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招魂的风铃

时间:2017-09-29 20:05:31 | 作者:王中明 | 阅读:

  苏珊的女儿死去有一段时间了,可在翠苑小区仍有人会不时看到她。特别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当你听到那带了极深悲伤的风铃声后,如果你有足够的胆量,抬头往苏珊家看上一眼,也许在她家的窗子前,你就能看到她那个死去的女儿。


招魂的风铃
 

  苏珊的女儿叫琼琼,她是在一个深秋的早上死去的。那天早上,苏珊像往常一样把女儿叫起来。女儿梳洗的时候,她觉得女儿的某个地方有点不太正常,但并没太在意。吃饭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女儿眼里长出一块红翳。

 

  苏珊问女儿是不是没休息好,眼里怎么会生出一块红翳?女儿揉了下眼,又拿镜子照着说,没有啊,我什么也没看到!苏珊不信,可再看时,果真什么都没有了。苏珊感到有点奇怪,心想,明明有一块红翳的,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呢?她怀疑可能是自己看花了,也就没再说什么,而是催女儿赶快吃饭。

 

  吃过早饭,苏珊让丈夫送女儿去学校,自己往厨房里去洗碗,人刚走到厨房门口,忽然听到一声巨响从女儿的卧室里传出来。苏珊吓了一跳,忙推开女儿房间的门去看,原来是女儿的相框从墙上掉了下来。相框好好地挂在墙上,怎么会掉了呢?苏珊心里想着,随手把相框捡起来,试着往上面挂了几下,可没挂上。苏珊从女儿的房间里出,手里掂着相框冲丈夫说,你来洗碗吧,我去送琼琼,女儿的相框掉了,你把它挂上!

 

  太阳刚升起来,满大街都是那种涂了脂粉般的橘红。苏珊朝整个天空望了一眼,她觉得今天的天象有点异样,可一时又说不出哪里有异样,就那么疑疑惑惑地骑车送琼琼。路上,她想问女儿一些学习上的事,可心里惴惴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也就什么没说,一个劲儿蹬着车子往学校去,就在这时,车链条却戛然一声断了,弄得整个人还差点儿从车子上摔下来。

 

  苏珊惊惶失措地从车上下来,又把女儿扶下来,同时交待女儿说,前面就是学校了,自己过去吧,注意安全!说完低下头去查看车子。果真是车链条断了。苏珊直起腰,想找个修车铺子。修车铺子没看到,她却看到一只漂亮的鸟喳喳地叫着落在女儿身边的路牙子上。女儿看到那只鸟,很高兴,跑上前就要去捉,谁知刚往前跑了两步,一辆摩托车尖叫着从旁边窜过来,一下子把女儿给撞了。

 

  苏珊愣了一下,但她马上醒过神来。苏珊跑上前把女儿抱在怀里。女儿闲着眼,一句话不说,眼睛和耳朵在往外面窜血。苏珊疯了般哭喊女儿的名字,抱着就往医院跑。

 

  琼琼终究没被抢救过来。琼琼的死让苏珊彻底垮掉了。一个多月以来,几乎崩溃的苏珊天天以泪洗面,反复叫着女儿的名字,以至于那些来看苏珊的人都以为她疯了。

 

  一天早上,当苏珊再次把自己从梦中哭醒时,一声鸟的鸣叫从院子里传过来。听到那声鸟的鸣叫,苏珊翻身下床,疯了般就往院里跑。苏珊拉开门,果然看到一只鸟正站在她们家院子里那棵梧桐树上歪着头冲她张望。那只鸟的喙黄黄的,从脖子到腹部是红的,而翅膀是绿的。

 

  苏珊不止一次在梦里梦到过这只鸟。这只鸟的五官是琼琼,身子却是鸟的身子。她记得琼琼曾在梦里安慰她说,妈妈,别伤心了,我的灵魂已化成了一只鸟,我还有个姐姐叫精卫,我要跟她一起去填海。也许正因为这个梦,邻居和亲友们来看她,她总是对来人说,我的女儿变成一只五彩鸟了。

 

  苏珊的话当然不会有人信,因为人们都以为她精神出现了错乱,说的是胡话。虽然没人信,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响彻在夜空中幽怨的风铃声,还有出现在苏珊家窗子前琼琼的身影,还是让居住翠苑小区的人们感到很恐慌的。

 

  那只鸟看到苏珊从屋子里出来,先是在树丫间翻飞了几下,之后便冲苏珊啾啾地叫个不停,样子显得极其兴奋。苏珊愕然地望着那只鸟,以为自己还是在梦里。苏珊伸手拧了下自己的脸,当她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时,她冲树上的那只小鸟哽咽着问了声,你是琼琼吗?

