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天道轮回

时间:2018-06-14 20:39:39 | 作者:讲故事的容嬷嬷 | 阅读:

  今儿我说一个我出生之前,八十年代的故事。

 

  这一天,山西某地的当地公安机关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说是在一处居民区的住宅楼房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然后公安部门就立刻行动起来,派人去封锁了案发现场。但很快派去的人就回来了,说是遇到了难题,请求上级的进一步指示。这里说的上级自然就是那些局子里说得上话的,什么队长,处长之类。总之就是一个小头头。

 

  但是就是这个人去了案发现场之后,立刻打了电话回局里,直接和局长政委那一层的领导报告,说,这案子很蹊跷,估计作案的人是个疯子,还怕是连环杀人案。案子太大了,必须得和地级省级那边报告。

 

  当时当地的这个局长就有莫名其妙了,一般情况下,局长是不用出现的第一线的,除非是什么大案,媒体关注较多,或者涉案人员身份敏感。但只是一个杀人案件,有刑侦方面的人就足够了,不劳自己亲自出马。但是这次事情听上去有点不妙,于是这位局长立刻赶去了现场。

 

  就在他走进那个楼道口的时候,他就明显的闻到了一股很强烈的血腥味。自然他已经在心里暗暗的做好了心理准备,就凭这血腥味,估计现场一定是血肉横飞,视觉效果上的刺激是十分强烈的。

 

  可惜这位警校毕业,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临战经验的年轻局长,还是在看见尸体的那一瞬间:吐了。


天道轮回
 

  当时的场面实在是令人悚然,死者一家两口都在自己家里,被倒吊着挂在客厅的吊扇下,全身的皮肤全部被剥掉。胸腹也被开膛破肚,所有的内脏器官都不翼而飞。整个就像是屠宰场的牲口一样,浑身泛着血色,和肌肉组织红白相间的。再加上当时正是盛夏,死者保守估计已经死亡三到四天,已经有了一些尸臭,而且大量的苍蝇,挥之不去,有一些飞蝇的蛆虫已经开始在皮肉之间蠕动。地板之上全是已经干掉的血迹,有些地方已经血水太多,还没有完全干透,用手指去碰擦,竟然还是粘稠状态。尸体被发现就是因为臭味太大,邻居又几天没见这户人的出现,有了一点怀疑,找来了当地派出所开锁。但问题是,死者只是一男一女,根据邻居的说法,这家人应该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女儿,可是现场并没有发现她的踪迹。也就是说,爹妈在家里被人剥皮开膛,可是小女儿却被杀人凶手抱走了,生死不明。

 

  这样一个重大的恶性案件,这位局长自然是不敢隐瞒的,所以他就第一时间向上级报告,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当天下午省里来的人就已经赶到了现场,开始问询一些相关人员。其中那个当地的刑侦队长的话引起了省里人的注意,因为就是他报告的时候,说,这可能是一场连环杀人的案件。

 

  于是,问题自然就是这位队长在当地近几年没有什么凶杀案的情况下,也没有去调查什么卷宗,就敢下断言说这是一个连环杀人案?而且更关键的问题是,其他那几个连环杀人案的死者在哪里?

 

  那个队长一开始只是说,自己当时激动说错话了,但一时激动也不能解释清楚他的语病啊。最后他才说,其实自己也只是乱猜的,以前有一个案子也是这样的。但时间太久远了,后来他觉得自己是异想天开,所以才又否定了自己一开始的想法。

 

  省里的人就问他,什么案子,最近几年这种恶性大案省里怎么会不知道。

 

  队长就说,不是最近几年的,都说是太久远了,所以才不可能有联系。

 

  省里人就说,哪年的案子,有多久远?

 

  队长一笑,说,都是民国的事情了,他还是听他爷爷说起过这个事。推算少说五十年也有了。

 

  然后就轮到省里人傻眼了,五十年前的杀人案,和如今的杀人案。会有联系吗?还很相似,能有多相似呢?

