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猎脸游戏

时间:2017-05-30 17:08:46 | 作者:刺猬 | 阅读:

  A城城郊,147号,民宿。

 

  每年的这一天,夜幕降临时分,我和乔丫都会聚到这座老宅,一起喝酒,聊天,玩游戏——玩一种非常刺激,也非常开心的游戏。

 

  今晚,也不例外。当我按照约定走进老宅时,乔丫已先我一步到了,正在莺歌燕语地打电话,笑得花枝乱颤。


猎脸游戏
 

  我和乔丫是同乡,情如姐妹。此刻,我完全能猜得到,她走了狗屎运,不,应该文雅点,叫桃花运,交上了男朋友。我的猜测没错,乔丫边叽叽喳喳边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炫耀给我看,说他叫童伟,童子身的童,伟哥的伟,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有男人味?

 

  是很帅,很有男人味。我扫了一眼,心想,帅有用?再帅也和林昆一个臭德行。

 

  林昆,是我在几个小时前认识的男友。同样很帅,很有男人味,很……混蛋!

 

  当“混蛋”这个字眼从我的脑子里跳出来时,敲门声响了。

 

  咚咚咚,咚咚,很有节奏感。我说,是木棍,并一把抢过乔丫的手机,转身就往卧室走。乔丫显得很兴奋,你不是说他叫林昆吗?怎么成了木棍?木棍,嘻嘻,我喜欢。

 

  很快,我关上了卧室的门,乔丫打开了房门。

 

  来的,的确是林昆。只一个照面,乔丫便犯了花痴,哇,真帅。快进来呀,你找媛媛姐吧?哦,她家里出了点急事,妈妈病了,今晚不回来了。

 

  媛媛是我的名字,秦媛媛。而面对气势“胸胸”、媚眼流转的乔丫,林昆犹豫片刻,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是打给我的。我的说法,和乔丫一样。接下来,乔丫扭臀摆胯,走进了另一间卧室,而林昆的犹豫马上演变为毫不犹豫,两步就追了进去。

 

  方才我说过,他就是这般臭德行。因为,在咖啡厅搭上我的同时,他还一个劲地瞟女招待的胸。

 

  随着门板“砰”的一声撞上,已换了装,只着薄纱睡衣的我走了出来,冲乔丫的卧室莞尔一笑。

 

  几分钟后,里面将诞生一件惊世作品:无脸人。

 

  一个人,没有脸,你能想象出会是什么模样吗?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敲门声又响了。

 

  不用说,是乔丫的男朋友童伟到了。

 

  哇,真帅。

 

  一打开门,我便学乔丫的神情和口气叫出了声。尽管,我被自己的夸张做派都恶心得想吐。接着,我说出了乔丫的台词。童伟有些犹豫,拨打电话。乔丫的电话在我手里呢。我说,你看,她走得太急,手机都拉下了。进来坐坐吧。

 

  看得出,童伟动了心。而我,在转身的刹那,脚下一崴,痛叫着跌坐下去。童伟还真是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我。

 

  我的薄纱睡衣,也恰到好处地脱了肩。

 

  谢——

 

  我想说,谢谢,可童伟却用热烘烘的嘴唇,将其封堵回了我的喉咙。

 

  奶奶的,该死的游戏,又一次大功告成!

 

  这场游戏,始于6年前,名字叫“猎脸”。规则并不复杂:每年此日,入夜时分,我和乔丫都会约新结识的男朋友来城郊147号,接受忠诚考验。就像今晚,我的男友林昆会承受乔丫的“胸猛”进袭,而她的男友童伟,会遭遇我的妖艳诱惑。如果能经受得住,可是,压根就没有如果,加上这次,整整7年,我和乔丫都毫无悬念地赢得了猎脸游戏。

 

  猎脸,游戏如其名。一个人,既然不要脸,那我们就成全他。

 

  事实也是,当午夜来临时,两张完美无瑕、帅气至极的脸皮摆在了我和乔丫面前。

 

  媛媛,唉,我们又不能投胎了。乔丫的口气里,不觉多了丝戚戚然。

 

  不投就不投,我喜欢这游戏。我冷笑,我要让天下所有的陈二,都变成无脸人。

 

  陈二,是我的第一任男友。我爱他爱到了骨子里。那年,我和乔丫都不满18岁,得知陈二在城里混得风生水起,就去找他,想打工赚钱。陈二满口答应,最终却将我和乔丫送进了这座地处城郊的147号老宅。

 

  彼时,这儿有打手,有地下室,至于从事什么活动,想必你已猜到。很对,就是你们男人都喜欢的活动。我和乔丫死活不从,结果被打得奄奄一息。我哀求陈二,我是你女朋友,你不能这样对我。真是可笑,乔丫也喊出了同样的话。在香消玉殒前,我瞪着陈二说,你真不要脸。陈二哈哈大笑,我就是不要脸,你去死吧。

 

  从那以后,我和乔丫再也不相信爱情。

 

  从那以后,猎脸游戏开始了。在干掉陈二之后,我和乔丫发誓,每年此日,我们都要玩一场游戏。什么时候有人经受住了考验,我们就终止,然后去投胎。

 

  你问,为什么要选在这一天?忘了告诉你,这一天,是阴历的七月十五,中元节。

 

  中元节,鬼门大开,万鬼出动,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明年的这一天,我和乔丫还将回来,继续寻找目标。如果你盯上,恭喜你,你也将变成——无脸人。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床下的秘密
下一篇:荼蘼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