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黑猫幽瞳

时间:2018-06-21 20:00:52 | 作者:刺猬 | 阅读:

  【一】

 

  夜色阑珊,灯影暧昧,天空又淅淅沥沥飘起了雨。雨滴不时被风吹到窗上,叭叭作响。雨柳推开电脑站起身,准备去关窗户。可刚离开座位,房间里便漆黑一片。

 

  真郁闷,又停电了。

 

  雨柳咕哝着,摸摸索索关严窗户,锁紧房门后钻进了被窝。正睡得迷迷糊糊,静寂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听得出,是脚步声。有人进了房间!

 

  不等雨柳喊出声,一个黑影已疾扑过来,将她压在了床上。重如一座山,压得她动弹不得,几近窒息。

 

  此刻,已是午夜光景,谁能来救我?挣扎推搡之中,雨柳的手触到了摆放在床头上的台灯。

 

  那只台灯,顿时成了雨柳急于抓住的救命稻草。很快,她抓住了,并使出全力砸向了黑影。

 

  一记重击,雨柳痛叫着坐了起来。

 

  惊惧四望,除了砸上自己心口的台灯,哪里有什么压身黑影?

 

  是个梦,只是个可怕的恶梦而已。雨柳擦擦满额头的冷汗刚要躺下,无意中一瞥,又吓得浑身抖颤,那颗心也一下子提溜到了嗓子眼里。

 

  窗台上,有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

 

  【二】

 

  那双眼睛,泛着幽邃的绿光,透着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在惊声尖叫的同时,雨柳也将台灯扔了过去。可台灯连着电线呢,尚未砸到那双眼睛便落了地。

 

  恰恰这功夫,来电了。房间里灯光大亮,黑暗顷刻逃逸无形。


黑猫幽瞳-鬼故事
 

  该死,蹲在窗台上的,竟然是男友秦方从街上捡回的那只流浪黑猫。也肯定是它跳上我的胸口,压得我做了噩梦。

 

  昨天下午,在来雨柳住处的路上,秦方遇到了一只黑猫。浑身脏兮兮的,毛发都黏连到了一块儿,一看就是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秦方说,黑猫好像跟他很有缘分,他走它也走,他停它也停。秦方觉得纳闷,就问,小家伙,你是不是想找个新主人?

 

  黑猫不会说话,呜喵地叫,一个劲地蹭他的腿,舔他的脚面。

 

  真是乖巧。于是,秦方弯腰抱起黑猫,送到了雨柳这儿。

 

  实话实说,从小到大,雨柳并不怎么喜欢猫猫狗狗。不过,爱屋及乌,她爱秦方爱得不能自拔,自然不会拒绝黑猫的到来。可午夜惊魂,被黑猫吓个半死后,她还是做出了决定:

 

  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本小姐不伺候它。

 

  【三】

 

  次日早,一接到雨柳的电话,秦方便匆匆赶了来。黑猫居然能辨识出他的脚步声,纵身一跃,就扎出门缝落进了他的怀里。

 

  “雨柳,你看它长着一双蓝眼睛,水汪汪的,多漂亮。干嘛要送走?”秦方拍拍猫头说,“小家伙,握握手。”

 

  黑猫果真听话,抬起前爪放进了秦方的手心。

 

  秦方越逗越开心,接着说:“来,亲一个。”

 

  黑猫竟似成了精,探出双前肢,像模像样地捧住秦方的脸,又像模像样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

 

  见黑猫如此伶俐,温顺听话,雨柳气消大半。既然秦方喜欢,那就留下吧。等秦方走后,雨柳也想逗逗它,说:“小家伙,来,握握手。”

 

  出状况了,黑猫竟瞅都不瞅她,掉屁股走向了秦方给它搭建的小窝。

 

  “死猫,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雨柳颇觉恼火,骂道。

 

  黑猫没理她,继续走。雨柳气坏了,声音陡高:“站住。再不听话,我把你扔到楼下去!”

 

  这回,黑猫站住了,慢慢扭头,眼底倏地掠过一丝骇人绿光。

 

  雨柳见状,禁不住打个寒噤。

 

  秦方说,黑猫的眼睛是大海一样的天蓝色的,可我瞅到的怎是阴恻恻的幽绿,像狼瞳?

 

  再看,又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神,含满了浓得化不开的忿怒与仇视。

 

  【四】

 

  雨柳再次给秦方打去了电话,坚决下了通牒:必须把黑猫送走,不然,我会疯掉的。

 

  “是不是猫又惹你了?别生气,我替它跟你说声对不起。”秦方倒不以为然,接着说,“对了雨柳,我想给它起个名字,叫可儿吧。”

 

  可儿?雨柳想到的那个人,就是可儿,陈小可。

 

  原来,秦方一直对陈小可念念不忘,放不下。雨柳生气地挂了机:“可儿?哼,还不如叫可恨,可恶更好听。”

 

  这只来路不明的黑猫,也的确够可恨,够可恶的。雨柳一眼没照顾到,它便跳上了梳妆台。天知道它是怎么咬开口红管笔,并在镜子上涂出一个血淋淋的红“×”的。当雨柳掐住它的脖子拎起时,镜子里,她那张气变形的脸恰被红“×”割裂成了狰狞四半。

 

  该死,我要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听话。雨柳奔到冰箱前,气哼哼将黑猫塞进了冷冻室。

 

  傍晚时分,秦方来了。进门没看见黑猫,便问雨柳猫呢?雨柳当场喊上了:“你就知道猫,猫,猫,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秦方,你醒醒吧,小可她已经死了,跳楼摔死了!”

