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中国版人鬼情未了

时间:2018-05-31 20:20:33 | 作者:佚名 | 阅读:

  我老公在尖沙咀开了一间比较大的酒吧(名字恕不能说,怕影响生意,见谅),而我亦会去帮忙干活。大概9月份的时候,有朋友介绍了一个男生来应聘bartender。朋友说这个男生本来在自己的酒吧工作,但这个男生的老婆刚去世不久,因此他自己想换一个工作环境。考虑到是熟人介绍,加上我们这边急着招人,于是决定雇用他。

 

  这个男生工作表现很不错,从不迟到早退,有时要求他提早上班或者加班,他都不会拒绝,只是他为人很沉默,从来不笑亦不怎么说话,对于公司组织的各种活动,他都不大愿意参加,即使勉为其难参加了,过程中玩得也不投入。我们夫妇知道他的老婆刚去世不久,理解他难过的心情,所以也不会在意。


中国版人鬼情未了-鬼故事
 

  有一天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我和老公一起开车回酒吧上班,路上碰巧见到这个新来的男生走路回酒吧,而他身边有一个好漂亮的女孩子正挽着他的手。看到这一幕,我马上跟我老公说:“你看你们男人,讲一套做一套,老婆尸骨都未寒就找了第二个!”当时我老公正在讲电话,可能没听清我说的话,反正没有理会。

 

  又有一天晚上,我因为感冒,所以晚了一点才回酒吧帮忙。那天晚上酒吧生意非常好,整个场都爆满,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当我望向吧台那边的时候,我发现上次在路上见过的那个女孩子,正在吧台旁边默默看着新来的那位男生工作。她身上穿着一件某大品牌(Bxxberry)的秋冬系列衣服,不过上衣肩膀处有个大洞。

 

  当时我心里不屑地说了一句:“哼!又说好爱自己的老婆,现在却连上班都把新女友带着,而且新女友还要穿烂衣服,说不定衣服还是某品牌的A货呢!”奇怪的是,我心里刚说完,那女孩子好像听见了我心里话似的,立刻往我这边看过来,还朝我做了个鬼脸。这时候刚好有其他员工叫我,当我回应完再望向吧台的时候,已经见不到那个女孩子。因为酒吧很多人来来往往,我也不以为意。

 

  当晚忙完大家一起吃宵夜的时候,我见到新来的那个男生自己坐在角落里,很专心地看着一本女性时装杂志。出于好奇,我就跟他聊了几句,他说他老婆生前很爱美,他之所以看这本时装杂志,就是找一件好看的衣服作为样版,让纸扎师父照样做一件纸制品烧给他的老婆。他说本来已经托人做好了一件的,但今日在烧之前,在那件纸扎衣服上写老婆名字的时候不小心把纸扎衣服弄破了,说完他的双眼已泛起泪光。当时我并没有再进一步追问,心里只是觉得这个人好虚伪,明明有了新女友,还要装得自己好像仍然很爱去世的老婆那样。

 

  到了11月上旬,这个男员工向我们提出要在12月请两三天假,原因是那会是他老婆生忌,他要过去台湾拜祭。我老公虽然心里不大相信,但还是批准了他的请假。我也猜他多数是找借口出去玩,于是冷言冷语地对他说:“是去拜你老婆才好,不要骗我们跟新女友去玩啊!”那男生一脸愕然,反问我:“什么新女友?”我于是更反感地回了一句:“戏演得真好!”那男生可能以为我无理取闹,没多加理会就走开了。

 

  那个男生去完台湾回来后,我见到他整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拿出医生证明说自己两根肋骨裂了,不能搬重物,问他受伤的原因,他又支吾以对。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他负责其他工作,但我们夫妇已经一心认定,他肯定是因为新女友而和其他人争风吃醋才被打伤的,并已经打算炒他鱿鱼。这个时候,怪事就开始来了……

 

