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活人结阴婚

时间:2018-08-31 19:19:01 | 作者:夜半鬼话 | 阅读:

  故事导读:阴婚也叫冥婚,是为未婚死去的男子找一个死去的女子举行合婚祭,将男女尸骨合葬在一起。这只是阴婚的其中一种形式,民间的阴婚还有别的情况,比如男女定亲后,若男子婚前意外死亡,女子也要出嫁与死亡的男子成亲,拜堂时由男方的亲人抱“神主牌”和新娘举行婚礼。新娘从此终身苦守空房,称上门守节、未婚守孝。下面来给大家说一个活人结阴婚的故事,故事有点恐怖哦!


活人结阴婚-鬼故事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隔壁的小女孩又在唱这首歌了。

 

  刘良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好不容放了暑假,本来想好好休息休息,现在每天听到隔壁小女孩的魔音,刘良的心理烦躁极了。

 

  刘良穿着拖鞋,揉揉惺忪睡眼,走下楼梯,看了看桌上的饭菜,此时一点食欲也没有。望了一眼窗外,天竟然黑了,不知不觉就睡了一整天。于是刘良拿起手机打算去村里走走,听听村里人说一些奇闻趣事。

 

  走到村里小庙口,刘良看见一群老少爷们围着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个个表情凝重,不时有人唏嘘。

 

  “哎!你听说了吗?老张家的孙女又着魔了,每天唱那首歌,她手里好像总是牵着什么东西似的。我昨晚去她家借锄头,看见她那孙女牵着一个黑影,我没看清是什么。你们说会不会是她的娘来找她了?”李大娘一脸神秘。

 

  吴大婶鄙夷地回应:“你是眼花了吧?她娘都死了快一年了,我看那孩子八成是精神上有问题,今年才九岁,真可怜。她爸爸也疯了,半夜喝醉了酒刨了邻村一家人的祖坟,让人家把腿给打断了,现在都还没好。”

 

  刘良很清楚,她们说的就是自己家隔壁那个小女孩。小女孩叫小芬,放暑假的前几天,老妈给刘良打过电话说那孩子现在精神越来越不好,小脸苍白,每天好长时间都在唱歌,恐怕时日不多了。

 

  刘良不禁感叹,孩子还那么小,真是可怜。她家里并不宽裕,爸爸疯疯癫癫的,爷爷奶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也从来没管过她,真不知道她还能活多久。

 

  刘良往回走时经过小芬家,看见小芬左手向上,像是虚牵着什么人似的,此时正要出门。刘良急忙躲到小芬家对面大树后面,小芬牵着虚无的东西转身朝村西的小道跑,七拐八绕的,刘良怕小芬出什么意外就一直跟着她。

 

  小芬来到一座坟墓前,应该就是她母亲的坟墓了。那个虚无的东西慢慢凝实,出现了一个女人,她缓缓蹲下,双手抓着小芬的肩膀说:“孩子,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已经快一年了,我得赶紧去投胎去了,不然我要永远做孤魂野鬼了。你回到家之后,别告诉爷爷奶奶我去投胎的事情,然后赶紧去找能帮你的人。”

 

  那个女人带着哭腔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慢慢地消失了,在她消失之前,刘良看到她往刘良这瞟了一眼,刘良被吓了一大跳。

 

  小芬忍住眼泪往回走,刘良便在后面跟着她。走到一半小芬调头回来挡住刘良的路,对刘良说:“我妈说你能帮我,你帮帮我吧,我不想死,不想嫁人。”

 

  这番话说得刘良有点糊涂,小芬看刘良满脸疑惑,解释道:“村长的儿子出车祸死了,一直没有下葬,因为我的生辰与他很配,我爷爷奶奶要把我卖给村长家,给村长的儿子配阴婚。因为我妈妈一直守护在我身边,我阴气太重,所以无法与村长的儿子配阴婚。现在我妈妈走了,我会慢慢变好,我不想变好。”

 

  事情原来是这样,可是刘良只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刘良能帮上什么忙啊!

 

  “我帮不了你,我不懂这些,而且我非常害怕,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我实在帮不了你。”刘良说完转身就跑了。

 

  这对刘良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这事本身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找我干啥?我就不该好奇跟着她,这下好了,惹下了这个大麻烦,小芬的妈妈不会来找我吧?刘良越想越害怕,到了家一股脑窜进卧室,钻进被子里,回想起小芬的事,心里一阵阵发毛。

 

  这时爷爷突然来刘良房门口,用力拍门:“小混蛋,你给我出来!”

 

  刘良懵了:这又是怎么了,爷爷怎么这么大的脾气?

