有丝毫反应。

 

  “奇了怪了。”

 

  我又用力去扥墙上的头发,可还是没有反应。最奇怪的是,墙居然开始掉皮了。

 

  我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此时的我就已经醒的差不多了。理智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认为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大不了就是赔一面墙钱嘛!”

 

  我立刻将放在屋子里面的工具箱拿了出来,从中取出了一把小型尖嘴锤子。准备好后,我开始用锤子去砸向墙面。

 

  一下,两下,三下……墙开始掉落下大量墙皮。隔着墙皮,我隐约能够看到夹杂着混凝土的头发。我越砸越多,头发也越来越多。砸到一定程度后,我开始用双手去拔这些头发。

 

  头发非常多,多到让我这个大老爷们都感到恐怖。

 

  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多头发?

 

  我开始用力,墙上的裂缝也因为我的缘故裂的面积开始变大。我看有门,于是便用大号的锤子砸向墙面。

 

  咣、咣、咣!

 

  墙面全裂开了!原来这墙里头是空的!

 

  墙皮,混凝土,草,头发……尤其是头发,开始不断地向外喷出。整个地面顿时被头发吞噬了。

 

  我开始向后退,等这一切停止后,我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不光是头发,从墙里面还掉出了不少人的头颅。

 

  全都是年轻女子的头颅。

 

  我瘫倒在地不敢动弹。就在这时,我屋子的门铃被按响了。

 

  是邻居,或许是因为我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发出的声音太大所引来的吧。只听他隔着大门对我用日语喊道:

 

  “混蛋,你适可而止一点吧!大晚上的不睡觉了?”

 

  此时的我特别想将房门打开,请这位朋友救我一下。可是我根本无法动弹,因为我的身上布满了头发。

 

  我……

 

  我被头发死死缠住了!

 

  谁能来救救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