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葬莲

时间:2017-07-06 17:37:20 | 作者:云盏 | 阅读:

  村里有一个大湖,大湖支撑着村子的生存。

 

  每年,村民都会祭湖神。听他们讲:传说,此地本是荒芜之地,民不聊生。于是观音菩萨在此种了一株莲花,莲花绽放之时,于莲蕊处喷涌出甘霖,汇集成湖。湖水福泽了这片大地,于是此湖被被称作“莲池”。

 

  “会有个姐姐是真的吗?”女人点了点头,紧紧地攥着着依偎在自己身旁的小男孩的手。

 

  这一年,女人嫁到了这个村子。嫁给的男人,丧偶。曾经的妻子给他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给她取名:莲花。因为村中大湖的传说的缘故,男人希望这个名字可以让观音菩萨保佑自己女儿一生都可以健健康康。

 

  莲花第一次见到小男孩的时候,小男孩躲在母亲的身后,微微探出脑袋寻视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女人羞涩地连忙拉自己的儿子出来认人叫人,可是他却紧紧地拉着母亲的衣服边不放。女人没有办法,只能尴尬地笑。“小孩儿嘛,认生。”男人说。

 

  一旁的莲花跑了过去,笑着,蹲下身子,拉来小男孩儿的一只手。

 

  “你脸上有两个窝窝。”莲花笑起来有两个好看的酒窝。

 

  小男孩说着便拿手轻轻的摸去。

 

  “别……”

 

  “没事的。”莲花对女人说,又对被母亲轻轻打了手的小男孩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啦。你该叫我什么?”

 

  小男孩嗫喏着,小声地,很快地叫了一声“姐姐。”

 

  男人和女人本来悬着的心放下了,以为两个孩子会有隔阂,然而第一次见面两个孩子就已经熟了起来。

 

  “孩子毕竟是孩子,就不知道他认不认我这个爹。”男人在床上,搂着女人说。“莲花,会认我这个娘吗?”

 

  说完,两人便不再说话。

 

  夜晚来得很早,也很沉。月光洒在“莲池”,波光粼粼,时不时湖纹荡漾,旋即又恢复到悄无声息的静静的状态,像是一个心脏微微跳动的生命。

 

  姐姐要上学,弟弟还没有到上学的年龄。于是,男人和女人每天便领着弟弟去田里干活。男人去湖边抬水,带着弟弟。

 

  “你在这等我。”

 

  弟弟看着男人。男人走到湖前,他先在一座人形石像面前拜了拜,然后拿起木桶,站在石头搭出的落脚处,舀了一桶水上来。然后他又舀了一桶,用扁担撑着两桶水,走到男孩跟前。一只手稳住扁担,另一只手拉着小男孩往自家田里走去。

 

  小男孩时不时回头望那湖。

 

  “刚才你为什么要拜那个石头?”

 

  男人喘着粗气,回答小男孩:“因为有神仙在湖里面住,我们用她的水,先要告诉她一声。”

 

  小男孩又回头看了看,似懂似不懂地点了点头。


葬莲
 

  一天,莲花学校放假,她弟弟黏着她,让她带他出去玩。

 

  “别去湖那里。”女人嘱咐说。

 

  弟弟跑在前面,莲花跟在后面。他边跑边回头看姐姐到哪里了。莲花也顺着他,故意追他。小男孩一看姐姐跑近了,便有加紧脚步向前跑去;见姐姐远了,他就慢下来等她。慢慢,两个人就到了湖边。

 

  “湖里真有神仙吗?”小男孩问。

 

  莲花点了点头。

 

  “你见过神仙吗?”

 

  莲花摇了摇头。

 

  “那咱们去找找看吧。”小男孩拉起莲花的手便向湖边跑去。

 

  “弟弟,等等,咱们不能靠近湖的。”

 

  “姐姐,就看一眼。”莲花看看满脸期待的弟弟,领着弟弟走向湖边。

 

  这时,微风突起,荡漾着湖边的树,树叶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时不时有一片叶子落到湖面上,激起一圈圈波纹。

 

  “喂!神仙你在吗?”弟弟喊道。

 

  “你小点声。”弟弟的余音消失后,湖面又恢复了平静。弟弟又跑前了一点,跪了下来,伸出头,看着湖面。

 

  “你小心点。”

 

  “姐姐,神仙为什么不回答我们啊。”弟弟看见湖里的影子,又高兴地喊了起来:“姐姐,你快看。”

 

  弟弟说着便伸手想去摸湖水,但是身体一倾斜,失去了重心,他便掉了下去。

 

  莲花吓坏了,也没多想自己也跳进了湖里。

 

  湖面使劲地荡开来,波纹久久的一圈一圈荡漾着。

 

  湖边,人声嘈杂。

 

  “孩子,孩子!找到了”

 

  “还有气吗。”

 

  “有,还有。”

 

  “是莲花吗?”