 

  刘良打开门,好家伙,刚打开一条缝,爷爷猛地推开门,拎着棍子就要打刘良,爸妈各两边拽住爷爷,刘良他爸劝说:“先消消气,既然都这样了,就想办法解决,这劫婚看来是逃不掉了。”

 

  刘良的爷爷冷静下来后,才把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刘良的爷爷是村里的通灵使,这个刘良是知道的,经常有人来刘良家让刘良的爷爷指点迷津。到了刘良他爸这代,刘良的爷爷说啥也不让刘良他爸接触这行,更不用说刘良了,刘良的爷爷是狠了心让这使命从家里绝了。做这行的人大都三弊五缺,毕竟是泄露了天机,会受到相应的惩罚,刘良的爷爷有一条假腿,刘良也不知道那腿是咋没的。

 

  这次的事情是因为刘良的祖爷爷和小芬的祖爷爷都是通灵使,师承一脉。但是刘良的祖爷爷特别爱这行,不想小芬的祖爷爷跟他抢饭碗,想让他主动放弃师承,做一个普通人。于是刘良的祖爷爷许诺,如果张家的后代遭遇不幸,刘家人定会去帮他的后代一把,后来小芬的祖爷爷答应了。

 

  可刘良的祖爷爷太精明了,他在小芬的祖爷爷死后告诉刘良的爷爷,不要跟小芬家任何人来往,不要产生任何因果。他不想让他的后代背着这个承诺,可是既然当初已经种下了因,现在又怎么可能逃得掉结出的果呢?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目前看来,小芬她爸疯了,恐怕难以再娶,这辈就小芬一个女孩,偏偏小芬的爷爷奶奶又重男轻女。如果小芬死了,他们家算是绝后了。

 

  小芬肯定是要帮的了,至于怎么帮,爷爷也告诉刘良了,就是让刘良娶小芬。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刘良和小芬相差十来岁,再说刘良还上着学,这这么可能呢。爷爷看出了刘良的心思,就说:“放心吧,又不是让你真娶。”

 

  于是在一个黄道吉日的夜晚,凌晨两点左右,刘良偷偷把小芬叫到家里来,爷爷已经设好法坛,上面摆着两张婚契。一张白色纸,一张红色纸。然后让刘良和小芬跪在法坛前,爷爷用朱砂搅和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股子血腥味,刘良不禁用手捂着鼻子。

 

  在两张婚契上写下刘良和小芬的名字,然后烧掉了那张白纸婚契,嘴里振振有词:“今有愚孙与张家后代唯一孙女,跪与堂前,二人缔结十年婚约,下通地晓。望阴婚司通融,登记此婚。”

 

  爷爷就这么一直弯着腰,双手平摊置于头前。忽然就来了一阵阴风,吓得小芬抓住刘良的胳膊,刘良也吓得不敢动弹。

 

  一道阴森的声音从法坛下那个缸里传来:“这个女娃娃前段时间已经有人在我这报备了,说过段时间便举行阴婚,你这是要劫婚吗?”

 

  刘良爷爷慌忙说道:“这是祖上答应给她祖上的承诺,她这一辈就她一个女孩子,如果真结了阴婚,他们家算是彻底绝后了啊!阴司大人给个面子,帮我这一个忙。”

 

  说着把一个令牌一样的东西放到那个缸里,阴司倒吸一口冷气说:“既然你这么舍得,我就帮你这一个忙,也算你没有辱没师门,以后便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吧!”

 

  过了一会儿,一切恢复正常,爷爷转头告诉刘良和小芬说成了。

 

  “就这么简单?”刘良问道,刘良爷爷说你还想怎么的,你们虽然都活着,但是结的却是阴婚契,所以这十年之内你结不了婚。

 

  刘良虽然惊讶,但是心中不是很相信,对爷爷这样的做法不大认同。反正既然他说这样做就这样做,到时候自己领女朋友回家来,也不能怎么着。

 

  后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两个月之后,听刘良的老妈说,村长家来人去小芬家提亲,交换了生辰八字之后,过了几天村长家反悔了,说小芬爷爷不守信用,骂了他一通。小芬爷爷不知道原因,就找了中间牵线搭桥的媒人,媒人说:“你说你们家小芬身上有婚约了,为了钱还想把孩子卖给两家啊?”

 

  小芬的爷爷觉得应该是那个死去的儿媳妇在搞鬼,但他又不懂这个,跟刘良的爷爷也没有来往,这事只能认栽。

 

  刘良一直很好奇,因为刘良的爷爷从那以后就不给人看事了,说看不了了。别人只当爷爷说谎,全然不信,跑了好几趟,爷爷都拒绝了,渐渐地也就没人来了。后来刘良问爷爷怎么回事?爷爷说你忘了我把令牌给了阴司了?我再也不是通灵使咯!

 

  原来爷爷放弃了通灵这本事,去兑现祖辈许下的承诺,也换来了刘良虽然阴婚在身,但依然与常人无异。

 

  而刘良后来大学毕业也谈过几个女朋友,都是两三个月就不了了之,一谈到结婚,就是各种不行,理由也千奇百怪。难道真跟刘良的爷爷说的那样?马上快十年了。最后谈的这个女朋友也有三年多了,双方也都见过家长,刘良的家人包括爷爷也都不反对,然而女朋友的妈明确表示现在不行,非说刘良有婚史。

 

  刘良心想这都能知道?这时候刘良爷爷忽然笑了起来说:“柳暗花明又一村。”

 

  原来刘良女朋友的妈也是通灵使,刘良的女朋友从头到尾就啥都知道。难怪呢!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刘良结婚那天,小芬也来了,小芬的爷爷奶奶眼见着她爹没法再娶,慢慢地越来越重视小芬,她可是他们这代的独苗了,现在小芬也上了大学,听说的学的是心理学专业,小芬说要把她爸给治好。

 

  刘良和小芬两人相视一笑,刘良和小芬两家的因果也算到此了结了吧!

 

  【故事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现世报
下一篇:带着煞气的乌木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