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晾内脏的鬼魂

时间:2018-01-12 18:42:11 | 作者:稳心 | 阅读:

  唐子玉觉得室友李德很奇怪,今天他洗完衣服,正想找衣架将衣服晾干,却发现衣架不知道去哪儿了,于是便去找李德借,因为他刚好看见李德买了一大把的衣架回到寝室。

 

  可是李德却好像将衣架当成宝贝似的,藏在了床下,不让人碰。

 

  这让唐子玉有些不开心了,一整天都没有和李德说话。

 

  白天就这样的过去了,晚上上网玩游戏玩到了十一点多,寝室的人就陆陆续续地睡了。

 

  今天的衣服还没干的,等会趁李德睡着,就悄悄地拿他几个衣架。唐子玉在心里想着,然后一边在床上玩手机,一边等李德睡熟。

 

  大约到了凌晨一点,困意袭来,唐子玉勉强打起了精神,见寝室响起了彼此起伏的打鼾声,于是正想下床。可这时,他却发现睡在对面的李德并没有睡着,而是磨蹭着下了床。

 

  惨淡的月光照在李德的脸上,让他原本惨白的脸显得诡异无比。他身体僵硬地在寝室徘徊片刻,似乎在观察寝室的人睡熟了没,然后他脱了衣服,拿出了一把泛着寒光的水果刀,沿着自己的肚皮切了下去。

 

  唐子玉吓呆了,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然会忍不住惊叫出来。

 

  一条蚯蚓似的血痕从李德的肚皮延伸开来,鲜血汩汩地冒出,滴落在地。而李德却毫不在意,他沿着肚皮的血痕,用力地将肚皮撕开,“嗤嗤”的皮肉撕裂的声音从他身体里发出,让人不寒而栗。几秒后,他身体里的五脏六腑赫然暴露在了空气中。

 

  唐子玉瞪大着惊恐的双眼,他的内心被恐惧束缚了,浑身不住地颤抖着。李德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肚子切开?

 

  然而更加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接着,李德从床底下拿出了一把衣架,放在床上,然后将自己那还在跳动的心脏从身体里挖了下来,沿着弯钩,晾在衣架上。旋即,他同样又将自己身体里的肺、肝、胃……等器官挖了出来,晾在衣架上,场面骇人至极。

 

  做完这些,李德那双无神的眼睛环顾了寝室,看了唐子玉和其他两个室友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旋即,他拿着那些晾着内脏的衣架,走到了张涛的床边。

 

  没有过多犹豫,李德将晾着心脏的衣架的弯钩挂在了张涛的脸上。恐怖的是,与其说是挂,还不如说是他将衣架的弯钩直接扎进了张涛的脸上。

 

  鲜血从脸庞流下,而张涛却全无反应,依然熟睡着。

 

  很快,李德又将晾着其他内脏的衣架扎在了张涛的肚子上、腿上、手臂上……一眼望去,张涛的身上挂满了晾着人体内脏的衣架,以及满床的血。

 

  用衣架来晾内脏本来就是十分诡异而又恐怖的事,更何况这还是将衣架挂在人的身上。很显然,李德不是人了,而是一个鬼。

 

  唐子玉根本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只能期望时间过得越快越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德将挂在张涛身上的那些衣架全都拔了出来,然后将晾在衣架上的内脏一个个重新放回了身体里,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上床睡觉了。

 

  寝室恢复了安静,安静得唐子玉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他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湿了,也没了睡意,只能睁着眼熬过这个恐怖的夜晚。


晾内脏的鬼魂
 

  第二天,天亮后,唐子玉发现寝室的血迹全都消失了,李德也上课去了。于是,唐子玉赶紧将昨晚发生的事说给了张涛和李春威听。

 

  张涛听后,脸上露出恐惧,无法置信地说:“你的意思是李德是一个鬼?那他为什么要将他的内脏挂在我的身上?”

 

  “这就是我困惑的一点。”唐子玉摇摇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样下去,你会被李德的鬼魂害死。”

 

  听了这话后,张涛吓得打了个寒颤:“啊?那我该怎么办?”

