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风铃七月十五招来的鬼魂

时间:2017-10-06 18:37:36 | 作者:漫步 | 阅读:

  夜晚,挂在窗前的风铃被风吹过,它发出的清脆铃声叫醒了我。

 

  趴在书桌上的我醒了过来,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眼前的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2017年9月5日凌晨2点48分,是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晃动着的风铃让我想到了鬼节的一个禁忌“挂风铃”,听说是会招来鬼魂入侵睡着的人。


风铃七月十五招来的鬼魂
 

  书桌上还堆着书,都是些无用的书。我看着占据着电脑屏幕大部分空间的空白文档,我应该要在上面写些东西的。右手边放着一个杯子,杯口处有没搽净的红茶渍,装着的热水飘出热气,热水里放着两片黄色的柠檬片。

 

  这张书桌包括我都在这间由浅蓝色的天花板、同样颜色的四面墙和铺着瓷砖的地板围成的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另外的三个角落,一个放着衣柜,它带着的镜子现在一定映着我的身影,即使我没看它。一个放着一张能睡觉的床,我等一下会躺在上面。最后一个角落要空着,因为要给这个空间留个出口。门关着。空调的冷气正占领整个房间,可比白色日光灯的光线慢了些。

 

  我拿起右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嘴唇含着的地方有着嘴唇形状的红茶渍。嘴里的柠檬水应该是酸的、热的。可我喝的这一口却不是这样,它很苦、很冷,我吐了回去。我看着手里拿着的这杯水,热气仍在向外冒着,我放下杯子。

 

  窗前的风铃在响,房内的日光灯突然开始闪烁起来,黑暗与光明在房内交替着。一切都很奇怪,风铃在响着,今天是鬼节,哪个鬼来到了这里吗?我不是还没睡吗?恶臭,一股恶臭在房内突然出现,我不得不从橘红色的塑料椅子上站起来,弯着腰,用手捂住嘴和鼻子避免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我忍着这股恶臭,抬起头来,衣柜的镜子正对着我。

 

  我究竟看到了什么,我到现在也觉得惊恐。

 

  忽明忽暗间,我看到镜子里面有着窗户、摇晃的风铃、书桌上的电脑和书,还有冒着热气的水。

 

  我走到镜子跟前,我还是看到这几样东西。

 

  我为什么还是没有出现在镜子里面。

 

  我看不到我因恐惧变形的脸,因为镜子里没有我。我的手握成拳状,它在颤抖,我的全身都在颤抖,冷气应该有很小的一部分原因。我的牙齿用力咬着拳头突出来的食指部分。而恐惧也让我暂时忘掉了恶臭。

 

  窗前的风铃在响着,我当时觉得我需要休息。我需要休息,这一切都太诡异了。我转向了那张床。

 

  窗前的风铃在响着,我看到我躺在那张床上。他,用“他”真的合适吗?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运动裤。他侧着身蜷缩着身体,两只手抓着胸口的心脏处。短袖衬衫皱得不成样子,脸部也是,而他的双眼紧闭着。看着他,我终于知道恶臭来自哪里了。

 

  窗前的风铃在响着,鬼节“挂风铃”的禁忌会招来鬼魂,我就是被招来的东西,而“入睡”的人是那个在床上死去的我。我应该是在睡梦中死去的吧。我到底死了多久,我思考着。

 

  我上前想触碰我的尸体,没想到我触碰不到我的尸体。我坐回橘红色的塑料椅子,看着电脑屏幕上空白的文档,思考着看到这一切的意义,风铃把我叫来要让我知道什么。

 

  刚才的恶臭、恐惧都在看到我的尸体的那一瞬间消失了,我想我算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吗?虚无在召唤我,所以我在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这空白文档写下了这些字。

 

  家乡那边的鸡应该在叫了,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了进来,风铃在摇晃。我看着衣柜上的镜子,电脑屏幕在没有双手的操作下,一个个文字慢慢浮现出来。干净的镜面开始变得模糊,它早已被灰尘破坏。那杯冒着热气的柠檬水,热气停止冒出,里面先前看到的两片黄色柠檬片,它们的皮像是泡久了的死猪皮,而杯口的那个“唇印”像是要被风化的岩石般干燥。键盘上的每颗键的夹缝都塞满了灰尘。一切都在变成第一个发现我尸体的人会看到的那样。

 

  那个人还会看见那床留着被尸水弄湿后又干掉的痕迹、一具有些腐烂的尸体,还有无数现在在我耳边嗡嗡乱叫的苍蝇。没有改变的只有窗前的风铃、空调和灯。

 

  希望那个人能把我扔到大海。

 

  窗前的风铃在响,我看到我右手的食指开始消失了。我必须赶快在这里划下句号,我现在可以写我从这世上消失了。

 

  上面这篇文章出自发现尸体的现场电脑显示的文档,发现尸体的是房东,发现时间是9月6日。房东可吓坏了,据他的说法,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根据尸体的检查报告,因为空调没关,才在高温的夏天没有完全腐烂。死因是猝死,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月前。案情很明了,是意外事故。可是上面这篇文章的文档保存时间是在9月5日,检查现场也没发现有人进入的迹象,是否刻意伪造还未知,所有这篇文章并没有随案情公布。如若公布也只能以灵异事件来解释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风铃响起时
下一篇:卖糕点的孤阿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