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背后的脏东西

时间:2017-08-20 16:58:07 | 作者:窗体底端 | 阅读:

  深夜,我走在村口碎煤屑铺就的小路上,路灯正被身后的吹来的北风刮得左摇右晃。即使身上穿了一件厚厚的棉衣,我还是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停住脚步,旋即想起从前徐老头儿对我说过的话来:“晚上一个人在外面走,如果肩头被拍了一下,你可不要回头。”


背后的脏东西
 

  徐老头是住在我家东面的一个鳏夫,老伴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有人传说他年轻时和他老伴乃是一对神棍。他老伴跳大神,他就跟着跳。现在村子里有些请神,看风水的活儿还是会请他的,他也就靠着这个收入度日。

 

  风是从背面刮来的,可是我的后背却丝毫感觉不到风,我低头看看,可是昏黄路灯下只有我自己的影子。我复又往前走了两步,转过了一个拐角。可是风还是没有吹到后背上,莫非当真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跟着我……想到这里我的背后禁不住发出一阵虚汗。

 

  偌大的寒夜,我迈开发软的双腿,一步步地挨到徐老头家里去。

 

  徐老头正一个人歪躺在炕上,屋子里灯也没有开,只是点了一根蜡烛。

 

  借着微弱的烛光,徐老头看了看我,又抻着脖子看了看我的身后。

 

  “徐大爷你……看见了?”我颤声问道。

 

  “呵呵”徐老头发出夜枭一般的笑声,“你的冤孽,旁人怎么看得见?我只不过见你印堂发黑所以猜你被什么脏东西跟上了而已啊!”

 

  我瘆得发慌,“噗通!”一声跪在老徐面前,“徐大爷,你救救我吧!”

 

  “要救你倒是有一个法子。”徐老头慢条斯理地道:“只是你要知道这办法固然可以救你的命,可是日后恐怕也得叫你生不如死啊!”

 

  我爬到炕沿前,央求着徐老头道:“徐大爷只要你能救我,我便认做你干爹!”

 

  “好吧……”徐老头无奈地摇摇头,对我复又说道:“那么你先出去逛一会儿,待会十二点时兜个圈子再回来,记住不要转身,如果你们的目光对视的话,你的命就没了……”

 

  刚才,我是从正门进屋的,为了不让我转身,徐老头特意开了侧门让我出去。我战战兢兢地走过徐老头的面前。忽然,我感到颈后生风,“嗤”地一声,炕桌上的蜡烛应声而灭,整个房间变得黑了下来。我下意识地想会过头去看看,可是刚刚转过一半,猛地惊觉,终于还是忍住了。

 

  我没敢回家去,只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村里面游荡着,好不容易挨到十二点了,我回到徐老头的家里,敲了敲门,并没有人应声。我推门而入,只见屋里面漆黑一片,蜡烛也拔掉了,我走到一面镜子前,借着月亮洒进来的寒光看到它就站在我的身后,浑身穿着破烂的衣裳,我的头刚好挡住了它的脸,它正举起左臂,露出黄鼠狼一类的爪子,作势正往我的肩头拍落。

 

  “啊!”我吓得大叫起来,这时只听见门“铛!”地一声开了,徐老头一手端着一只碗,一手拿着蜡烛,大步流星地朝我走来,一眨眼便已经走到我们身后。忽然身后那身影转过身去,老徐手里的蜡烛,火苗摇曳了一下,然后竟然灭了。徐老头鼻子里“哼”了一声,便将碗里的东西一下子倒在了我的背上,我的后背忽然感到一阵火辣辣地痛,徐老头紧接着猛然一脚,揣在我身后的那东西的腹上,那东西向后一个踉跄撞到我的背上,我一时站不住脚跟,身子不由得向前倾倒,脑袋磕到了前面的镜子,直撞的我脸上鲜血直流,就此晕了过去。

 

  过不多久,我悠悠地醒转,徐老头正气喘吁吁地看着我,手中的碗兀自冒着热气。

 

  “你……干什么?”我吃力地问道。

 

  “嘿嘿嘿……”徐老头发出了阴惨惨地笑声来。“你不用再怕转身了……”

 

  “为什么?”

 

  徐老头笑道:“刚才你没再镜子里看到么?刚才我用黑狗血烧成的符水将你们两个的后背黏在一起了……”

 

  “可……可是……”我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问道:“刚才它为什么回转过身去?”

 

  “你岂不闻古谚有所谓‘人点烛,鬼吹灯’?脏东西最受不了的就是生腊燃烧的味道了,是以它一闻到我手里点燃的蜡烛,就一定要转身吹灭啊,我虽肉眼看不见这东西,但只要手里蜡烛一灭不就知道它转身了?”说到得意之处,竟仰天发出凄厉的笑声来:“哈哈哈,以后你们两个背贴着背,那么你再也不用怕和它对视了,只是你这一辈子都要背着它过了,哈哈哈!”

 

  我不由得伸出手来摸了摸后背,触手是一个冰冷的身躯。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背着它,或者说它一直背着我。每一次有人从背后叫我时,我都不敢只将脖子转过去。干爹说得对,我是一辈子都要背着它了。深夜里躺在床上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它靠着我的背。我一直没有见过它的模样。它既不说话,也不会乱动,但我能感受到它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后。比如,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它就靠在我的背上,坐在我的身后。

 

顶一下
(17)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保险柜里的尸体
下一篇:善良鬼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