 

  “你先别慌。”一旁的李春威思索片刻说,“既然李德的鬼魂要晾自己的内脏,那就说明内脏对鬼来说很重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破坏他的内脏,让他魂飞魄散。”

 

  “破坏他的内脏?”张涛迟疑道。

 

  “对。”李春威点头道,“我相信,今晚他还会在你的身上晾内脏,所以你就立刻将他的内脏扔在地上,踩烂。”

 

  “鬼和人一样,没了内脏肯定活不了。”唐子玉接着说。

 

  张涛犹豫片刻,觉得别无他法,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只能这样了。

 

  黑夜如期而来,这个夜晚不同于其他的夜晚,带着不安,警惕,以及恐慌。

 

  似乎有意无意,唐子玉三人都不敢和李德说话,还没到十点,就各自上床了。

 

  算着时间,好不容易到了凌晨一点,唐子玉顿时就警惕了起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就像昨晚一样,李德的鬼魂忽然下了床,拿出刀子,将肚皮割开,将体内的内脏全都晾在衣架上,就慢慢地走近了张涛的床铺。

 

  就在这时,张涛忽然睁开了恐惧的双眼,嘴里大喊着:“李德你这个恶鬼!”说着,他一脚将李德手上的那些衣架全都踢在了地上,内脏也跟着散落在地。

 

  李德的鬼魂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全身的肉变得腐烂,一块块地掉在了地上。它怪叫一声,然后扑向了张涛。

 

  张涛吓得脸色一变,赶紧一闪,躲过了李德的攻击。下一秒,他趁机用力地将地上那些内脏踩得个稀巴烂,碎裂的内脏混合着血水,恶心至极。

 

  “李德,你的内脏全被我踩烂了,这下你活不成了吧!”张涛冷笑地说。

 

  然而这时地上那些碎裂的内脏竟然慢慢地聚在一起,拼凑成了完整的心脏、肺、胃……

 

  李德的鬼魂的身上的烂肉还是往下掉,恶狠狠地盯着张涛:“原本,我看在我们是室友,不想夺走你的内脏,现在你将我的内脏踩碎了,这就怪不得我了。”

 

  听了李德的鬼魂的话,张涛忽然感到了强烈的恐惧,正想往寝室外面逃跑时,李德的鬼魂却匍匐在地,抓住了他的腿。

 

  “你、你要做什么!”张涛吓得脸色大变,惊慌失措地叫着。

 

  “你踩碎了我的内脏,就拿你的内脏还给我!”说着,李德的鬼魂伸出锋利的指甲,将张涛的肚子撕得惨不忍睹,鲜血直流。

 

  在张涛的惨叫声中,李德的鬼魂将他体内的内脏全都给挖了出来,然后一个个地放进了自己的身体里。接着,它又将张涛的尸体吞食了个干净,只有地上的烂肉和碎块才证明张涛存在过。

 

  看到这一幕,唐子玉和李春威吓得快昏了过去,也都没有下床去帮忙,因为他们知道,帮忙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张涛的下场。

 

  次日,天一亮,唐子玉和李春威就离开了寝室,他们不敢再和李德的鬼魂住在一起了。

 

  “现在怎么办?”唐子玉苦恼地说,“要不我们换间寝室?”

 

  “换间寝室李德的鬼魂还会缠上我们,没用的。”叹了口气,李春威继续说,“没事不要惹事,事来了也不要怕事,既然李德的鬼魂要缠上我们,我们就和它斗到底。”

 

  “和鬼斗?人怎么都得过鬼呢?”唐子玉丧气地说。

 

  “鬼肯定也有弱点的,只要我们抓住李德的鬼魂为什么要在晚上的时候将内脏晾在人身上的根源,就一定能想出办法让它魂飞魄散。”李春威自信地说。

 

  犹豫片刻,唐子玉愁着脸说:“这根源要怎么找啊?”

