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最后的心愿

时间:2017-08-05 20:52:48 | 作者:郭小蚯 | 阅读:

  传说,每个学校里都会有很多常理解释不了的事。

 

  譬如,我们实验楼,高年级同学说,实验楼顶层曾经有最先进的实验室,可是因为当时一场实验事故发生火灾,有一同学在最后没逃出来。大火烧裂了楼梯,他陷进了裂缝被活活卡在里面。那场事故后,学校就把实验顶层关闭了。顶层封闭后,连实验楼的天台也去不了了。一直流传,每到午夜过了十二点,实验楼顶楼十四阶的楼梯就会变成十五阶,在最后一阶会出现一个破洞,里面会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东升一直不相信这事,他几乎每天都缠着我要去印证一下。

 

  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却很胆小,但实在禁不住他这么折腾,决定陪他去看一下,了却他这个心愿。


最后的心愿
 

  晚上等了好久,好不容易熬到了12点,我们悄悄从窗户翻进实验楼,实验楼本来就很少用,大晚上进来显得更加瘆人。微微月光照的地上一片惨白,空气里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格外刺鼻,楼道里风呼呼吹着,让人不禁想到了医院的太平间,仿佛随时有什么东西冒出来。我拍了拍手,声控灯亮起来,在平时有些刺眼的灯光这时却显得有些阴暗发黄。

 

  东升显然比我更紧张,死死抓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跟着我慢慢挪向顶层。

 

  越接近顶层就越觉得荒凉,实验楼顶层被封闭后就很少有人上去了,甚至连清洁都不管上去,上面布满一层浅浅灰尘。

 

  我在心里数着层数,在最后一层楼梯前站住,东升这时更紧张了,单单握着他的手都能觉出他慌乱的心跳。

 

  “走吧。”我拉拉他的手。

 

  “1、2、3、4……”我听着他小声嘀咕着,心里有些发毛。

 

  “14!”等他数完最后一个数,长呼一口气。

 

  我拍拍他,笑道:“这下相信了吧,根本就没什么鬼。”

 

  不等他反应,我就拉着他向楼下走去。

 

  “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我真怕自己数了十五。”东升倒是格外兴奋。

 

  我应付着,只想赶紧走出去。

 

  下了两层楼,我突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劲,东升也征征立住。

 

  “哲溢哥…”他轻轻叫我,“每层楼的设计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大约是吧。”

 

  “那我为什么数着刚才一层的楼梯只有十三阶?”

 

  我看向东升,发现他脸色一片惨白。

 

  我心里顿时一阵恐慌,拉起他拼命向下跑。

 

  难道传言错了,不是十四变成十五,而是十三变成十四!说不定那双红眼睛当时就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从他眼前走过,这样想着,仿佛每节楼梯上都印着一双红眼睛!

 

  我们拼命跑了很久,两腿又些乏力,可是楼梯仿佛没完没了,印象中实验楼只有七层,不可能这么久还到不了底的!

 

  转过一个拐角,东升可能是太累了,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我定定神,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有人,太好了!”我拉起东升,向下紧走两步。

 

  楼下确实有人,他一身黑衣,在那静静走着。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稍微安静了些,我上前一步了拍他肩膀,“嘿,同学,我们一起走吧。”

 

  他停下了脚步,可没有做声,只是默默点点头。

 

  我和东升就跟在后面,他就在前面走着,一时显得格外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我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东升本来就又急又怕,刚才一折腾,更有些倦了,一时抱怨道:“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啊?”

 

  前面的人征了下,幽幽说道:“这算什么,我都走了二十年了。”

 

  我和东升看着他转过身,这才看清他的面庞,那张脸上满是伤痕,有的伤口还向外流着鲜血,一时之间,血腥味冲向口鼻,可刚刚还什么都闻不到!

 

  “啊!”我拉住东升回头向上面跑。

 

  他在后面紧跟着我们!一直追着我们,用格外尖锐的声音叫着:“别跑啊!我们一起下去吧!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我们闷着头拼命向上跑着,抬头看到了顶层标志这时什么顶层楼梯,楼梯下的眼睛都已经模糊了,大脑一片空白,只知拼命向前跑!

 

  跨过了十四级楼梯,再向上就是实验楼天台,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撞上了天台的门,也许是常年没有人管理,那道木头门竟被我们撞开了。我们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几乎是趴着前行。

 

  再回头看门里,却看见他在门里狠狠看着我可没有走出来。我猛一惊觉,原来天微微亮了,太阳微微升起来了。

 

  他在门里嚎叫着,阳光逐渐照进楼里,他的身影渐渐隐藏了黑暗里。

 

  东升和我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佛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累过。

 

  突然我们一起大笑起来,劫后余生的感觉像是重生了一般。

 

  “哲溢哥,谢谢你,这下我没有遗憾了。”东升站起来说道。

 

  我坐起来看着他,他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变得透明。

 

  “我在这等了好久,总算了了这个心愿了,这次,我就可以安心走了。”

 

  我没有说话,他向我挥了挥手,最后一点痕迹随风变的扭曲消失尽了。

 

  太阳一点点升起来,把对面楼的影子渐渐变短。

 

  阳光照得身上暖暖的,我走到天台护栏上,贪婪地呼吸着早晨新鲜的空气。

 

  思源悄悄从楼道里走出来,慢慢走到我身边,拿出毛巾仔细擦拭着脸上的鲜血。

 

  “那…它就走了?”思源开口问道。

 

  “对,走了。”我一下子释然。

 

  “它在这徘徊了好几年了吧。?”思源道。

 

  “是啊,好几年了啊,”我看着地上的一个影子发呆,“心愿未了投不了胎,它一直想着在这学校里被吓到一次。”

 

  我看向思源,接着说道:“多谢你帮我这个忙,你扮鬼还真像。”

 

  思源将毛巾搭在一边,看向升起的太阳。

 

  在天台上远远看见校园门卫打开大门,学生鱼贯而入。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向思源笑了笑:“还是谢谢你,思源。”

 

  “你也要走了?”

 

  我默然点点头。

 

  思源看着我逐渐变透明的身体,露出了我最后见到的一个笑容。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