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怨灵的执念

时间:2017-06-17 19:41:28 | 作者:Alex | 阅读:

  停着的电梯内,允娜站在一角,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她想起,22层是她要去的楼层,男友的家。

 

  她按下楼层按钮,电梯门砰的合上了。

 

  “请打开手机扫描功能”,允娜发现电梯门上贴着一个二维码,下方还另外写着一行小字:想你所想,去你所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介绍。

 

  “现在的广告真是别出心裁”,鬼使神差,允娜出于好奇,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扫描功能,对准了二维码。


怨灵的执念
 

  突然,电梯灯爆闪了一下,熄灭了。允娜吓得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在地上。

 

  电梯停了,应急灯跳了出来,很暗,带着一股子淡绿色的幽光。

 

  允娜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重新去按楼层,她的身后传来一个轻微的女孩的声音:“姐姐,你踩到我了。”

 

  “哎哟”允娜像触了电一样,瞬间麻了半身。她几乎是爬着到了电梯的对角。

 

  一个十来岁的女孩站在允娜的对面,她梳着两条大大的辫子,脸出奇的白,怀里抱着一个瞪着大眼睛的洋娃娃。

 

  “姐姐,你住这儿么?”女孩笑嘻嘻的问允娜。

 

  “我……我不住这儿,我去22楼见朋友”允娜几乎要哭了,结结巴巴的说。

 

  “22楼住着一个哥哥,我认识他,他昨天把腿摔断了,就像这样”,女孩把怀里的娃娃朝允娜递了过来。咔嚓一声,娃娃的腿毫无征兆地断了,娃娃的脸一下子狰狞起来,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同时嘴角夸张的裂开,直到耳根。

 

  允娜的心房似乎停止了跳动,她眼前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喂,醒醒,醒醒”,允娜渐渐恢复了意识,睁开眼,一对中年男女出现在她面前。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倒在电梯里?”,女人扶起了允娜,她满脸关切的神色,这让允娜感到一阵亲切。

 

  她抬眼一看,电梯停在了14楼,而20楼的按键亮着,看来这对夫妇要去的是20楼。

 

  “麻烦帮我按一下22楼”允娜虚弱的说。

 

  男人依言按下了22楼的按钮。

 

  电梯继续上行着。中年男女没有继续再和允娜说话,他们两人牵着手,脸朝着电梯门。

 

  允娜靠在电梯一角,微微松了口气。她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气氛有些怪异。仔细打量才发现,两人都穿着黑西装,后领露出一截白衬衫的领子。

 

  “叮”,20楼到了。电梯门打开,一股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允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中年男女似乎不为所动,慢慢走出了电梯。

 

  冷风散了,允娜睁开眼,中年男女已经转过身,微笑地看着她。忽然,两人身下开始起火。

 

  允娜还没来得及喊叫,火苗已经将二人吞没。烧的这么快,也只有纸人才会这样。

 

  电梯门再次关上,往22楼上升。允娜已经站不住了,跪在了地上,从怀里摸出了男友送他的佛珠,口中哆哆嗦嗦,念念有词,希望这电梯旅程快点结束。

 

  “叮”,22楼到了。

 

  “哐”,电梯门打开,楼道内一阵黑,只有过道的应急灯亮着。

 

  允娜脸色惨白无血,几乎是爬着出了电梯。后脚跟刚跨过电梯门,碰的一声,电梯门关上了。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允娜只听得到自己慌乱粗重的喘息声。

 

  允娜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往男友的家走去,男友阿辉的家是2214,在过道的尽头。

 

  允娜借着应急灯的微光,看见其他住户的窗门紧闭,里面没有一丝灯光。漆黑的夜,月亮被云遮挡着,撒不出一丝光来。她每路过一扇窗户,玻璃里就会倒影出她的轮廓,五官模糊不清,仿佛不成人形。

 

  好不容易捱到了2214门口,允娜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她可不想让阿辉看到自己的丑样。刚要抬手敲门,吱呀一声,门竟然自己开了。

 

  允娜伸长着脑袋,往屋里望去。嘴里轻轻地叫了一声:“阿辉”。

 

  扑的一声,房间当中亮了起来,一根尺许长的白烛烧了起来。允娜慢慢挪进了屋,看见阿辉就坐在白烛的旁边,腿上打着石膏,眼紧闭着,脸色发白,好像是个死人一样。

 

  允娜感到一阵久违的虚脱,突觉满腹的委屈,大哭着扑向了阿辉。就在她离阿辉只有半步之遥,一只枯槁如骷髅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允娜恶狠狠地回过头,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妪,她的脸上沟壑纵横,睁着都是眼白的双目,对着允娜大声疾呼:“大胆,恶灵退散!”

 

  允娜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朝着老妪歇斯底里的大吼:“你是谁,为什么我不让我碰阿辉!”

 

  “阴阳不同路,休要再伤人。既以回头,何必不忘。”老妪并不回答允娜,从怀中拿出一串佛珠,只往白烛上烧去。

 

  “啊……”允娜只感到胸口一阵灼烧般的疼痛,继而疼痛迅速遍及全身,这时一种灵魂被撕裂的感觉。老妪混沌的双目也越发狰狞,似乎要射出电来。

 

  渐渐的,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感觉阿辉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彻底失去了知觉。

 

  “大师,她走了么? 我刚才仿佛听到她在叫我。”,白烛旁的男子挣开了眼,脸色愈发苍白。

 

  “我已经把它赶走了,但……怕是还会再来”,老妪擦了擦脸上的汗,有些虚弱。

 

  “大师,上次她来,我已经被弄断了一条腿。今天若不是你在,我肯定是命丧当场。”

 

  “年轻人,奉劝你一句话,莫将誓言当儿戏。你之前既然在它生前答应过一生一世,它便信你,次次来寻你。执念如此之深,可悲,可叹。”

 

  男子脸露出愧疚的神色,但也只是转瞬即逝,眼下,小命最重要。

 

  “罢了,明天我请我师兄一起来,定要将它超度了,毕竟人鬼殊途,不能真害了活人性命”。老妪想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

 

  允娜醒来,发现自己在电梯里,头痛欲裂,浑身如火烧。

 

  “阿辉在22楼,他在等我”,允娜想起了什么,按下了22楼的按键。

 

  电梯门合上,门上贴着一张二维码。“请打开手机扫面功能”。

 

  “想你所想,去你所去”,允娜怔怔地看着二维码,嘴里喃喃地念着,掏出了手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食爱而生的女人
下一篇:灵魂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