 

  “我想我已经知道李德的鬼魂为什么要这样做了。”李春威沉声说,“人鬼殊途,人在阳间,身上有阳气,而鬼在阴间,身上有阴气。人死后,有的不愿去投胎转世,执意停留在阳间,就成了我们说的鬼魂。它们之所以能继续待在阳间,那是因为它们刚死不久,体内还残留一些阳气,能让它们身体里的内脏继续运作。而时间长了,它们体内的阳气会越来越少,阴气越来越重,体内的各个内脏就不能运作,也就无法在阳间存活。”

 

  听了李春威的话,唐子玉恍然大悟地说:“我知道了,李德死后变成鬼,身体的阳气越来越少,导致内脏无法运作。所以,这个时候,它就需要让内脏获得阳气。”

 

  “对,没错。”李春威说,“所以,他每天晚上将内脏晾在张涛的身上,将衣架的弯钩扎进张涛的身体里,通过这种方法,让内脏吸收张涛体内的阳气。而张涛体内的阳气就会越来越少,当阳气没了,他就会死去。”

 

  “所以,我们现在就回去将李德的衣架全都扔了,这样今晚他的内脏就无法吸收我们的阳气了。”唐子玉兴奋地说。

 

  当唐子玉和李春威回到寝室时,李德没在寝室,这更方便他们的行动。

 

  在寝室翻了个底朝天,唐子玉和李春威将找到的衣架全都扔到了寝室楼下的垃圾桶,这才安心地回到了寝室。

 

  然而,刚回到寝室,唐子玉和李春威就愣住了,因为那些衣架又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李德的床上。

 

  “这、这些衣架阴魂不散啊。”唐子玉慌张地说。

 

  “别慌,既然扔不掉,我们就把这些衣架全都烧了。”李春威冷静地说。

 

  再次让唐子玉和李春威失望的是,无论他们拿打火机怎样烧衣架,衣架没有任何反应。

 

  “这可怎么办啊。”唐子玉灰心地说。

 

  “别急,让我想想。”李春威。

 

  “晚上很快就要到了,到时李德的鬼魂不是在你身上晾内脏就是在我身上晾内脏……”唐子玉着急地说。

 

  这时,李春威忽然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们找一个替死鬼?”

 

  “替死鬼?”唐子玉还反应过来。

 

  “对,今晚我们就找一个认识的人,让他睡在我们寝室,这样我们就能逃过一劫。”李春威说。

 

  能多活一晚是一晚,没有多想,唐子玉便点点头。

 

  晚上的时候,唐子玉和李春威拉上了同班同学王俊去外面大吃了一顿。前一段时间,王俊的女友突然去世了,请他吃饭陪陪他也挺自然。

 

  直到王俊喝得醉醺醺的,唐子玉和李春威才扶着他回到了寝室。

 

  “就把他放在张涛的床上吧。”李春威说着,和唐子玉一起将王俊抬到了张涛的床上。

 

  有了替死鬼在,唐子玉和李春威没有那么害怕了。

 

  到了十点多钟,李德的鬼魂回来了,见张涛的床上躺着一个陌生人,脸上露出奇异之色。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到了凌晨一点。

 

  唐子玉躲在被窝里,悄悄地注视着李德的鬼魂的动机。果然,没多久,李德的鬼魂下了床,用刀子将肚子切开,将内脏挖出来晾在衣架上,最后将衣架扎进了王俊的身体里。

 

  “呃……”王俊发出了闷哼声。

 

  李德的鬼魂似乎还在等内脏吸收王俊体内的阳气,坐在床上发呆。

 

  就在唐子玉以为王俊会被李德的内脏吸完阳气时,却发现王俊忽然睁开了眼,弯着身子,不断地朝着衣架上的内脏吐气。

 

  这是什么意思?唐子玉愣住了,随后反应了过来:与其让鬼魂的内脏吸体内的阳气,还不如自己吐出气体被内脏吸收。

 

  以往,李德的内脏吸收活人的阳气要半个小时,而现在才过了几分钟,李德的鬼魂就将内脏全都放进了身体。

 

  这个王俊肯定对“晾内脏”的诡闻有了解,不然不可能会像今晚这样,逃过一劫。

 

  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天亮后,王俊就急着离开了寝室。见状,唐子玉和李春威感紧下床,跟了上去。

 

  “哼,你们这两个混蛋,竟然想害死我!”发现唐子玉和李春威追了过来,王俊气愤地说。

 

  “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于是,李春威便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说给了王俊听。

 

  王俊听后,神情有所缓和:“原来是这样。”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鬼要‘晾内脏’的秘密?”这时,唐子玉问。

 

