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救命的桃子

时间:2018-06-12 19:45:48 | 作者:佚名 | 阅读:

  约莫是十多年年前的事情,那是八十年代初期,刘老汉两口正在做晌午饭,忽然听见门口有人乞讨。出来一看是个落魄的道士,那年头吃不饱的人多了,谁也没有余粮施舍,于是两口子想赶走他。

 

  这道士看起来年仅六旬,身形精瘦,眼眶凹陷,摆手道说道:“我就想讨一口水喝。”


救命的桃子-鬼故事
 

  刘老汉见他消瘦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八十年代时文革早已经结束,但是在许多消息闭塞的小地方余威尚在,和尚道士甚至是卖鬼票子的都不敢露面,这道士想必也是人见人赶,都瘦的皮包骨头了。

 

  思来想去,刘老汉送了他二两棒子面和一个半生桃子,家里吃食不宽裕,也只有这些了。

 

  这道士不留名号,只是面露感激之色:“二老,我不会别的本事,阴阳风水的事儿懂一些,要不我帮你们看点啥”

 

  刘老汉笑了:“我半个身子都埋进土里了,还有啥可算可看的。”

 

  道士思来想去,忽然看见院里有个三岁小孩,也就是刘老汉的孙子。这老道盯着孩子看了一会,忽然大口大口吃掉了这生涩的桃子,然后把桃核埋进了院里,最终告辞。

 

  临走前道士留了一句话“你孙子命中阴弱,容易犯鬼魅,以后有缘能救他一次”。

 

  刘老汉一直不了然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几年之后,院里的桃树确实生根发芽了,而且越长越旺。刘老汉的儿子和孙子也没见出过什么事儿,儿子刘存壮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孙子狗蛋也是个腼腆的娃。

 

  狗蛋十岁那年,刘老汉寿终正寝,埋在了山坡上。后来农村的条件越来越好,几个村子合并成乡镇了,诊所学校也兴建起来了。

 

  狗蛋在12岁本命那年冬天,狗蛋顾着玩所以回家晚了,冬天五六点天色就黑了,狗蛋回家的时候总觉得一个身影跟着自己,回头一看又是空空如也,只是觉得头晕目眩。回家的路平常走的很熟,但这次拐来拐去走了两个钟头,狗蛋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刘存壮着急坏,本想教训狗蛋一番,却见狗蛋一回来就高烧昏厥了,口中一直念叨着“走开,走开,别跟我……我得回家。”

 

  刘存壮带儿子去打了退烧针,病情却不见好转,都烧的说胡话了也不见好。按照农村的传统,这情况得请一些“跳大神”的来看看,正巧村子附近有个闯江湖的“马术士”,懂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可那个“马术士”有怪癖,他绝不走夜路,死活不愿意来,刘存壮只好带着儿子登门拜访。那个术士30岁上下,五短身材,见到狗蛋随便摆了几张符烧成水喝了,这病立马就好了。

 

  马术士谢绝了刘村庄的钱,答道“这就是回家的时候让魂儿跟上了,这是小事,不要紧。”

 

  这马术士这么说了,刘存壮也不拿这当事儿,可在狗带16岁那年,再次犯了怪事。

 

  那是大年初十,也是冬末秋初的日子,狗蛋和几个年龄小的孩子一块上山玩,结果路过坟地时,狗蛋从坟头前拿了一瓶白酒喝——这其实也不是事儿,农村物资少,清明过后经常有人来坟前收贡品的,但问题是狗蛋喝了两口把白酒瓶子摔碎在坟前了,还把几个橘子苹果咬了几口扔了,这就闹出事了。

 

  狗蛋当晚回家之后大哭大闹,最令人惊恐的是,狗蛋张嘴说话发出的声音是老人腔调,而且带着很重的方言口音,狗蛋就这样用听不懂的放言大骂脏话,像中邪一样把家里东西砸了个稀碎,还不见罢休。这就是鬼上身了,农村俗称“撞客”。

 

  没办法,只好再请马术士,请来之后马术士烧符水念咒忙活了一通,也不见效果,急的满头大汗。

 

  “你儿子这回遇见厉害家伙了,我不好救他啊。”

 

  刘存壮急了“你本事那么厉害,咋还有你救不了的人。”

 

  马术士说:“我这些本事是跑江湖学的,驱点游魂小鬼还行,碰上凶鬼我也怕呀。这十几年里,我一不走夜路,二不在外过夜,为啥?因为我得罪的鬼怪多了,我自己都怕报复。”

 

  刘存壮心凉了“我爹说他十多年前碰到个乞讨的道士,说我儿子命弱,没成想真是这样,几次被鬼怪撞上了。”

 

  马术士皱眉时,忽然想起了一个招儿:“对了,这《本草经》上记载道‘枭桃在树不落,可杀百鬼’,村子里桃树多,你快找找。”

 

  刘存壮也绝望了,这个季节树干上才长绿芽呢,怎么可能有桃子呢?但马术士说这“枭桃”就是经历了寒冬却没有掉落的桃子。

 

  刘存壮一下子想到刘老汉当年遇到那个道士的事情,院子里不是正有一颗桃树吗?出门一看,这树干上挂着一颗干瘪的黑桃核,跟一颗枣差不多大,这就是枭桃了。

 

  马术士将这颗枭桃摘了下来,泡水给狗蛋喝了,不出十分钟,狗蛋就安静下来了。

 

  刘存壮喜极而泣,连忙跪在自己爹的牌位面前“爹呀,你当年遇到的道士救了你孙子的命啊!”

 

  后来,这颗枭桃被做成了挂坠,挂在了狗蛋的身上,时刻不离身,再也没出过事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大凶穴葬不得
下一篇:阴魂不散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