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夜半鬼压床

时间:2020-09-01 17:04:12 | 作者:佚名 | 阅读:

  世上真有鬼吗?很多人肯定会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也无从回答这个费解的问题。

 

  你相信,那世上便有鬼。你若不相信,那便没有。真实或是迷信,谁也无从知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世界上不可能会存在鬼,真理科学才是真道理。本以为这个答案是根固在心中绝对不会动摇的。但事与愿违,它真的就动摇了,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鬼是否存在”的问题。

 

  记得那还是上个月的事了,那时候我正是个签约作家,整天忙碌的事就是码字,无休止的对着电脑,按着键盘,从早就干到了晚。几乎就没睡过一顿好觉呀!

 

  那晚,我继续码着最后一章,手狠狠着按发送键,这也预示我将结束手头的工作,开始好好休息了,抬头望了眼脑钟,此刻正是十点,今天难得这么早就完工,剩下的时间就得好好休息,把我之前没有的睡眠给补回来吧!

 

  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好好洗个澡吧,泡完澡后我换上了卡通式的睡衣,解开绑好的辫子,把慵懒的长发儿抛在了脑后,并嗅了嗅身上那玫瑰香的沐浴乳洗过的滑嫩肌肤,“哇!好香呀!”贪婪的闻了几口后,然后就直奔大床。

 

  “唐露……”

 

  门外忽地传来声音,而且因该是个男人的声音,还很有磁性。“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谁在叫我。”我好奇的看着房间的那扇紧闭的门,犹豫的着要不要去开。

 

  我还是踏起步伐,朝门口走去。打开门,正想着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会见到怎样的一张脸,可是奇了怪,门口并没有看见什么身影,我往客厅探去,也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呢?

 

  “呵呵,唐露呀!你傻不傻呀!”我自嘲到,“这是自己的家,自己一个人住,而且男性朋友也并没有几个呀!刚才肯定是听错了,幻听罢了。”

 

  于是,回到房间,关上门,把超亮的灯关掉,换上微亮的小灯儿,我就直奔大床了,或许因为太困了,没一会儿我就睡了。


夜半鬼压床
 

  突然,我眼睛睁开了但是意识还是不太清晰,不过我还是知道我醒了过来,可是我感觉我为什么醒了过来,却动不了呢?整个身子就被叮在了床上一样不能动,有意识却不能动,超痛苦的,想要挣扎起来却不行,眼前的东西似乎不是看的很清晰,但我还是认得这肯定我的房间,这时我感到胸似乎被什么东西碰着,只感觉或许是一只手正碰着。

 

  “谁,谁在碰我的胸!”我恐慌到,但是身体依旧挣扎不了,也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模模糊糊的,我几乎用尽了力气使劲让自己的身体可以动,但是还是无济于事。

 

  嗬,我的心猛的一颤,视觉变清晰了,可以看到房间的东西了,但是刚才,刚才是怎么回事呢?虽然记忆模糊,但是我记得我不能动,胸被人碰着,心中一阵惶恐不安,再一次环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呀!

 

  转念一想,“或许,刚刚只是一个梦罢了,可是为什么会,会有那么真实的感觉,仿佛就是真的。”

 

  “咦,梦就是真的,那个人做梦的时候都不是认为自己就真的在进行这样的一件事,等醒过来才发现那只不过就是个梦境罢了,唉一个梦罢了,管它呢?喔呜!”我打着哈欠,“好困呀!继续睡把!”

 

  这次,我换了个方向睡觉,一般我睡头就是在床前的,现在我的头睡到了床后去了。

 

  睡到一半时,我却感觉到了,有人,有人正拖着我,拖到了床前去,也就是我之前睡的方向。

 

  但是,我还是和之前一样,根本就不能够动,挣扎不了,我这次并没有挣扎,迷迷糊糊的感觉身后好像有人,从身后抱着我,而之后,之后没有了,我醒过来了,醒过来的时候已天亮了。

 

  “咦,昨天晚上不是睡在床后吗?怎么睡到了床前呢?”惊诧之际我才想了昨天晚上的梦,梦中就好像有人把我抱着托到了床前,“不会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半天转不过头脑。

 

  如果是个梦的话,可我是怎么会变了位置。可是梦中的一切也不可能是真的,那会有人半夜出现在我床边呀!难道我我想多了,或许,恰巧了,刚好我做梦时,半夜自己转会原来的位置呀!

 

  我想也许是自己太多疑了,就没有理会昨晚的怪事,继续码着字。

 

  夜幕降临,抬起眼睛,视线中居然出现的一个人,外形是人,但他全身像是被蒙上了黑色天空的外衣一样,看不到五官,只感觉它就是个人。

 

  我躺着看他,而他像是坐在我双腿上正看着我,但是腿上却并没有重量感,而我这时脑袋的意识并不清醒,我也不知道此刻我在干嘛?

 

  因为我能感觉到,我就是被叮住了,想动不能动,就像是植物人一样。

 

  对面的人,突的把我的双手勾起,他的那被黑色天空外衣包裹的俩只手抬起我的俩只手,直到抬到半空中,然后我感觉到我的衣服像是被掠到了胸前,只感觉凉凉的,然后,然后……

 

  我醒过来后,又是早上了。

 

  后来的一个星期我总是遇到同一件事,一样都是像被叮死在床上不能动,即使挣扎也不能够动,那种感觉极痛苦,然后我总感觉像是有那么一个人,他特别喜欢碰我,但是并没有变态太过火,摸过我的脸,透过我的睡衣几次轻轻的碰过我的胸,还有拥我,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我每次醒来,嘴角总是有干了的口水。

 

  而且有时候,我醒来,发现我的脸也是湿嗒嗒的。

 

  我无法去解释这样的事。虽说是梦,但也不可能连续每晚都梦同样类式的。

 

  一次节目我无意听到了“鬼压床”,跟我十分的类似。后来去网上查,说这只是一个正常现象,一些类似科学类的解释。

 

  但是我还是摆脱不了对那些可怕梦的恐惧,有时候晚上睡觉我会望着床的旁边想会会他,此刻正有一个男人躺在我的对面,看着我,而我却看不到他。”

 

  后来的每天晚上,我开始恐惧睡觉,我甚至不让自己睡,怕再一次梦到哪个梦,有时候挣扎醒过来之后,我会害怕的在床上痛哭,连续几天一要到床上我就十分恐慌不安。

 

  之后,哪些每晚会发生的事居然不再发生了。每天晚上我不在做哪些梦,睡得特别的安宁。渐渐的,我就不在害怕了,心也松了许多。

 

  只是有时候醒来,我发现我睡过的位置被移了很大的空位,或是有时候,只要我一坐上床就会有发出奇怪的声响,但是有时候无缘无故会发出,我只是奇怪地看着床,并没有在意,还有一个就是醒来总会发现嘴角有口水呀!

 

  虽然,怪异的梦不再发生,但想到床发出的声音,我总会望着那个空位,想“是不是眼前正有我看不到的床伴呢?”

 

  如果真有一个我看不见的男床伴,也许他可能不是恶鬼,可能是只温柔的男鬼把,只希望他能比我想象中的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火葬场诡异事件
下一篇:阴阳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