  “这……”王俊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希望你能帮帮我们。”李春威见王俊还在犹豫,急忙说,“好歹我们也是同学,你不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被鬼杀死啊。”

 

  “好吧,我和你们说……”王俊叹了口气,说了起来。

 

  原来,上个星期,王俊的女友张小丽出了车祸,心脏被压碎,死后也变成了鬼,每晚在女生寝室“晾内脏”,弄得寝室的人人心惶惶。

 

  王俊也劝过张小丽,让她去投胎转世。可是张小丽却不愿去阴间,更不愿去投胎转世,执意要在人间。

 

  后来,由于张小丽的鬼魂闹得太凶,她们寝室的一个女生便请来了一个道法高深的道士,让张小丽的鬼魂魂飞魄散了。

 

  听了张小丽的故事,唐子玉心神一动:“道士是用什么办法让张小丽的鬼魂魂飞魄散?”

 

  “火烧。”王俊说,“踩碎鬼的内脏是没用的,阴阳相克,要用阳火烧鬼的内脏才有效。只有这样,李德的鬼魂才会魂飞魄散。”

 

  听了王俊的话,唐子玉和李春威脸上露出求生的希望,当即感谢地点点头。

 

  晚上,寝室十分安静,唐子玉和李春威玩着手机,李德在床上睡觉,看上去十分融洽,但这份融洽就像暴风雨的前夕。

 

  十一点多钟,寝室熄了灯,大家照常上床睡觉了。

 

  唐子玉在床上想着,今晚李德的鬼魂会在谁的身上“晾内脏”。他在心里祈祷着李德的鬼魂不要找自己,然而事如愿违,到了凌晨一点,李德的鬼魂切开肚子,将内脏晾在衣架上后,就一步步地逼近了他。

 

  唐子玉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感觉得到李德的鬼魂将衣架的弯钩扎进了他的身体,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疼痛,显然,衣架的弯钩扎的是他的灵魂。

 

  这时,睡在唐子玉上铺的李春威迅速地将一瓶汽油打开,然后朝着下面倒。与此同时,唐子玉将晾在身上的那些内脏全都扔在了地上,再将打火机打燃。

 

  顿时,李德的内脏就被熊熊大火包围,烧焦味弥漫了整间寝室。

 

  “啊!”李德的鬼魂在地上痛苦地抽搐,身上不断地冒着气。

 

  “哼,李德,你不去投胎转世,非得要魂飞魄散,这是你自找的。”唐子玉冷哼一声。

 

  李德的鬼魂还来不及出声,就变成一团气体,消失不见了。

 

  终于结束了,唐子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吐了口气。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走到他的身后,拿着凳子往他的后脑勺用力一敲,他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当唐子玉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寝室的床上,只是手脚都被绳子绑了起来。

 

  “你们!”看着眼前的李春威和王俊,唐子玉气愤地叫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别问我,我只是收了王俊的钱,把你打昏绑起来而已。”李春威耸耸肩,面无表情地说。

 

  “王俊,我最多也是让你当了一次替死鬼,你要报仇就报仇。而且,李春威也有份。”唐子玉说。

 

  “你太天真了,我的目的不是报仇,而是要你的心脏。”王俊冷笑道。

 

  “心、心脏……”唐子玉咽了口唾沫,有些害怕地说。

 

  “你还记得我说的吗?我的女友张小丽上个星期去世,她是因为出车祸,心脏被压碎了。”王俊看着唐子玉的眼睛说,“如果她投胎转世,下辈子会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所以,在这段时间,我就四处寻找和她血型搭配的人,那个人就是你。原本张小丽的鬼魂想要直接去你们寝室将你的心挖了出来,可是你们寝室还有李德的鬼魂在,她只能作罢。还好,现在李德的鬼魂已经魂飞魄散了。”

 

  “你、你要把我的心脏换给死人?”唐子玉脸色大变。

 

  “没错,你很聪明,但是已经晚了。”王俊的鬼魂阴笑着。

 

  与此同时,一个脸色惨白的女鬼出现在唐子玉的床边,那个女鬼的胸膛冒着血,只是里面空无一物。她看着唐子玉,阴森地笑着:“把心脏给我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执念
下一篇:打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