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阴魂不散的儿子

时间:2018-06-12 19:55:20 | 作者:佚名 | 阅读:

  你听说了没有?阿旺死了,是被车撞死的。

 

  你别胡说,昨天我们还在门市部里见过他卖过东西。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难以置信这是事实,几乎都提出这样的反问。但事实就是事实,阿旺是真的死了,是在今天一大清早到外地购货的时候,由于雾大,被车撞死的。去领尸的人是一路哭着回来的,说是惨不忍睹。年纪轻轻的,还不到25岁。

 

  这个消息对整个村子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人们感到为之惋惜,悲痛。阿旺是数一数二的好小伙,人见人爱。他头脑灵活,喜欢做生意。自从他承包下门市部后,起早贪黑,尽量采够便宜、实用的东西,让老百姓用着欢心。他的死亡,无疑给这这个村子带来了阴影,更让他的父母痛不欲生。

 

  按照村里的规矩,少亡的人是不能进家门的,而且也不能进祖坟。只能让他的亲人在村外临时的灵棚见上一面,就直接埋葬到了荒坡里。就这样,一个活灵灵的人仿佛就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孤零零的土包,悲戚戚的,让人看了揪心的痛。有时候感觉人的生命竟这样的脆弱。

 

  人世间最让人心痛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虽然三个月已过,相思之痛还萦绕于心。阿旺的父亲整天借酒消愁,总是拿上一个空杯子,给阿旺斟上一盅。而他的母亲更是精神恍惚,茶饭不思。在吃饭的时候,还和以前一样,给儿子摆上一副碗筷,盼着阿旺回来。以前是四口之家,其乐融融,现在就只有阿旺的妹妹红红陪伴父母左右。


阴魂不散的儿子-鬼故事
 

  有一天晚上,红红收拾好碗筷就去躺下了,总是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头沉沉的,好疼。阿旺的母亲也很快上炕休息了。这时,她听到了窗外有人咳嗽了两声。

 

  “阿旺?阿旺!”红红的母亲听到了阿旺咳嗽声,这再也熟悉不过了。她一机灵从炕上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敞开房门。可外面的一切让她大失所望,她没有见到什么阿旺,只有红红站在窗外不住地在哭泣。

 

  “红红,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又想你哥了?”母亲关心地问,这才注意起女儿来,看上去病蔫蔫的,瘦了很多,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娘,是我。”

 

  母亲一听,根本就不是红红所说地话,明明就是阿旺的声音。“你到底是阿旺还是红红,你可别吓唬当娘的。”

 

  “娘,是我,我是阿旺。”

 

  母亲又惊又喜,她仿佛看清了站在她面前的就是阿旺。你看,他走路的样子,还是喜欢倒背着手,大咧咧的进门:“娘,今天给留着什么好吃的?我可饿坏了。”

 

  “好,娘这就给你去腾腾饭,你先上屋里陪你爸喝两盅。”

 

  红红来到屋里,坐在父亲面前,张口就说:“爸,咱爷俩再弄两盅?”父亲听到阿旺的声音,以为是听错了。睁大眼睛一看是红红,就嚷道:“红红,去睡觉去,别动你哥哥的杯子。听话,睡觉去。”

 

  “爸——我不是红红,我是阿旺。这几天我在外面进货,没有时间来陪你,难到你不认我这个儿子了吗?”父亲这一次是确确实实听了个真切,没有错,就是阿旺的口气在说话。

 

  “我认。”父亲明白了,这肯定是哥哥的魂附了妹妹的身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红红点了一只烟,那拿烟的姿势和吸烟地动作简直就是阿旺。红红从来不会吸烟的,通过这一点,更加肯定父亲的猜测。

 

  “我回来好几天了,我就在外面转悠,想进来可就是进不来。要不是俺娘领我进来,好酒都让你一个人喝了。爸,你太不够意思了。”

 

  几杯过后,父亲就晕乎乎地醉了,伏在桌上打起了鼾声。母亲端来饭菜,“阿旺”也没有吃几口,借着酒劲说个没完。“娘,我一个人在荒郊野外好孤单,好凄凉,以后我就不走了,陪着你们。”母亲听后喜悲参半,认为昨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只是做了一个恶梦而已,儿子实实在在的就在身边。

 

  到了第二天,阿旺的魂魄就是不走,弄得妹妹的身体越来越虚脱,总喜欢阴暗的地方,连门窗也不敢开,躺在炕上,不住地说胡话。父母真的是左右为难,想让阿旺走吧,舍不得;不让他走吧,红红的身体就会经不起折腾;要是这样下去,红红就会有生命危险。

 

  最后父母决定先顾及活人要紧,想把阿旺的魂魄给送走。父母苦口婆心地相劝,也无济于事,这一待就是三四天。眼看着红红病入膏肓,不得已请来了神婆。又是烧香,又是发钱粮,可阿旺就是赖着不走,宁愿魂飞魄散,被神婆收走也不愿意到那个荒凉的地方。你要知道他父母是不会同意神婆这样做得,还希望他好好投胎转世呢。

 

  红红已经是奄奄一息,父母急得是焦头烂额,能用的办法都用了。他们不想失去了儿子再丢掉这个女儿,只好先请来医生治病救人要紧。阿旺一见到医生,吓得躲到炕角上,一个劲地说:“我不打针,我不打针。”