 

  “是男孩儿。”

 

  “莲花!”

 

  弟弟被救活了,可是莲花却没有被找到。男人坐在门前,一句话不说,只是一个劲的抽烟。女人在屋里抹着眼泪。

 

  生活照样过下去。只是男人不再带弟弟下田。

 

  一天晚上,男人吃完饭,蹲坐在门前抽烟。女人坐在一旁织着毛衣。弟弟已经睡着了。忽然,大门口发出窸窣的声音。

 

  男人吐出烟,向看不见任何东西的黑夜里喊:“谁啊?”

 

  没有人回答。

 

  男人起了身,想去看一看。这是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弱弱的,轻轻的,“爸?”是莲花的声音。

 

  不知是男人没认出来,还是女人先认出来了。反正是女人先开口道:“莲花?是莲花吗?”

 

  黑暗中,渐渐走出来一个人,全身湿淋淋的。是莲花,她的头顶上带了一株白中带粉的莲花。

 

  女人拿来一块大毯子裹住瑟瑟发抖的莲花,并用手理了理莲花湿成一缕一缕的头发。

 

  “弟弟呢?”

 

  “他睡了,咱不管他。你……?”

 

  莲花借着灯光,从门缝里看见熟睡了的弟弟。

 

  “我没事。”

 

  男人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的莲花。女人回过头扯了扯男人,“你说句话啊,咱家莲花回来了。”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男人说着,坐在了凳子上,又点起了烟来,烟草的火光忽明忽暗,白色的烟雾缓缓飘在空中,慢慢变淡。

 

  莲花沉沉地睡去了,头上那朵小小的莲花苞放在了桌子上。

 

  男人坐在床边,单单是看着莲花。时不时掖一下被角。

 

  很快,远方的天空露出鱼肚白,桌上的莲花苞随着天渐渐明亮起来而缓缓绽开。

 

  莲花醒了。她看见伏在床边睡熟的父亲。莲花轻轻地下了床,将被子盖在了父亲身上。戴上那已经绽开的莲花。莲花悄悄地离开了家,走进那濛濛晨雾中。

 

  每天晚上,直到小男孩睡着后,莲花便会回到家里,每次回来,莲花头发上都会戴着那个莲花。到早上的时候,莲花便会悄悄离开。男人女人也没有多问什么。女人每天都会在晚上准备好莲花爱吃的东西,莲花也只是就尝上一点点。男人便会守在床前,待着莲花睡去才去睡。

 

  这天早上,莲花醒了,女人在厅堂给莲花准备好了热乎乎的饭。莲花坐在凳子上,女人站在莲花身后,用不同颜色的橡皮筋给莲花扎头发。

 

  “莲花,你为啥不和弟弟见见?他可想你了。”

 

  莲花没有回话,只是一直看着窗外,然后说:“我该走了。”

 

  弟弟每天都会问女人,姐姐去哪里了。女人往往都会看一眼男人,然后对小男孩说,姐姐她被神仙接走了。小男孩似懂非懂地说:“什么时候神仙把姐姐送回来?”

 

  一天,莲花和往常一样,到了晚上,悄悄地回到家里。只是这天,弟弟没有早早地去睡觉。

 

  “姐姐!”

 

  莲花看着因为见到自己而激动的弟弟。她哭了。她用手背抵着眼泪,擦着眼泪。

 

  “姐姐,别哭。”弟弟也哭了。

 

  女人擦着眼泪:“乖,别哭了,咱还有时间再见。”

 

  “没有时间了。”一旁久久没有说话的男人开口了。他站了起来,走到莲花的身边。

 

  “花儿,闺女。跟你娘讲吧。”

 

  莲花放下双手,红着眼睛看看父亲,又看了看女人。

 

  莲花摘下头顶的莲花——仅剩两片小小的花瓣护着当中淡黄色的花蕊。

 

  “神仙说,花瓣凋落至尽,我要做出决定——是否代替……”莲花停住了,看着紧紧抓着自己一只手的弟弟。

 

  女人似乎听懂了。

 

  “当然,我也不能再回来了。”莲花眼中又荡起泪花。

 

  “我去替你,让娘去替你。”女人突然歇斯底里地喊道。莲花温柔地去抚摸女人的脸颊,女人渐渐安静下来。

 

  “娘。没事的,莲花是要去做神仙呢。”莲花静静地讲。太阳又快出来了,莲花又掉了一片花瓣。

 

  “姐姐,你别去做神仙,我不想要你走。”

 

  莲花把那朵残莲放在了弟弟的手心上。“好弟弟,这是姐姐给你的礼物。”

 

  那莲蕊突然射出光芒,整间屋子被照得很亮很白。那莲蕊渐渐溶掉,渗入到了弟弟的手心,只余留下一朵白色莲瓣。

 

  当他们回过神来以后,一切都似乎回到了原点——莲花就是一朵莲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重生种子
下一篇: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