 

  苏珊这么说,小鸟似是听懂了她的话,冲她蹦跳两下,还冲她喳喳地叫了两声。望着那只鸟,苏珊泪眼汪汪地说,你要真是我的琼琼,你就从树上飞下来,飞到我手里好吗?

 

  苏珊的话刚落地儿,那只鸟便振翅飞了下来。小鸟先是飞到苏珊的肩上,后又跳到苏珊伸开的手掌里。望着那只站在自己手掌里的鸟,苏珊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大声地朝丈夫喊,快来看,快来看,咱们的琼琼回来了!

 

  听到苏珊的叫喊,丈夫以为苏珊又在犯傻,慌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苏珊把捧在手里的鸟伸向丈夫。那只鸟跷起尾巴,奓着翅膀,瞪着一双滴溜乱转的小圆眼儿,啾啾地朝苏珊的丈夫叫。苏珊的丈夫一下子愣住了。

 

  苏珊看了眼呆在一边的丈夫,连声说,她就是咱们的琼琼,她就是咱们的琼琼!苏珊的丈夫轻轻爱抚了一下小鸟。小鸟的羽毛光滑如棉绸。苏珊的丈夫喃喃道,你真是我们的琼琼?小鸟眨了眨眼,仿佛又冲他点了下头。温顺的样子,像极了他们的女儿琼琼。

 

  真是咱们的女儿回来了,快,快去给女儿做饭去!苏珊兴奋得语无伦次地冲丈夫说着,而后捧着那只鸟便往屋子里进。

 

  苏珊刚进屋,那只鸟便扑楞着翅膀从她的掌心里飞出来,而后落到茶几上。小鸟在茶几上走了两圈,又蹦到地面上,像个小主人似的在客厅里来回走了数圈,之后便一步一步向琼琼的卧室走去。

 

  小鸟来到琼琼的卧室门前,先是回头看了下苏珊两口儿,后又用喙朝那扇门嘭嘭啄了两下。苏珊像是知道小鸟要让她干什么似的,慌忙把门打开。苏珊打开门,小鸟欢快地叫了两声,而后便走了进去。

 

  小鸟来到琼琼的卧室,一会儿跳到书桌上,一会儿又钻到书桌下,一会儿又用喙去啄那串风铃。风铃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小鸟高兴得喳喳地乱叫,那样子真像琼琼在和他们撒娇说话。

 

  小鸟在琼琼的卧室里来回叨啄。苏珊屏住气,一句话不说,一直用兴奋和惊疑的目光随着那只鸟在屋子里来回跳跃、翻飞。小鸟可能是累了,居然跳到琼琼的床上,静静地卧在上面,闭上眼打起了瞌睡。小鸟憨态可掬的睡姿,简直和琼琼睡觉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苏珊和丈夫真把那只鸟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吃饭的时候,他们把那只鸟放在餐桌上,还轮番给她夹菜,和琼琼在世时一样,一家人其乐融融。自从那只鸟来到苏珊家后,苏珊一下子便恢复了以往的神情。苏珊开始上班了,上班的时候,她还把那只鸟带在身边。

 

  苏珊的举动虽然招来了不少非议,但苏珊并不管,她依旧对那只鸟倍爱有加,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把那只小鸟放到自己的枕边,与那只鸟同枕共眠。那只鸟呢,也总是很懂事似的卧在苏珊的枕边,陪苏珊安然入睡。

 

  一天早上,苏珊睁开眼便把那只鸟抱在了怀里。丈夫见她紧张的样子,问她怎么了?她说昨晚上琼琼给她托了个梦,说要离开她和精卫一起去填海。丈夫说,你答应了吗?苏珊说,我没有,她走了我们怎么办?丈夫说,琼琼不是告诉过你,想她的时候,就摇摇她卧室里的那串风铃,一摇她就会回来的吗?苏珊说,那我也不能让她走。

 

  苏珊为了不让那只鸟离开自己,竟从市场上买回一只鸟笼把她装了进去。那只鸟被装进笼子后,不仅不吃不喝,不跳不唱,而且眼里还总有泪花闪烁。望着那只鸟忧郁悲伤的样子,丈夫对苏珊说,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强求也没用。你要是真爱琼琼,就把她放了吧!

 

  苏珊终于打开鸟笼,把那只鸟放了出来。小鸟从笼子里钻出来,一下子又恢复到了来时的模样,先是在院子里飞上几个来回,而后落到那棵梧桐树上,一边啾啾地冲苏珊两口子叫,一边还歪着头冲她们看,很有点别离依依的样子。

 

  那只鸟最终还是飞走了。自那只鸟飞走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苏珊就会悄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来到琼琼的房间,坐在窗前,轻轻地去敲击那串风铃。风铃发出的那种幽幽的声音虽然很弱,但传得很远。也就是这个时候,总有人会看到苏珊那个死去已久的女儿在她们家的窗子前徘徊。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白色稻草人
下一篇:鬼魂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