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李子树下埋死人

时间:2018-05-07 21:08:12 | 作者:刺猬 | 阅读:

  【一】

 

  在我的老家,一个地处荒远的东北小山村里,我有个远亲表哥姓宋,叫宋小年,别看只有二十五六岁,却是个彻头彻尾的酒鬼。

 

  为啥会这样?这事儿,说来令人唏嘘:就在宋小年18岁那年,家里正张罗着给他娶媳妇呢,老爹突患重病住了院。结果,家底花光了,债背上了,人也走了,宋小年的亲事自然也因拿不出彩礼,黄了。

 

  当时,宋小年的娘刚四十出头,不想守一辈子寡,就跟一个收山货的外乡人走了,从此音信杳无。是私奔。这下,更没人肯嫁给宋小年了。也不知从哪天起,宋小年就泡进了酒缸里,天天喝得迷迷瞪瞪,晨昏颠倒。

 

  唉,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混吧。

 

  且说这日晌午,宋小年又抓了块咸菜疙瘩,滋滋咂咂地喝上了。半瓶下肚,奶奶从地里回来了,见状抢过酒碗,啪,摔了个粉碎。

 

  “小年,你想喝死自己啊?”

 

  “死了倒好,省得闹心。”

 

  宋小年烦奶奶念叨,里倒歪斜站起,嘟嘟囔囔往院外走。

 

  “干啥去?”奶奶喊。

 

  “死去。”宋小年道,“爹死娘跑,光棍一条,活着有啥劲?”

 

  “没出息的瘪犊子,那你就死在外面,别回来!”

 

  【二】

 

  瘪犊子,东北话,长辈骂晚辈多含有嗔怪爱惜之意。再说,宋小年是奶奶从小带大的,心疼着呢,那也不过只是一句气话而已。谁料,宋小年真摊上事了,还是要命的大事……

 

  当晚,见孙子一直没着家,右眼皮又怦怦跳个不停,奶奶又急又怕,直怕得一双本就有类风湿关节炎的老腿一个劲的发软,站不稳,摔跟头,淌着眼泪央求街坊邻居帮忙去寻。

 

  这一找,便是一整夜。


李子树下埋死人-鬼故事
 

  天亮时分,总算有个老乡在东山沟里的一棵野李子树下发现了宋小年。不过,情况糟糕透顶:宋小年不知遭了啥变故,昏迷不醒只剩下了半口气儿。

 

  功夫不大,街邻便把宋小年抬回了家。从头到脚,从前胸到后背,细细检查一遍,没伤没痕,可谓毫发无损。很快,奶奶央人请的大夫也到了。五脏六腑听个遍,完全能断定,没内伤。

 

  内外都没受伤,可人咋就跟没了魂似的,不死不活也叫不醒?

 

  “对啊,小年是不是丢魂了?”有人嚷,“快去请九婆!”

 

  【三】

 

  在我老家人的眼里,九婆颇有些手段。从祈福消灾、叫魂收惊,到迎送各路仙家,样样做得来。如在旧年月,以她所从事的行当,应该就是三姑九婆中的师婆。

 

  “九婆,你快给小年瞧瞧,他到底咋了?”奶奶说。

 

  九婆走上前,只一搭眼便道:“丢魂了。”

 

  奶奶一听,慌了,哭了:“那咋整?求你救救小年啊。他爹病死了,娘走了道,我可就剩这一个孙子了。他要再有个三长两短,你说我活着还有啥指望?”

 

  “我试试吧。”九婆说。

 

  接下来,九婆使了手段,开始给宋小年收魂。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发现宋小年的李子树下。据传,九婆起初叨叨咕咕虽不知说的是啥,但能听得出,口气很强硬。突然间,她打了个寒颤,掉身便走。

 

  “九婆,咋了?”奶奶预感不妙,忙问。

 

  九婆道:“去村西找老冯头,早做准备吧。”

 

  住在村西的老冯头是个木匠,专接打棺材的活儿!

 

  【四】

 

  宋小年为啥会这样?他究竟冲撞了谁?就算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得送个明白啊!

 

  在奶奶一再哭求下,九婆重重叹口气,道出了个中原委……

 

  昨日,宋小年喝晕了头,迷迷糊糊扎进了山沟。走着走着,尿意来了,就跨到李子树下,掏出家伙大撒了一泡黄尿。尿就尿了,还如孩童般往树身上泚。哗哗泚完,许是戗了凉风所致,忽觉胃里一阵翻腾,哇,全吐上了李子树。

 

  “哪来的混账欺负我?”蓦地,一声女子叱骂撞入了宋小年的耳鼓。

 

  “你是谁?”宋小年醉眼马哈,边东张西望边硬着舌头嘿嘿笑,“听声音是个女的,出来给我当媳妇呗。”

 

  也便是这句话,惹下大乱子了。坊间有句老话,叫: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而在这棵野李树下,还真就埋有一具尸骨!

 

  道家说,杏和李是通阴之物,不适宜于庭院中栽种;中医称,杏子性热,有小毒,多食生邪火;李子性寒,多食生痰伤脾胃,如与雀肉、蜂蜜同食,则损人五脏,严重者可致死。而桃树不仅辟邪,且具有补中益气、养阴生津的功效,所以有“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之说。更糟的是,九婆说,李树下葬的是个遭了歹人强暴并害命的女儿家,尚未出阁嫁人呢,数十年怨愤聚集不散,全浸入了树身。宋小年对着她上吐下尿,出言不敬,自令她恨意炽盛,遂夺了他的三魂七魄。

 

  这么说,连九婆都惧了,那宋小年必死无疑?

 

  不,没死,好了……

 

  【五】

 

  且说那日,宋小年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断气,突然如触电般浑身一激灵,猛地睁开了双眼。

 

  这一出,可把守在床边照看他的邻居给吓得够戗。

 

  该不是诈尸吧?

 

  人还没死呢,诈个头。那就是回光返照!

 

  不待邻居从惊愕中缓过神,宋小年又跳下床,撒丫子便往山沟里跑。大伙先是一怔,随即跟了上去。

 

  短短片刻,宋小年便瞅见年迈体弱的奶奶跪在那棵李子树下,一个接一个,一个又一个,不停地磕头。

 

  在昏迷之中,宋小年做了个梦,梦见奶奶颤巍巍走去了山沟,颤巍巍跪在了在李树下,边哭边求边磕头。从天黑到天亮,整整一夜,恐怕老天都难数清,奶奶到底磕了多少个头。

 

  “奶奶……”

 

  宋小年放声哭喊。

 

  额上渗满血的奶奶听到了,慢慢回了头。在看到孙子的那刻,她笑了,笑得满眼泪;接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听说,也就是从那日起,宋小年彻底戒了酒,学了手艺,本本分分出力赚钱,孝养奶奶。没两年,便还完了债,娶上了媳妇,小日子也越过越美气。而每到清明中元,他就采上一大束好看的野花,放到那棵李子树下。

 

  宋小年相信,那个女孩,和奶奶一样善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两世人
下一篇:出售的恐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