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走廊尽头的屋子

时间:2017-07-21 20:20:51 | 作者:大半缺一 | 阅读:

  已经是半夜,我的右脚踩在六楼的最后一节楼梯上,走廊里漆黑一片,听不见声响,安全通道的指示牌发着一点惨淡的绿光。

 

  我凭着印象在墙上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只好贴着墙壁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走廊里很安静,我屏住呼吸,脑海里全是恐怖电影的镜头,生怕会有一只手搭上我的肩头。

 

  鞋子跟地面接触发出轻轻的哒哒声,在这安静的走廊里清晰可闻,我借着手机的光,看着走廊尽头的方向。


走廊尽头的屋子
 

  恐惧的情绪一下子就蔓延开来,我记得白天这里的走廊并没有多长,为何现在会有一种走在没有尽头的通道上的感觉?

 

  我此刻恨极了老朱,也恨爱出风头的自己。早上我进公司的时候,看见老朱正在跟与我一起新来公司的女同事小谷聊天,我很喜欢她,所以我对老朱对小谷的殷勤感到很烦。

 

  “小谷,你看见我们公司走廊尽头那个被封的房间了吗?”老朱满是肥肉的脸上神秘兮兮。

 

  “嗯,前几天我刚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当时我还很奇怪,就问了一下几个同事,可他们都说不知道,还让我别问那么多,”小谷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朱哥你是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吗?”

 

  “我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讲啊,”老朱拉了一下椅子,凑到小谷身边,“那间屋子死过人,每次到了半夜那里都会出现不干净的东西。”

 

  小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明显有些害怕,但又忍不住好奇,问道:“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不会出来吓我们吧?”

 

  老朱嘿嘿一笑,说:“听以前的保安说,那屋子死过一对母女,所以每次到了夜里,都会有女子的唱歌声和婴儿的哭泣声,十二点整的时候还会有女子穿着件白袍在走廊里飘行。”

 

  “啊!”小谷发出一声轻呼,拍着胸脯向后缩了一下,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那我们公司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不搬走啊?”

 

  “当时我们公司刚扎好根基,哪能搬走啊,”老朱显然对这个效果满意极了,说:“别怕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我看着老朱肥硕的身材和猥琐的笑容,只觉得他讨厌,“你说要保护小谷,那你晚上去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抓了呀,在这吓唬人算什么本事。”

 

  老朱脸上有些尴尬,说:“什么吓唬人,我这不是提醒小谷注意一点,别惹到不干净的东西嘛!”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不是编出来的!”我看着老朱,眼神里尽是鄙视,若放在平时,我是个新人,肯定不敢跟顶撞老朱,但今天小谷在旁边,不能怂。

 

  “哟,说得这么大义凛然,既然你不相信,你今天晚上要是敢搁那房间待一夜,这个月工资我都输给你!”在一个漂亮的姑娘面前被鄙视,老朱也有了些怒意。

 

  “一夜就一夜,就怕你到时输不起,赖账。”那时我已经有点骑虎难下,想着不能在喜欢的姑娘面前落了面子,另外刚毕业不久,花销也大,就算老朱赖账不给工资肯定也能宰他几顿,就允了下来。

 

  所以此时的我站在被封的房间门口,嘴里还在不停咒骂老朱,房间门没有锁,只是用木条简单钉了起来,贴了几张符纸,我回头看了看后方,漆黑一片,我紧张得双手冒汗,撕了符纸,掏出预先准备的螺丝刀拆了门上的木条。

 

  推开门,一股浑浊的气味扑着我的面孔就进了鼻腔,我捂着鼻子,在门内站定了片刻,只听得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的小腿有点颤抖,但还是壮着胆子往里走了几步。

 

  屋子里很黑,手机的可视范围也很小,只能模模糊糊看见前面放了张床,不是说这里以前是办公室吗?怎么会有张床?我举着手机小心翼翼向着那张床挪去,尽量使自己发软的腿镇定一点。

 

  “砰!”身后的门忽然合起来发出巨大的声响。

 

  我吓得甚至来不及发出声音就软在地上,心脏在狂跳,两条腿发软,胡乱地蹬着就是站不起来。

 

  屋子忽然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像是高跟鞋的跟击打着地面,我想起老朱早上的话,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衣的女子和一个哭泣的婴儿,我不敢出声,趴在地上,把拳头努力塞进自己的嘴里,强忍住不敢哭泣,我闭上了眼睛,想把自己藏在这深沉的夜里。

 

  哒哒的声音还在继续,离我越来越近,伴着轻微的喘息,我在心里不停默念着“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但还是没能阻挡我裤裆里洇开的湿意。

 

  脚步声忽然停止,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隔着衣服我都能感受到手指的冰凉,我的身体在颤抖,不敢动弹,我怕一回头就看见脑海里的鬼脸和婴儿。

 

  轻微的喘气声钻入我的耳朵,像一只有着巨颚的蚂蚁在啃着我绷紧的心弦,在我的耳中,这喘气声像女鬼的歌声,也像婴儿的哭泣,面对未知的恐惧,我的求生欲望已经完全丧失,只求能够死得不太难看。

 

  “哎,哥们,大半夜的你搁这干嘛呢,我在楼下隐约听见动静还以为遭贼了呢!”浑厚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此刻这声音对我来说差不多是救世的仙音妙谛了,“我在中控室见过你,六楼这家公司新来的吧,我跟你说,这家公司可有点邪门,你得小心点。”

 

  我看着突然出现的保安,咧着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知道是该骂他吓我一跳,还是该感谢他让我脱离这种尴尬的境地。

 

  我的腿还是有点软,就用手勾住他的肩膀跟着他一步一步往外挪,这该死的地方,我再也不会来了!

 

  第二天,我是在医院看见老朱和小谷的,听他们说我晕倒在公司楼下,被人发现送到医院来的。

 

  “你不会昨晚害怕得要死,不敢上去,结果在楼下呆了一夜吧?”老朱幸灾乐祸地说,“在楼下都能吓到晕倒,啧啧。”

 

  “你以为我是你这样的胆小鬼,我在那间屋子里呆了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要是不相信,公司楼下的保安可以作证,”虽然感觉身体有点虚,我还是努力挺直腰杆,又把目光移到小谷身上,“你不用怕,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

 

  “保安?什么保安?”老朱一脸怀疑,阴阳怪气道:“以前是有,但吓跑过好几批,我们那栋楼已经快一年没有招到保安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白色高跟鞋
下一篇:有死气的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