 

  秦方听得怔住了,沉默半晌才愧疚说道:“对不起。我知道小可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她。要不,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都再好好想想,行吗?”

 

  【五】

 

  陈小可是秦方的前女友,也是雨柳的大学同学兼闺密。

 

  一年前,陈小可被查出患上了非常糟糕的乳腺癌,不得不做了双侧切除手术。尽管秦方一次次对陈小可说,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我会一辈子好好爱你。可陈小可还是得了抑郁症,并在一天深夜,从七楼的窗口飘了下去。

 

  “不,我不要分开,坚决不分开。”雨柳后悔失态,又紧紧抱住了秦方。

 

  是啊,秦方是个优秀的男人,正直,上进,有才华,几乎找不到丝毫瑕疵,岂能因为一只猫,就失去一个好男人?

 

  “秦方,求你别离开我。你愿意叫它可儿,就叫可儿,叫什么都行,”

 

  雨柳话未说完,就见该死的可儿,黑猫,出现在了墙边的落地镜里,冷冷地盯着她。那目光,像极了锋利的冰刃,足以刺穿她的肚腹,她的心脏。

 

  “雨柳,你怎么了?”

 

  “可儿,可儿在你后面。”

 

  秦方仓促转身,看到了却是冰箱。

 

  秦方两步跨去,拽开了柜门。只见可儿冻得满身白霜,就连蓝眼睛里的那汪碧水也仿佛结了冰。

 

  “你真狠心。”秦方赶紧解开衣服,把猫捂进了怀里。等猫暖和过来,秦方阴着脸要走,雨柳忙拦住他,呜呜哭着道歉。秦方皱眉想了想,问不停颤抖的猫:“可儿,你打算留下吗?”

 

  让雨柳始料不及的是,黑猫竟然温顺地舔了舔她的手,选择了原谅。

 

  不,这绝不是原谅,而是一个匪夷所思的阴谋。

 

  【六】

 

  两天后的深夜,沉睡中的雨柳又感觉有人压上了她的身体。

 

  一睁眼,就看到了一束幽绿得的慑人魂魄的幽光。

 

  是黑猫。它的模样,像极了前些日子看过的恐怖片《猫脸老太太》中的那个半人半猫,诈尸还魂的乡村老太。

 

  雨柳惊恐坐起,伸手抓向黑猫的脖子。黑猫“呜喵”一声叫,灵巧跳开。雨柳也跳下床,抓起一根棍子,打开全房间的灯,誓要杀猫。

 

  黑猫绕来绕去,蹿进书房,跳上了书桌。

 

  蓦地,一张摆在桌上的照片映入了雨柳的眼底。

 

  是陈小可和她的合影。

 

  事实是,这张照片早被雨柳扔进垃圾桶,丢进了楼下垃圾箱。是谁捡回来的?再看照片上雨柳的脸,却和那日在镜子里看到的一样,斑斑驳驳,碎裂可怖。

 

  肯定是黑猫在作祟,找到了照片,并舔碎了我的脸。

 

  如此一想,雨柳又恨又怕。秦方捡回的这只流浪黑猫,就是陈小可,不,是她的灵魂附进了它的身体。

 

  也难怪,她们的眼神会如此相像。

 

  原来,从上大学时起,雨柳就爱上了秦方,可秦方爱的却是陈小可。及至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雨柳仍不能从这份苦恋里抽身。爱到绝境,怨恨暗生,于是,雨柳经常给陈小可送化妆品使用。陈小可只知道那是美白效果最好的品牌,却不知已被做了手脚,注入了大剂量的汞和氯胺酮。

 

  汞能致癌,氯胺酮能致幻。三年后,陈小可跳了楼,雨柳愿望得遂,不料又冒出只该死的流浪黑猫来。

 

  “陈小可,你去死吧,就算你是鬼魂,我也不怕你。”

 

  雨柳边骂边追,直打得黑猫逃进阳台,从窗口跳了出去。雨柳疯了,竟也鬼神使差般跟着撞出。

 

  猫有九条命,而人却只有一条。

 

  七楼,是一个足以致命的高度。

 

  陈小可便是从七楼坠落的。

 

  在坠地的刹那,雨柳恍惚又看到了黑猫那双泛着幽幽绿光的眼睛。

 

  眼睛居然在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小孩子收黑的故事
下一篇:公交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