  有一天凌晨四点多,我经过酒吧内一间VIP房的时候,房内明明没人,但里面的卡拉OK却开着。我心想是哪个员工这么粗心大意忘了关音响设备,让我这个老板娘知道一定痛骂一顿。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当我经过酒吧内另一间VIP房的时候,同样又是没人,但房里却开着卡拉OK,播的歌曲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心里虽然觉得有点怪,但我还是走进房间了把卡拉OK关掉。正当我关了设备想离开VIP房的时候,还没走几步,设备突然又自己启动,那一刻我真是极度心寒,因为响起的,又是那首《有心人》的音乐。不仅如此,我还听到有人用手拍了拍麦克风的声音,让人感觉就像真的有人点了歌准备开唱。

 

  我吓得立刻冲出房间,用对讲机叫其他员工进房关设备,但员工的回答让我更加害怕,因为据他们说,那个VIP房的电视屏幕前几天已经被喝醉的客人打破了,音响线也被扯脱,根本不可能会有画面,也不可能会有声音。还有设备被弄坏后,整个房间已经被锁上,没有钥匙根本进不去,但我想起自己进房间的时候,是直接推门进去,根本没有用钥匙,而且当晚除了这间,其他VIP房都爆满,我不可能会搞错。

 

  事后跟老公说,他不仅不相信,还劝我去看精神病医生。听了潘生你的灵异节目这么多年,我深知神经病和撞邪只差一线,医生看了最多也只是说我精神紧张出现幻觉,于是也没再多加理会。

 

  老公知道我喜欢吃火锅,于是在临近冬至的时候,约了朋友和几个员工总共14个人,一起来到位于湾仔的我老公朋友开的火锅店大快朵颐,当中包括新来不久的那位男生。当晚我们分开两张桌子,本来应该是7人一桌的,服务员在安顿好其中7人后,奇怪地对我们(包括那位男生)剩下的7个人说了句:“8位的坐这边吧。”

 

  就这样,我们被带到有八个位子的桌子,因为实际上只有7个人,多出来的那张椅子自然被用来放包包和外套(暂且叫那张多出来的椅子“第8张凳”),那男仔也正好坐在第8张凳旁边。侍应也好奇怪,第8张凳的餐具不仅没收走,还倒了茶。点菜时,我自己因为讨厌羊肉膻味,所以从来不点羊肉菜品,但这次上菜的时候,却多了一份大家都没有点的羊肉饺子。我知道老公喜欢吃羊肉,以为是他自己偷偷点了不承认,还笑他没胆量,但他却很认真说确实没有点过这份羊肉饺子,对此我也懒得理会。我们这一桌只有我老公和那位新来的男生吃羊肉,老公更因为难得有机会吃羊,一下子就捞了7个饺子吃(一碟8个),那男生才吃了一个。

 

  到第二轮上菜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又多了份羊肉饺子,老公又是不承认是自己点的,其他人也说没有点过。同样地,这次又是我老公吃最多,那男生吃得最少。到第三轮点菜前,大家笑说一定要先检查点菜纸,免得我老公又偷偷点了羊肉。这回确实看清楚了明明没有在纸上勾选羊肉饺子的,但上菜时竟然又多了一份羊肉饺子。

 

  我们当然马上把餐厅部长叫过来问个究竟,那部长看着空置的第8张凳,笑着说:“那位小姐说她老公爱吃羊肉饺子,特地走过来叫我下单的!”那一刻,整桌的人都呆住了,因为坐在这一张桌子的女性根本全坐在部长身前,而坐在餐厅部长对面的全是男性。

 

  那部长还不知道发生什麽事,以为我们对那“小姐”为丈夫点菜而吃惊,于是径直走过去第8张凳,按住第8张凳的椅背笑着说:“都什么年代了?年轻夫妇秀恩爱很奇怪吗?来,我等下只送些特别的甜品给你和你老公,不给他们!”新来的那位男生听到餐厅部长的话,咬着牙忍着眼泪,过了一会说了句:“多谢。”那部长还低头对着第8张凳自话自说了几句,后来见气氛不妥,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借故走开了。