 

  结果第二天,这个案子就路人皆知了,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立刻就和那个队长一样,马上联想起了当年那个轰动一时的案子,都说那个杀人犯还没死,又回来杀人了。最离谱的是说,杀人的是个吸血僵尸,五十年一轮回,每次杀人就又躲回地下,再过五十年他就又要出来杀人吸血。类似的谣言多不胜数,各个版本都有各自的精彩之处。但是办案的人员却不喜欢欣赏这类的民间流言,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当时的卷宗,已经证明了,这两个案子真的是几乎一模一样。那个案子是发生在大概四十六年前。也是夫妻两个被剥皮放血掏空内脏,然后倒挂在家里。而且他们也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儿,案发之后也是不见了踪影,生死不明。可惜当时正值抗战,这个县城已经被日军占领,所以这个案子的很多细节没有被记载下来。材料也遗失了很多。但就凭所剩的这些资料,也足可以断定,两个案子必然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面对如此恶性案件,再加上社会上的流言,警方的专案组压力颇大。虽然民众对具体的案件细节不甚了解,但人民群众的创作能力是无限的,很快各种血腥版本的故事纷纷流传上世,很多故事的细节又被再加工,一时间整个社会都是人心慌慌。

 

  警方反复推算案情,又做了各种假设,但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凶手要把受害者的内脏挖空和全身的皮肤给剥掉。而且这个内脏和皮肤去了哪里?这家人的小孩子又到哪里去了?他们已经不先考虑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只是着眼于当下,觉得努力把现在的事情解决了,几十年前的事情也会一起水落石出。于是他们几乎是全市范围内的搜索垃圾箱,河边,小树林,垃圾场等处,一直没有发现那些内脏皮肤被丢弃的情况。这个时候警察就说,这是如果不是凶手是个神经病心理变态,那就是说明这事不简单。

 

  警察说事情不简单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说,要往“那方面”去想。

 

  于是警察就找了他们本市的一个寺庙,说是咨询。可那个寺庙的和尚们连连摇头,说什么都不知道。毕竟文革没过去几年,都被打压怕了,所有人都是一问三不知。

 

  没了方向的警方只好从江湖上开始找人。好在文革的时候,监狱里关了不少这方面的人,现在虽然都放出去,但是警察那里还是有底。于是他们一个个的去找,每一个被他们找上的人都吓得够呛,以为政府又要把他们抓回去。但是一听警察的意思,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帮忙。碰了四五次壁之后,有一个快八十的算命老先生直接和警察说,别和我们这些人浪费时间了,我们都是街上摆摊算命,给人家祖坟看风水的,你们要找专门干这行的。这个事情我早听说了,今年我都八十三了,几十年前也有过这么一出。说实话,这事绝对不那么简单,我们这种三脚猫的花把势要是掺和进去,说不定连自己的命也要搭进去,所以对不住各位官家,这事我是真的帮不了。

 

  警察又问,有没有他说的那种人的联系方式。老头子被缠得没有了办法,就给了他们一个地址。

 

  那个地址的人不是我们家里的人,但以前是我们家里山西那边的分会的管事。负责车马饮食,不涉及生意。文革刚开始的时候,家里人就得到消息,知道不好,各地分会的人都纷纷赶回湖南老家避难。各地的产业能卖的卖,能送的送。像这个人这样跟了我们家很多年的佣人,也都给了一笔钱给遣散了。所以文革的时候,家里虽然产业大受影响,但人才方面还是得到了保护。也就是为什么浩劫之后,家里生意能迅速恢复崛起的关键所在。要知道,你可以用十年时间攒钱买楼买地,但给你二十年也许你都培养不出来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

 

  那个人给了警察一个湖南的联系方式,很快警察就去了当地找到了家里。当时家里也处于大麻烦之中,主要就是经济上面。整整几年几乎没有什么进账,就靠大家互相帮衬,出去做点零工,偷偷卖点家当过日子。积蓄也基本被掏空了,房子土地什么的被无偿收回的更别指望从政府拿到钱了。所以一下子要养百十口子人的确有点力不从心。好不容易文革结束,家里试探性的往外面扩张了一下生意范围,但都被同行无情的打压了回来。除了几个跑到香港的进展顺利,别的地方都站不太稳。族长也愁究竟应该怎么办,下一步的路要怎么走。

 

  这个时候山西的警察找上门来了,族长当即拍板,无偿帮他们解决这个麻烦,交换条件就是支持本家杀回山西。靠着山西做大本营,在北方全面开花。南边就让香港的那些人忙活,以香港作为南边的大本营,发展东南沿海。南北共进,全国开花。

 

