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沉塘水鬼的报复

时间:2018-10-09 14:37:32 | 作者:狗队长 | 阅读:

  今夜听老酒鬼讲了一个故事。

 

  夜郎古村里有一个人,叫做马前方,此人贼眉鼠眼,举止猥琐,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愿与他牵扯上任何关系。他对此也不在意,只是经常牵着他的小毛驴,在村西头的小河边溜达。

 

  本来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古村附近唯有这一条小河的泉水清甜甘冽,村民们都爱饮用此处的泉水,大姑娘们也爱来这里洗衣嬉闹。自打这马前方搬来这里,这条小河仿佛沦为他的私人地盘,若是村民想来这里解个渴,马前方势必想个法子将人撵走,若是姑娘们来这里洗衣服,他那双泛着精光的小眼睛一定会紧紧盯着人家姑娘,吓得姑娘都不敢来这里。

 

  时间久了,村里人厌恶起了马前方,甚至想要赶走马前方。奈何村长不知中了什么邪,非得力保马前方。村民们不敢与村长作对,只有暗地里想法子对付马前方。只是这马前方虽然容貌丑陋,却是有一颗非常聪明的脑袋。被马前方折腾了几次后,村民也觉得不耐烦了,眼不见为净,村民干脆就不再去村西头的小河取水。


沉塘水鬼的报复
 

  马前方不是夜郎古村的本土人士,一年前也不知道怎么说服的村长,倒是让他在这村里住了下来。说来也是奇怪,马前方来之前,村里曾连续多日,每日都要死一人。死者皆是年轻男女,死去时面容安详,衣裳完整,若不是没了呼吸心跳,几乎以为只是睡着了。村里人为此皆是惶惶不安,还以为得罪了哪路妖魔鬼怪。村民四处请人做法,引来了无数江湖骗子,结果都不起作用。直到马前方搬来了之后,这种情况才结束了。

 

  可惜村里人不待见马前方,村里人平时晚上都不会出门,因为村里人大都患上“夜里瞎”,也就是夜盲症。此事说来也巧,镇上的一个恶霸看上了村里的一位姑娘,于是夜里想来窃香。他偷偷摸摸进村,路过村西头的小河,忽觉口渴,于是蹲下来喝了几口水。

 

  “你在做什么!”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恶霸吓了一大跳,转身一看是马前方,顿时就生出了几分底气,“老子要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远点。”

 

  恶霸不屑地推开马前方,正要转身离开,忽然看见马前方正一脸阴森的看着他,一双老鼠般的眼睛里迸发出阴狠的光芒,唬的恶霸心头一颤。

 

  突然,马前方的脸皮扭曲起来,他的脸皮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里面冒出黑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恶霸吓得屁滚尿流,惊呼“怪物”,转身逃跑却被一颗石子绊倒在地。眼见就要就要被那怪物追上,河水里突然掀起一阵波浪,将那怪物卷落到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那怪物被狠狠摔在石头上,这时一只金光闪闪的小毛驴跑过来,对着那怪物狠狠一撞,怪物顿时哀嚎起来,鲜血淋漓,惨叫声尖利不已。

 

  恶霸也是个硬骨头,眼见怪物被束缚,直接拿起一块石头,狠狠砸向怪物的脑袋,砸的血肉模糊,黑色液体四处迸溅。怪物渐渐没了生息,这时候河里冒出了一个男人的头颅,她说:“小伙子,你胆色不错呀!”恶霸看着披头散发的男人,感觉脊背发凉。

 

  “小伙子,你不用怕,我不是恶人。”那男人叹一口气,接着说:“我才是真正的马前方,我的身躯被那恶鬼占据。恶鬼经常伤人,我只得设计用我的身体困住了他。白天是我占据身体,夜晚是恶鬼占据身体。我的毛驴是我自小养的,可驱鬼神。只是……”

 

  “你砸坏了我用来困住恶鬼的身躯,如今我也不知道恶鬼跑哪里去了。”

 

  “后来呢?”我问老酒鬼,“马前方又怎么样了?”

 

  “嘿!那个鬼东西的脑袋被我砸个稀巴烂,还能怎样?估计被我吓的魂飞魄散了吧!”老酒鬼得意的喝了一口酒,“至于马前方,投胎去了呗!”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露出一个微笑,“那你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吧。”

 

  【后记】

 

  我就是那个恶鬼,生前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只可惜被恶人看中,恶人歹毒,强行玷污了我的清白。愚昧,即使知道我是受害的一方,也固执己见,执意要将我沉塘,父母用生命的代价才换的我苟延于世。

 

  只是,即使我活着,也是生不如死的活着。村里人的不屑与谩骂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昔日闺中密友视我如瘟疫,更过分的是,村里的男人将我当成娼妓,时不时来侮辱一番。我不敢声张,只能咬牙忍着。

 

  终于有一天,我忍受不了,于深夜跳入河中,结束了生命。日积月累的怨气使我变成强大的厉鬼,不报仇我誓不罢休。时间久了,村里人渐渐忘记了我,可我一刻都不曾忘记他们带给我的屈辱。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不值得被他们记着的不洁之人。怨气日夜滋生,我杀了几个我最怨恨的人。我没有撕裂他们的身躯,我厌恶他们肮脏的鲜血,只是吞噬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再无来生。我开始不断的杀人,没人能降得住我。

 

  某日马前方路过,劝我回头是岸。只可惜,从我被他们逼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回不了头。马前方欲超度我,然而我不愿配合,马前方道行也不够高深。可他偏偏要和我作对,设计将我困于他的身躯中。我是水鬼,离开水我便如同待宰的羔羊。

 

  马前方霸占那条小河,不让村民沾水。她们不沾水我便无法将怨气渡入他们的身体,怨气不入体我就没法报仇。白天,我在水下看着一群人攻击马前方,我的内心无疑是充满快感的,看啊,这就是你要保护的人。无人敬你,无人爱你,你也不过是一个可怜鬼罢了!

 

  我终究还是出来了,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鬼宅里的鬼童
下一篇:刘魁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