 

  同桌的其他人,基本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而本来靠近第8张凳坐着的人也慢慢退开或借故到邻桌吃,只有那男生将自己的凳子挪近了第8张凳。其他人不知内情也算了,但我和我老公是知道那男生的老婆刚去世不久,而餐厅部长什么玩笑不说,却偏偏说是什么小姐点菜给老公。我们夫妇也想走,但屁股刚刚离椅子,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把很年轻的少女声音,她用国语对我说:“你老公吃饱了,但我老公呢?还没吃过什么……”

 

  语气虽不吓人,但显得很凄凉。我还没来得及害怕,老公已不知为什么大力拉我坐下来,叫我煮饺子给那男生,还直接把服务员叫过来,一口气点了五碟羊肉饺子。那男生一边流泪一边吃,最后说实在吃不下了,老公才叫人打包。

 

  饭局散了之后,那男生说想自己四处走走,但老公一定坚持要开车送他回家,即使我连打眼色拒绝他都不理我。因为刚刚的诡异事件,其他员工自然不敢坐我们的顺风车。没办法,我只好坐上了副驾驶位,任由我老公开车送那男生一个人回家。车子行进了一段时间后,那男生忽然对我们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她的存在,更不知道她会跟来,这顿饭弄得大家不开心我很抱歉。”我忍不住问他:“你见到你老婆了?”那男生回答:“我也想。”然后看着他眼泪流个不停。递过纸巾给他擦眼泪后,他接着说:“对不起吓到你们,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辞职。”

 

  那一刻我其实求之不得,但表面上当然安慰他别想太多。到达后,他下车时,我和老公明显感到还有另外一个重量跟着下了车,因为车很明显地多震了一下。这时我开始埋怨老公为什么一定要送他回家,老公口震震回答:“是那小姐叫的,鬼都开口了你敢不送?你以为我不想走?”

 

  又过了一会,我说:“那怎么办,炒不炒他鱿鱼?”我这句话刚说完,后座车门突然自己开了,有个重量坐上了后座,而车门也被重重关上,好像有人发脾气似的。我和老公根本不敢向后望,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公胆战心惊地对着空气说:“老友,大家无怨无仇,要坐车你可以选择巴士、的士,没必要来吓我们啊?”话音未落,后面就传来一把女孩子哼歌的声音,感觉上就像在火锅店时我听到的那把凄凉的女声,重点是,那女声哼的,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

 

  我即时想起那晚VIP房发生的事情,原来是她!我吓得马上说:“我不炒你老公鱿鱼,一定不炒!”同时心中忍不住开始唸喃无阿弥陀佛。这时听到后面那把女声笑着用国语说:“你这人真搞笑,自己一直都不信,唸了又有什么用呢?”语气好像是作弄完人很高兴一样。她刚说完不久,我就听到有人用指甲在慢慢刮我们前座椅背的枕头位置,感觉上很快就会刮到自己耳边,我们夫妇吓得马上离开车厢,连车都不要了,一路狂奔(事后当然有叫拖车)。

 

  当晚我们夫妇也不敢回家,两人去酒店过了一晚。本来受此一吓,晚上应该睡不着的,但当晚我竟出奇的睡得好,而且还做了一个梦,整个梦我都是以第三身的角度看到一些影像,那些影像会一个个场景飞出来,就像看电影一样。

 

  有一个场景我记得是在浸会医院:我在梦中见到当晚在路上遇见那男生时挽着他手的那个女孩子,这时她躺在病床上,那男生在照顾她。梦境中就如同电影叙事一般,日子一天天过去,而那女孩子也开始掉头发,越掉越多,我听到医生说她已经是第四期癌症,生命只剩两个月,甚至更短。那男生每天都会来照顾这个女孩子,陪她聊天逗她说笑,期间哪些人是这女孩子的亲人朋友,我也完全可以从梦境中他们的对话得知。