  家里派了老一辈活儿最好的一个锥子,还有年轻一批最靠得住的招子和锥子,三人一行,跟着警察回了山西。人自然是要选最好的,就指望着这次壮壮声势,一炮打响。也算是免费给自己做了宣传,更要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方便以后的生意,所以不能有一点马虎。至于锥子就是指破邪泄阴的人,招子是看风水观地气的人。通俗来说,锥子是拳头,招子是眼睛。家里这种生意上的分类有很多,以后再说。我小时候家里老人叫我筷子。因为像我这样的就是白吃饭不干活的人,惭愧……

 

  到了当地,简单地吃了一个接风酒,但只是吃饭,没碰酒水。锥子都不能喝酒,酒能破功,一丁点儿的都不能沾。吃晚饭几个人就被送去了那个民宅,一进屋招子就说,不对头,阴气重。几个人都滴了药水在人中的位置,怕有什么杂物影响神智。其实过去了大半个月了,应该是没事的,但万事还是小心为上。几个人在屋里转了转,大体询问了一下尸体发现时候的位置和方位,加上警方给的当时的照片,基本脑子里就形成了一个大概的印象。警察问,为什么内脏什么的都要取走,杀人搞得那么麻烦做什么。他们说,中国这方面的门派过多,各家都有各家的拿手把戏和手段。再加上那些几千年来见不得光暗门和邪术,具体的问题想要判断的十拿九稳是不太靠谱的。但大体上应该是和想求长生有关。

 

  警察问,你们怎知道和求长生有关?

 

  他们回答,因为这个人的皮肤在术上面几乎是没什么用处的,除了你自己纹身给自己护身,那就是用真人皮做人偶的那些邪术。但又不需要取走内脏这么麻烦。关键是刚才四处观察了一下,虽然血迹已经干了,但也能感觉出来,根据死者的两个人的身高的体重,地上的血量明显少了很多。所以凶手从屋子里带走的是四样东西:皮,血,内脏,小孩。

 

  警察又问,对啊,还有个孩子呢,那孩子是死是活你们知道嘛?

 

  三个人里的老锥子,摇了摇头,直接就说,我能给你们找到全尸。

 

  说着老锥子就问小锥子,好了没有?小锥子点了点头,说,叔公,万无一失。

 

  警察很奇怪,也没问。只见老头自己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罐,打开之后从里面掏出一把黑色的粉末洒在了那边血迹上面,因为血迹面积太大,老头撒了四五把才基本上盖住了血迹。

 

  老头子把药罐往怀里一揣,一伸手,小锥子就递上一小瓶子。老头子小心翼翼的把小瓶子里的液体都浇在了粉末上,立刻一股子冲脑的恶臭弥漫在屋子里。警察闻到了都要吐了,忙问:什么东西,这么臭。

 

  老头子耐心的回道,黑色的是草灰,里面掺了黑火药和一点别的东西。那个瓶子里的是尸油。

 

  警察惊问,尸油?你们拿这个东西要干嘛?

 

  老头子一笑,说,给你们变个戏法。

 

  说着,点了一点火柴就扔在地上。马上地面上就闪光火焰一片,短短几秒就熄灭了。这个时候,屋里的每个人都清楚的看见了地面的血迹上,出现了一大片黑色灼烧的痕迹。但只有在中间的位置上有一团团的暗褐色,对比十分明显。而且那团暗褐色看上去还七扭八扭,似乎是个什么涂鸦。老锥子俯身上前看了看,暗暗叹了口气,说,不太妙,是回回教的人。

 

  这里所说的回回教并不是回教,而是指在回族聚集的地域,所产生的术法。在中国属于小范围的,连回族自己本身也没有多少人知晓,因为很多方式都是违反了他们本身教义的,所以属于地下流派,不能见光的。警察问,这个图案代表什么?

 

  老锥子说,没有任何意义,但却是他们自己本身的教规。皮是活剥的,人在这一过程中是很痛苦的,他们这个符号就是开启他们极乐之地的大门钥匙,希望冤魂能够得到安息。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但却是祖宗留下的,所以他们不能不这样做。

 

  老锥子继续说,他们这个符阵需要用阴阳两个人的血液调和,里面加了他们自己邪术炼制的粉尘。画好之后要把剥皮的人吊在符阵的正上方,一点点的剥皮,力求皮肤的完整。然后就是放血,冲掉符阵的痕迹,再取走内脏有作他用。但是这个符阵唯一的缺点就是里面所加的粉末,那个粉末大部分的成分是人骨焚烧后的碎骨碾压所制。而我拿出来的草木灰是一种在坟地常见的野草,俗语叫狗篮子。可以和人骨有反应,加上尸油更加催化反应。然后大火一烧,反应的结果就十分容易观察出来。

 

  警察追问,那凶手可以找出来吗?有什么线索?

