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阴阳摄影师

时间:2020-09-01 17:15:47 | 作者:佚名 | 阅读:

  这个中年女人看着相片里的丈夫,忍不住哭了。她颤抖地握住了我的手,嘴唇嚅动着讲不出话来。她的丈夫早在二十年前就得白血病去世了,而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们两个人又重新拍摄了一张合影。人鬼殊途,但未永别。

 

  我是摄影系的学生,现在在影楼兼职做照相师,但是不是普通的照相师。我有个特异功能,可以让死去的人出现在照片上。她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过了许久之后,她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谢谢刘小姐!我老伴他已经去了20多年了,我做梦都想着能跟他再团聚一次……现在,你终于帮我圆了这个梦了!”

 

  她脸上出现了一种高兴、兴奋,与悲伤混杂的表情,很难形容出来。她皮肤保养得很好,虽然已到中年可仍然饱满有光泽。

 

  我猜她在她丈夫死后可能改嫁给了一个有钱人,但仍然忘不掉前夫,所以才来到我这里拍张与前夫的照片,重温旧情。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具体情况怎么样不关我的事,我只管收钱和照相。但我仍必须装出符合来拍照者的情绪的表情,这也算是我的职业道德之一吧。毕竟我态度不好的话,也算是惹了死者浮现在照片上的灵魂……死者为大,总没错的。


阴阳摄影师
 

  那个女人走后,紧接着我又迎来了我的第二个客人。这是一个老者,大概有七八十岁。拄着拐杖,背部微驼,头发花白,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你是刘小姐吧?”他问道,“我从朋友处听说了你,想麻烦让你帮我拍一张我和老战友们的合影……”

 

  “老先生,您坐呢,座位在这里。”我笑脸相迎。

 

  “麻烦到是不麻烦,只要给钱就好。”我心里想。

 

  他坐下后,我开始跟他讲一些拍照时的注意事项:“心里要想着你想一起合影的那个人,记不清面孔外貌了没关系,只要把那个人想成一个概念性的形象就好。

 

  比如,那个人就是我的战友,一起出生入死,兄弟情深。然后,拍照的时候要坚信他们就在你的身边,不要对照片里能不能出现他们的影像有任何的怀疑。只要注意这几点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都是我来办了。”

 

  老者点了下头,表示懂了。拍照进行地很顺利。我一只手拿着底片到了黑暗处,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空白的相片。不一会儿,影像渐渐浮现在那张空白相片上。照片上有10个人左右,年龄不一,从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到满脸皱纹的老头都有。

 

  我把照片给了老者。他像那个女人一样,看着照片流下了眼泪。他告诉我,这些人是他抗美援朝时的战友,一半都在朝鲜死了。其他的人也有因为各种原因死亡的,也有寿终正寝的。

 

  他的表情突然一紧张。“刘小姐……这……里面有个人不对吧?”

 

  “怎么了?老先生?哪里不对呢?”我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那是照片上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老人。

 

  老人说:“他是我的战友没错,虽然现在染病在床但是还没有去世。我来这之前刚跟他通过电话,我还对他讲,说我要去跟去世战友们拍照了,拍完马上拿来给他看……”

 

  我顿时一脸肃穆,对他讲:“老先生,先请您节哀。我拍的这种照片,有时候会出现被拍者之外的在世者的影像,但是……那位出现在照片里的在世者本人不会有超过半小时的寿命了……”

 

  老先生先是难过地垂下头,然后付了钱,没有拿照片便走了。他走出店门的那个背影,叫孤独……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客人来。

 

  中午没有客人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我只能昏昏欲睡,头顶是焦躁的风扇。

 

  这时,一个穿着脏兮兮西服的人走了进来。他的头发貌似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洗了,身上散发着一股怪异的臭味。他先掏出钞票扔在了桌上。我看到了他全是污渍的指甲。

 

  “小姐……我想拍照……照片里大概有八个……哦,不……九个人。”他猥琐地笑了起来,露出了黄黄的牙齿。

 

  我顿时感到了一阵恶心。“好的,那就请您先坐在这里吧。”我指了指凳子说。

 

  我拿出了一张写着注意事宜的纸给他看,自己在旁边调整着照相器具。对于他,我已经懒得讲话了。

 

  “看明白了么?”我调整完器具后问。

 

  “是的,美丽的小姐……我都明白了,那就快开始吧!我等不及了!”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在庆幸自己还没有吃午饭。他坐在了椅子上,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看,一边的嘴角阴冷地上扬着。

 

  调焦,快门。

 

  “好了!”我一边打开相机取出底片一边说。

 

  我可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费任何一点时间了!我走到黑暗处,像其他时候一样,一手拿着底片一手拿着一张空白相片。影像的轮廓渐渐浮现了出来。

 

  “小姐?还没好么?我……我等不及了啊!”他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像是豺狼。

 

  “好了,马上就好了。”我随口答道。

 

  影像清晰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里面的人除了他之外都是妙龄少女,有着高挑的身材和娇美的相貌,衣着也都很时尚。

 

  “这些人是……”我下意识地问道。

 

  “她们啊……是被我杀的人啊……”他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我想跟她们再重新照张相都快想疯了……咯咯……她们被杀时的声音我现在都还记得呢……咯咯……”

 

  我不敢再去看他,只是茫然地看着手中的相片。第二排右数第一个人,表情呆滞,姿势僵硬,但是我还是能看出来——那个人……是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