 

  后来有一幕,我见到这女孩子的大嫂,竟带了一些燕窝、白鳝等癌症病人不能吃的食物来,趁那男生不在的时候喂这女孩子吃了。女孩子的大哥赶来发现后,见到自己的太太这样对自己的妹妹,双方还起了冲突。在这个场景里我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女孩子的大哥包了二奶,而二奶正是这女孩子介绍給她大哥认识的,因此大嫂完全迁怒于她,所以故意带这些食物来,要她吃了死快些……

 

  之后还会在梦中见到那大嫂常来捣乱的情景,同时我也见到了那男生向那女孩子求婚的过程,他求婚唱的歌,正是张国荣那首《有心人》。他们二人婚后不久,那女孩子还是死了,我在梦中看着那男生因为伤心失控,不停叫那女孩子的名字,叫她不要死……期间还发了狂,被3、4个医护人员按住强行注射镇静剂。

 

  不知怎的,在梦中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种痛心的感觉,好像所有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后来,梦中场景一转,来到了一间佛堂,看着像是在台湾的乡村地方。我见到那男生正在那女孩子的灵前拜祭,而那女孩子的大嫂竟带了九至十个男人来捣乱,要扫走祭品,我眼见着那男生拼死护着祭品而被那九至十个男人狂殴,血流满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我惊醒了,而且发现身边的老公也同时醒了,我们两个都满脸是泪,说起来原来大家做了同一个梦,应该是那女孩子报梦,说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觉得她做了这些事,不仅仅是为了保住老公的饭碗,更是气我们误会了她老公。我们不再害怕,早上梳洗过后我更对着空气说:“我知道是你报梦给我们,如果有可以帮忙的尽管说吧。”

 

  我知道不该和鬼魂交感,但碰上这样惨的事,我真的不忍心。这时候电话忽然响起,我吓了一跳,心想不会是鬼来电吧,于是硬着头皮看了下,发现是有来电显示的才放心接听。原来打电话的是警察,他们说我们家有贼入屋盗窃,要我们回去点算损失。回家后,我发现整间屋子被翻箱倒笼过,抽屉全撬破了,但任何显眼的和收起的财物,一件也没少,那个贼明显是没有得益,气到将把刀插在睡房枕头上,又在大厅中间拉了排泄物洩愤,而最奇怪的是,贼人拉排泄物的位置前面,正好摆着我打算用来包红包的现金,警察也笑说从来没见过贼人眼见有钱却不拿。

 

  此刻我恍然大悟,原来昨晚那女鬼之所以故意吓我们,是要我们别回家,因为看着那把插在枕头上的刀,想想如果当时在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而且我也知道,正是那女鬼帮忙令贼人找不到有价值的财物,即使是眼前的这些现金。后期经朋友介绍,我们找了一个女的法科师傅来酒吧和家里都看了下,但目的不是要收服这个女孩子的鬼魂,而是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她的地方。在酒吧的时候,只见这位女师傅突然望向其中一间大房,并叫我们在外面等。

 

  她自己进去,呆了很久才走出来,并红着眼对我们说:“放心,这女鬼没有任何恶意,她目的也不是要跟着你们。就算这一刻你们出钱要我收服她,我也实在做不出,况且你们没有发觉生意好了很多?”我和老公想想也是,自从那男生;来上班后,酒吧生意真的很好,经常爆满。我又问师傅:“我们需不需要烧一些东西给她,因为想多谢她帮我们避过那一劫。”师傅说:“她说不用,因为她只会穿她先生每个月烧给她的衣服。”

 

  他们两个阴阳相隔还这样相爱,真的很难得。我想起那男生烧的衣服穿了个洞,那女孩子还会穿在自己身上,如果是在生的人,可能反而会嫌弃衣服美不美、是不是大品牌吧……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我这男下属可以开开心心活下去,因为你太太的鬼魂一直在看着你、守护着你!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灵堂诡事
下一篇:地狱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