 

  老锥子一笑,说,找是可以找出来,不过恐怕他已经死了。

 

  警察:死了?!

 

  老锥子说,按照你们的说法,确实是已经死了,但是按照我们的讲法,应该是在空冥期。

 

  老锥子看警察不明白,就直接解释:中国的法术自从春秋时期就已经有很多见于各大家的著作之中,但具体现于世还是秦始皇求仙药欲长生。所以长生这一话题是经久不衰的课题。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无非也是两种,外和内。外就是秦始皇那样,吃仙药,或者仙果,人参等可以强健体魄,益寿延年的。此种方法成功者寥寥无几。但后一种方法所谓的内,成功者大有人在。最常见的就是内修。道家的养气,外家的所谓气功内功等等,都属于此类,不少人活到百十来岁不算少见。但大家追求的不仅仅是活得长死得晚,大家的欲望是长生,青春永驻。所以一般的正经路子就行不通了,于是很多邪门邪派为了巴结当权者,纷纷用邪术来达到这一目的。

 

  以前我有个故事,人茧,就是这类的邪术。但这类术,终归逃脱不了一个自然规律。人类的肌肉骨骼耐久度是有限的,就像发动机一样,保养再好,总是会报废的,除非你换一个发动机。

 

  于是一些法门的人就动了这类心思,延缓衰老终究有个极限,那为什么不给自己换一个肉身呢?

 

  这件事听上去很可笑吧,但还是有人付之于行动了。求生的欲望真的是让人疯狂。而这里所谓的空冥,就是指一个人的精神思想,从一具肉身转移到另外一具肉身的过程。为期一共需要四十九天,在这期间,任何一点外界的影响都可以迫使转移失败,而失败的后果无非就是为世间增加了两具尸体而已。

 

  警察问,哪里可以找到犯人?

 

  老锥子就让招子出去转转,不一会招子就回来了,说找到地方了。

 

  老锥子一笑说,我就知道他拿了那么多血,皮和人下水,再加上绑了一个小姑娘,不可能走得太远,果然就在附近。

 

  一行人就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底下,招子指着一楼地下室的一个窗户说,就在哪里,我没进去,但门口一闻我就知道了。

 

  别问招子怎么找到的,我也不知道,每个人自然有他自己的方法,正如你也没问我怎么能一个人吃光kfc的全家桶,我自己也不知道……

 

  大家破门而入,发现整个屋子几乎都是空的,但眼尖的警察一下子就发现了墙角地板上的一道暗门,可见这个凶手也是做了不少准备的。

 

  打开暗门之后,一股子腥臭直接扑了上来,大家就都知道找到了地方。

 

  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详细描述了,一个浴缸里半缸子的血和不明液体的混合物,里面浸泡着一大一小紧抱在一起的尸体,而尸体外面裹着的是丢失的人皮。地穴四角摆放着人体内脏,似乎是某种祭祀方式。地穴里自然做过处理,鼠蚁踪迹全无。大家都没人说话,等了老半天,老锥子掏出一个印章,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那个印上涂上了自己的鲜血,一把就盖在了那个大一点尸体的脑门上。很快,整个尸体的颜色变得暗淡了下去,被人皮包裹着的地方也迅速凹瘪了下去。

 

  警察问,这是什么意思?

 

  老锥子说,看样子是在模拟投胎的情景,估计是再投胎一次,投进小姑娘的身体里。但被我的法印和血打破了平衡,于是这十几天被压制住的肉体衰败就迅速开始了。

 

  警察问,这样真的能投进小孩身体了,重新用年轻的身体活一次?

 

  老锥子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确实是没人知道这事会不会成功,但我们只知道几十年前有一模一样的事情发生,难道如今眼前的这个死尸就是用当年那家小女孩肉体继续生存下来的凶手?一切都是推测,也不可能有人知道真相了。

 

  老锥子说,幸好这个邪术要模拟的是投胎情景,凶手估计就是在附近出生的,我看见东边是家妇产医院,估计这个小孩子也是在那边出生的,所以必须在附近干这个勾当。不然他带着孩子去了什么深山老林的,真的没人能找到他们。

 

  案子就这么结了,家里也因为这事,重新回到了北方。别问这种事情会不会成真,我也不知道,都说了,我就是个讲故事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深夜玫瑰
下一篇:捉生替死的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