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鬼宅里的鬼童

时间:2018-10-06 16:47:13 | 作者:黑风 | 阅读:

  我蹲在草丛里,左右开弓,不停的扇着自己耳光。

 

  “该死的刘彪,肯定是怕我抢了他的好差事。”我暗自得意道,“他肯定不知道老子提前来了。”

 

  灯光从那栋豪华的大房子里透出来,散落着温暖的光芒,我仿佛能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摸摸自己红肿的脸,就连该死的蚊子都得趁机欺负我。

 

  我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生得瘦弱,经常受欺负。八岁那年,有一次被打急了,我直接从孤儿院里跑了出来。被一个小偷团伙拐了回去,混迹市井多年,倒是混出了几分胆色,也有了几个跟班,再也不是人人可欺的小可怜了。

 

  刘彪比我大十岁,在团伙里也算是个人物。前两天大家伙儿一起喝酒,我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偏又不胜酒力。我猛喝几口,晕乎状态下听到刘彪讲这里有栋别墅经常没人在家,接着就醉倒了。

 

  第二天醒来,我询问刘彪此事,他神色晦暗,不愿多说。

 

  一定有鬼!干这行的,没点“捕风捉影”的本事哪行啊!我暗自留了个心眼,偷偷摸摸观察了刘彪几天,发现他总是带着几个人在附近溜达,常常隐晦的表达出要发大财的意思,那几个人也非常兴奋。

 

  说实话,见不得光的日子过久了,我也有点厌倦,早就想金盆洗手了,但是我还没有攒够钱。若是这真是个“大肥羊”,我就挑个时机,逃离这种生活,娶个媳妇生两个娃娃,过我自己的潇洒日子。

 

  我在这里已经蹲守了四五个小时,别墅的灯光暗淡下来,我摸摸被咬出来的十几个疙瘩,悄悄靠近别墅。

 

  这家人没有养狗,真是令人兴奋。


鬼宅里的鬼童-鬼故事
 

  这是一栋孤独的别墅,四周环绕着树林,孤零零的在这个荒凉的地方,离开了光的温暖,倒是挺吓人。可我不是普通人,这还吓不到我。

 

  我从二楼的一个窗户翻进去,据我观察,这个房间是没有人住的。果然,这是一件杂物间,四周堆满了杂物,不过即使是些杂物,依着我的眼力,还是可以分辨出里面有着不少值钱的东西。

 

  “嘿,还真是头肥羊。”我心里暗喜。

 

  我开始小心翼翼地翻找,奈何并没有找到更值钱的东西。我心有不甘,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进入卧室。这是个很危险的行为,惊动主人我可能会被抓住,但我今天不知怎得,就想进去看看。

 

  这是一个孩子住的地方,布置的很是温馨。我看到床上鼓起的一个小包,觉得这真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我小心翻找,终是一无所获。正当我垂头丧气之时,忽觉一道目光正在盯着我。我顿时汗毛直立,转身只见一个粉嫩嫩的娃娃盯着我看。他穿着一身同样粉嫩的睡衣,看起来纯良无害,甚至有点熟悉。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假象,只要他发出一声尖叫,我就可能被抓住,去吃牢饭。

 

  小孩突然开口:“大哥哥,我家里没人。”

 

  我怎么可能信他的话,没人才有鬼。正欲跳窗潜逃,却发现窗户怎么也打不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我心里焦急。

 

  “小哥哥陪我玩一会儿好不好,我家里的东西你随便拿。”那小孩上来牵我的手,我不知怎得,竟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他拉着我的手到了另一个房间,透过月光,我看到里面堆满了各种玩具。

 

  “小哥哥,你要陪我玩哦!”他咧开嘴巴,里面竟是尖利的牙齿,竟是一个鬼童。我忍不住想要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瞪大眼睛,心跳如雷。屋内有一栋积木拼成的房子,和他的身高超不多高,他打开积木大门,小心的说:“叔叔,有客人来了。”

 

  里面发出一阵咳嗽声,接着别墅里的灯全部打开,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欢快的音乐,本来有些阴沉的别墅变得温馨起来,刘彪从积木房子里滚了出来。

 

  不,确切地说,是刘彪的头从里面滚了出来。他的眼珠子转动了两圈后直勾勾地盯着我,嘴里发出“喝喝喝”的笑声。我吓得直往后退,原来我已经能动了。我屁滚尿流地往门口跑去,却在门口碰到刘彪的头,他的头竟飞了起来,眼睛与我的眼睛对视,阴狠的光芒从他的眼中迸发。

 

  我吓得跌倒在地,面无人色。难道我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吗?刘彪狞笑着靠近我,突然,鬼童挡在我前面。

 

  我看着鬼童粉嫩嫩的背影,竟突然觉得被鬼童吃比被刘彪吃好点。我自暴自弃的想,就算我一生只小偷小摸,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要这么凄惨死去吗?不,偷盗也是犯罪。我内心悲戚,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死了,还管什么对错呢!

 

  突然,刘彪面露惧色,转头想要逃跑,却被鬼童伸手抓住,咔嚓三两口吃掉。血流的到处都是,竟还是温热的。我面如土色,闭上眼睛,青筋暴起,汗如雨下。小孩突然拉住我的手,我咬紧牙关。

 

  他拉着我的手一直往前走,我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想干嘛。但我也不打算睁开眼睛,谁知道会不会是另一处地狱。

 

  “大哥哥,你睁开眼睛吧。”我没理会,小孩松开了我的手,也没有什么动静。过了好半天,我实在承受不住煎熬,睁开眼睛,面前景象令我一阵呆滞。

 

  “孤儿院”三个大字悬于门上,我打开大门,里面一群孩子正在开心的做游戏。孩子们看见了我,一起欢笑着跑过来。

 

  原来,这是我常年资助的一家孤儿院。

 

  我这次是真的要金盆洗手了。做小偷非我本意,但不做小偷,我又不知道该怎么生活。很快,我被警察找到,蹲了大牢。

 

  后来,我无意间得知,那栋别墅是个鬼宅。听说以前住着一对有钱的夫妇,夫妇收养了一个小男孩。后来,别墅里遭了小偷。那小偷是亡命之徒,被发现后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一家人。从那以后,别墅就成了有名的鬼宅,常常引诱小偷进去,进去的小偷皆是暴毙,无人窥探原因。

 

  刘彪不信邪,拉拢几个人想要去捡漏,也是毙命。原来,他早在我进去之前就已经进去,亏我一直以为我先进去。

 

  有次孤儿院的院长来探监,期间聊家常,讲我以前和孩子们相处的故事。说我以前见到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就常常同他聊天,开导他。后来,那小孩就被一家有钱的夫妇领走,本来都已经开始了新生活,奈何命运弄人,天降横祸,一家人死于非命。

 

  她给我一张大合照,指着一个小孩给我看。

 

  原来,我遇到的鬼童竟是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