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冲压机里的怨灵

时间:2017-08-24 13:14:34 | 作者:老邪 | 阅读:

  这十年来,车间所有人都说老张是个好人。

 

  老张五十多岁,头发像枯草一样稀稀落落,身子略微佝偻。他对谁都是笑眯眯的,车间不论老人还是青年,只要有事向他张口,他基本都帮。

 

  这个老国企的零件机加工车间,每逢高产月人员都是两班倒。夜班十个小时,人在后半夜经常犯迷糊出事故,很多员工的青春和生命就在漫漫长夜里消磨尽了。

 

  可老张有一个固执的习惯,就是不上夜班。刚来的年轻人以为老张身体有病不能熬夜,但工龄大的老人都知道其中缘由。


冲压机里的怨灵
 

  十年前,老张和同事老刘经常上夜班。他们两人一起操作车间的大型冲压机。那个机器有三人高,工作是将送进去的铁片冲压成方形壳体。

 

  冲压机是从德国进口的全自动机床,只需要人工操作按钮。机器前端有一个两米长一米宽的透明工作窗口。人一靠近,窗口就开,人一离开,窗口就关。断电后窗口也会自动关上。

 

  但车间觉得这样经常开关是浪费电,就把线路重新连接,变成手动推拉窗口……

 

  据老张说,十年前的那晚,他和老刘凌晨下班时,打扫冲压台的卫生。老刘迷糊了,以为机器已经关闭,就拿着笤帚伸进头去扫冲压台。

 

  机器感应倒有东西进入,三个方向的冲压臂迅速推过来。也就几秒钟时间,老刘上半身就被活生生压碎,挤成一个血淋淋的方形肉块从出口掉了出来。

 

  老张说他看着老刘余下半截冒着血的身子,当时就吓晕了过去。

 

  从那之后,老张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害怕夜班黑漆漆的车间,害怕那台巨大的冲压机。

 

  尤其面对窗口一类的事物,他经常无缘无故颤抖大叫,说是看到里面有一张老刘方形的脸在瞪着他。家人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把他卧室里的窗户都封死抹平了。

 

  人们都很同情他,领导为了他能尽快缓过来,把他调去了其他机器,做一些简单的辅助工作。

 

  从那以后,给老张安排的夜班他从来不去,领导刚开始做了他很多思想工作,眼见无效又看他可怜,便同意他不上夜班。

 

  老张年轻时不是个善茬,人缘不是很好,同一个车间的有些人觉得这样不公平。可老张慢慢变得十分和气,经常给他们端茶倒水帮忙,人们慢慢也就对他没意见了。

 

  老领导退休了,车间新来的年轻主任觉得工作效率太低,进行了一系列整改。并亲自重新安排了班次。

 

  尽管老张再三恳求,车间人员也为老张集体说情,但新主任还是发怒了:“你十年不上夜班让别人顶替,别人的身体不是身体?就你不能熬夜?”

 

  老张嗫嚅道:“您也知道十年前那个事故,我不敢啊……”

 

  新主任道:“这么大的企业,每年都有事故,建厂四十年来工人断的手指头加起来都有五百米了,十年了,你心理问题还调整不过来?”

 

  老张低着头不说话。

 

  “又没让你继续干那台冲压机!”主任说:“不上就滚蛋,正常流程辞退你我还是办得到的!”

 

  老张还有五年就退休,真要被辞退了很多福利就没了。他站在主任办公室紧紧握着拳头,犹豫不决。

 

  他藏了十年的脾气有些压不住,他内心特别想骂一顿新主任然后摔门一走了之。可一想到自己不成气候的小儿子还没有娶媳妇,如今房价这么高,自己要是以后没了进项,儿子怎么办?

 

  终于,时隔十年,老张鼓起勇气重新上起了夜班。

 

  他吃过晚饭,走在昏暗的灯光下。企业里,很多厂房和仓库一片黑暗,黑洞洞的窗子如长满獠牙的蛇口,一点点吞噬着老张的胆量。

 

  风很大,车间门上一根垂下来的电线被吹的来回抽打老旧的铁门。一块铁锈被打下来,摔在地上,吓了老张一大跳。

 

  老张快步走进车间里,车间里有熟悉的面孔,他稍微感觉好了一些。

 

  干到凌晨三点多,大部分人已经困的不行。因为夜班没有领导检查,所以大部分人停了机器,铺点箱子就地睡一会,等天亮下班走人。

 

  老张想去个厕所,可厕所那条路要路过那台冲压机。他不敢一个人去,可人们都在睡,他等了很久等不到一个伴儿,实在忍不住就决定自己去。

 

  他走的速度很快,完全不像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他尿完从厕所出来,空旷昏暗的厂房里一个声音猛然叫他:“老张!回来了?”

 

  老张像是魔怔了一般,走路突然踉踉跄跄,一瘸一拐地转过身向那台冲压机挪动。边走边呆呆回答:“回来了……”

 

  在那台冲压机旁刚站定,老张突然像梦醒一般打了个激灵。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台熟悉又陌生的机床,又惊讶地看了看周围,他不知道怎么就来到这里。

 

  机器已经关停,机床旁边的年轻工人在地上睡的很熟,没听到有人过来。

 

  老张看着工作窗口,似乎老刘在里面向他招手。老张发疯似的大叫,可他张大嘴却喊不出一点声音。

 

  他刚想跑,背后似乎有一双大手突然搭在了他肩膀上。未等老张转身,那手将他重重一推,径直将他推入了工作台里,窗口迅速合上。本来关停的冲压机突然启动,血汁一股一股射在窗口透明的玻璃上……

 

  十年前,因为几句口角,心胸狭窄的老张心生歹意,就是这么把老刘推进冲压机里……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