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让水烧不开的邪术

时间:2018-05-31 21:10:38 | 作者:郭建勋 | 阅读:

  炉锅里烧水,有时候要蛮长时间才能烧开,娘就会拖了长腔骂:“贼古子日的,谁下了雪霜水?”雪霜水像阴阳剪一样,也是一种邪术,术不太高的人,要亲临了才有效的,将一碗念了咒语的水倒进去,那水永远也烧不开;高手还可以遥控,远远地念了咒,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叫做“隔山打牛”。

 

  邪术者,是不能轻用的,一般只作防身之用,所以学的时候,需在师父面前立毒誓。那誓是蛮灵的,破了誓,立了什么誓就遭什么报。


让水烧不开的邪术-鬼故事
 

  邻村有个伍木匠,学了阴阳剪,二十几年没用。有一年他去汉寿做功夫,晚上耍魔术的来了,踩屋檐那么高的高跷。他一时心血来潮,将高跷拦腰剪断了。踩的人砍树似的摔下,摔断了一条腿和三根肋骨。伍木匠心里有愧,但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

 

  第二年,伍木匠的大女儿打猪草的时候让百步蛇咬了,死在半路上;第三年,他小儿子担着柴回家,路过一个悬坎,一脚踩空了,被一根箭竹戮了,这边从左眼睛进,那边从后脑勺出,像穿的鱼。伍木匠肠子悔青了也没有用,他学法的时候是立过断子绝孙的誓的。

 

  但也有人受不了重金的诱惑,铤而走险。

 

  一家姓胡的跟一家姓王的祖祖辈辈有宿怨,1982年,姓胡的接媳妇,大摆筵席,猪都宰了八条。姓王的成心要让他出洋相,事先偷偷去新化请了一个懂雪霜水的人。

 

  吃花筵酒的那天,四方的宾客都拢来了,主事的正准备喊放铳。三声铳响,就要开饭的。

 

  正在这时,煮饭的郭铜初满脑子的汗珠子跑来了,扯了主事的手,话都讲不清了。郭铜初是村里煮饭的里手,哪家红白喜事都离不了他,他有口能蒸八斗米的大甑,煮出的饭香软白嫩。

 

  但今天他遇到麻烦了,从下午四时淘好了米进甑,按理说,晚上五点半左右就熟了的,这甑饭却煮成了精,现在都快六点了,干劈柴烧得灶里像炼钢的窑,锅里的水就是烧不开,上不了气。揭了甑盖,里面的米还是生米。

 

  主事的也慌了神,赶紧跟郭铜初来到甑前,伸手到锅里探了一下,果然还是温开水。郭铜初问:“怎么办?”主事的说:“凉拌!”点了一支烟蹲下来,狠吸了几口,猛地站起来,摔了烟屁股,一溜烟跑了。他去的是野竹庵。

 

  桂斋公正裸了女人似的膀子坐在阶基上歇凉,闭了眼睛,手里拿支杨柳枝,蚊子咬了也不打,只用杨柳枝轻轻拂一下。桂斋公没见到人影就喊了那主事的乳名,说:“娘的,主事主到我庙里来了?”主事大喊:“桂爹救我!”

 

  主事回来了,到厨房里拿了两把菜刀,插开甑盖,齐崭崭地插进去了,然后对郭铜初叫驴子似的喝:“烧火!哪里的扁毛畜生,打擂台打到老子的头上来了。”

 

  郭铜初拼命地加柴,炉火旺着他的脸像猴子的屁股。不一会儿,锅里的水就开了,又上了气,饭香弥漫,他大声地喊主事:“放铳!放铳!”

 

  三声铳响,震得山都发抖了。

 

  当夜,姓王的家里抬出了一抬马轿,轿上坐的是那个新化人。天明,路上一串的血,是新化人流的,主事的那两菜刀,全插在他的心窝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邪术:夺生魂
下一篇:复仇的恶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