 

  是的,阿旺从小就怕打针。父母连忙把医生叫到外面,详细地说了一下情况,让他把阿旺赶走。医生虽然不信这一套,但看到这对可怜的父母,只好同意一试。医生拿出大号针头,吸上药水,恐吓地说:“你别走,我今天就是专门来给你打针的,还带了个特大号针头,你不要怕。”针还没有打上,阿旺喊了一声“我不想一个人在那儿,好冷”后,就没有声了。

 

  他父母这才舒了一口气,看着惨白的红红,心痛地哭起来。红红睁开蒙胧的眼睛,惊骇地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感觉好累!”红红恢复了正常。

 

  阿旺是送走了,可父母的心从此就提了起来,一想起儿子临走喊地那句话,总是坐立不安。思前想后,还是给阿旺找个伴最好,也就是娶上一门阴亲,这样他就不会孤单了。父母觉得这主意不错,也是万全之策,就托人四里八庄的找,可就是没有这么巧的事。

 

  事隔不久,有人捎来消息说临村有一个女孩,因为男朋友又找了别的女朋友,非常地气愤,就吵了一架。女孩跑回家后,她的哥哥不但没有劝慰,反而骂她下贱,家人的脸面都让她丢尽了。可她哥哥死活也没有注意到化妆后的妹妹,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触电身亡了。

 

  事不宜迟,立即让媒婆前去说媒,没有想到这事一拍即成,促成了这们阴亲,终于了去了父母这块心病。这事说到这本该完结了,可没有多久,阿旺又闹出魂魄附身的事来。他这一回学乖了,没有附妹妹红红的身体,他怕打针。他附到村后一个多病的女子身上,赖着不走了。人家本身就有病,再加上阿旺这一折腾,是更厉害了。这家人没有办法,只好请来神婆来驱赶。

 

  神婆设下香坛,跳开了大神。她就问阿旺:“你怎么还不去投胎转世,难到给你找的媳妇不如意?”

 

  阿旺就说了:“给我找的媳妇很好很中意。我现在来就是想要点钱回去,想给我媳妇买点东西。”

 

  “你父母每次上坟不是给你送去很多钱吗?难到你没有收到?”神婆有些迷惑不解了。

 

  “这我知道。但是每次上坟的时候,我爸和我娘哭得好悲伤,我就不忍心拿他们的钱了。本来我早死了就是不孝,我是没有脸去那么做的。”

 

  “原来是这样。”神婆终于明白了阿旺这次回来的意思,就多给他烧了些纸钱,然后把他给送走了。后来,神婆找到阿旺的父母,说明了来意,让他们以后上坟的时候不要太悲伤,要不然孩子们是不会伸手去拿钱的。他们记住了神婆的忠告,在以后上坟的日子里尽量不哭,想让孩子们多收点钱,过的舒坦一些。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半年很快就过去了,一切相安无事。突然一天,有一个陌生女人找上门来。见到红红的父母就急促地说:“大叔、大婶,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找你们对不对?如果不对,你们千万不要生气。”

 

  “你说”他们预感到了不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慢慢说,说错了我们也不怪你。”

 

  “大叔、大婶,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这个女的是化工厂的,离这只有二里多路。这天,她和丈夫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了,她一气之下,从家里跑了出来,来到荒坡里想散散心就回去。她绕过一个孤坟,来到一个村后的场院里,在一堆草垛下面坐了下来,她是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她感觉到有一个男人慢慢地从上面压了过来,心里一惊,连忙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一个年轻人已经把整个身子融入自己的身体里,她想推也没有推开那个人,就这样被附身了。

 

  当她的丈夫找到她的时候,没有发现老婆的眼神有些不对,只认为是伤心过度。当他想搀扶起她时,老婆照着他胳膊就是一口,都咬出了鲜血。就在这时,附在她身上的魂魄顺着伤口就进入了丈夫的身体。我送丈夫一到医院就变得好好的,可是一回到家中就乱说一气,我知道丈夫的八字软,所以才附了他的身,到现在还嚷着要找自己的父母,没有办法只好找过来了。

 

  父母一听就知道是阿旺又在惹事,就立即跟着这个女的到了他家。父亲劈头盖脸地就发火了:“阿旺,你这是做什么?难到嫌弃我和你娘死得慢?媳妇也给你娶了,钱也从没有少给你过,你还想怎么着?”

 

  “爸,娘,孩儿以后再也不会来惹事了,我和你们说完一件事我就走。”这一次,阿旺显得很悲痛,一字字的说起了他出事的经过:本来,那个肇事的司机用车压着我的时候,只是压断了双腿,我求他救我。可是那个司机泯灭了良心,他知道救了我这个残废人会养活一辈子,花好多的钱。他见四下无人,就开起车倒回来,不顾我的千呼万唤把我给活生生的压死了。

 

  阿旺的父母听到这,眼前一黑,都心痛的昏了过去。他们没有想到儿子死得这么惨。阿旺又说道:“还有我的媳妇,她也不应该死,我们死得太不白不冤了,所以我们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做我们该做的事。你们保重,我走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救命的桃子
下一篇:深夜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