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谁开了门

时间:2017-06-26 17:07:12 | 作者:矮人活宝 | 阅读:

  自从2016年4月,我又重新开始从事小说创作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久而久之,自己也就渐渐地脱离了人群,屏蔽了互动的声音。

 

  这一年多以来,我显然是习惯了安静,习惯了沉闷,也习惯了寂寞。所以也不觉得欠缺了社交的日子,会有多让人焦躁与不安。只不过,每天一睁开眼就开始打字,一闭上眼就自然会去构思,多少也让自己会偶尔感觉到这样的活着,似乎少了一份本该有的真实。


谁开了门
 

  六天前,这种单调被一条微信消息给打破了。我还记得那是早晨九时刚过,雨水淅淅沥沥落在雨棚上,凌乱的没有一丝的节奏感,让人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我紧紧地攥着手机,盯着屏幕足足看了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却连一个字都未能输入,写作的灵感仿佛是都被雨水冲刷殆尽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消息,当时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是谁特么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来打扰我!

 

  带着一肚子不满的情绪,手指很不情愿地按动着“home”键,将应用程序切换到了微信。

 

  若不是自己有备注微信好友相关信息的“强迫症”,我还真想不起来发消息来的人是谁。我和这位朋友应该有七、八年没有联系了,十年前曾经是同事,我还是其领导。如今,人家是家族产业的继承人,虽然这份产业并不怎么大,但是至少帮助他买了一辆车,还换了一套面积是原来两倍还多的内环边上的住房。

 

  他发消息来说,目前正从位于青浦区郊县的工厂里开车回来,一个小时后到我家楼下,接我去他的新家玩。

 

  我赶紧给他发了个消息,说我正在写东西,实在是不方便出门。可是他倒好,索性不回我了。

 

  我心想:嚯!当了一个小老板,还长能耐了?就连请别人去家里玩,都是强制性的啦?

 

  我有意想要再次回绝,可是转念一想,好歹人家也是一番好意,这个面子我得给。再说,我也确实是一个标点符号都没能够写出来,出去转转也好。这两天待在家里,光靠尼古丁过活了,脑子也得吸吸氧。

 

  可能是因为长期做生意的关系,他的时间观念确实挺强,说好一个小时到,还真就一分不差。

 

  我赶紧随便穿了条裤子,换了身衣服就匆忙地下楼了。连满脸的胡渣都没来得及清理,就被他请上车,去了他家。

 

  他家离我家很近,即便是下雨天行驶,最多也就三、五分钟的车程。

 

  新家很漂亮,虽然不是那种大坪层,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有了钱之后,生活水平真的是有了很大的改善。

 

  男人坐在一起能干吗?闲扯淡往往是不二之选。一壶茶、两个杯子,一罐香烟。接着就是谈谈过去,说说现状,侃侃将来,反正情怀得往浓里讲,牛掰得往大了吹。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这么打发了,虽然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没有聊出来,感情却是增进了不少。眼瞅着午饭时间就要到了,他的意思是外头下着雨,也就别出去吃了,他说他下楼去饭店里点上几个菜让服务员送上来,我跟他就在家里继续把酒言欢。

 

  客随主便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他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没有异议。

 

  他出门以后,我检查了一下房门是否关好了。在确定锁上了之后,我赶紧去上了趟卫生间。要知道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杯茶水,看着他兴致勃勃又滔滔不绝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打断他的激昂的热情,所以早就憋得脸都快发青了。不知道是他的动作太迅速,还是我膀胱里的囤积货太多。总之,我这边儿刚洗完手,从卫生间里出来,就看见他已经进屋,正在关房门呢。

 

  他很高兴地跟我说他至今还记得我爱吃什么菜,所以点了六、七个菜全都是荤菜。

 

  见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翻箱倒柜地找寻着什么。我看他翻遍了橱柜,我忍不住问他道:“你找什么东西?”

 

  他乐呵呵地说道:“下酒菜有了,酒好像没有了。”

 

  原来是要找酒,其实我不太爱喝酒,只是他一来劲儿就想喝上两杯。于是,我对他说道:“没关系,我们就以茶代酒好了,我其实也已经有好多年不喝酒了,感觉太伤身了。”

 

  他一听就不乐意了,一脸说教相的冲我认真地谈起了喝酒与男人之间的关系。

 

  为了结束这无疑的讨论,我赶紧对他说:“要不一起下楼去买两瓶上来吧。”

 

  他立刻说道:“你是客人,怎么能够麻烦你去跑一趟呢!你等着我,我下去买,很快就回来。”

 

  话音刚落,他便打开了房门,准备换鞋下楼。我刚打算坐下,他却突然转过身,向卧室里跑去,好一会儿才出来。

 

  他一边穿鞋,一边跟我说:“哎呀,不好意思。今天早上因为要去厂里办事,所以换了条裤子,家里的钥匙就落在那条裤子里了。刚才下楼点餐时,又忘了把钥匙带在身边,还要你来给我开门。影响到你上厕所了吧?进屋时,我听见冲马桶的声音了。呵呵,这一次我拿好了,保证不会再影响你上厕所了!”

 

  我顿时就懵了,可是刚想要跟他解释,而他却已经关上了房,径直下楼去了。

 

  我直愣愣地站在房门口,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是谁?到底是谁?他没有带钥匙,而我却在卫生间里,那是谁给他开的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游戏人偶师
下一篇:永远不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