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执念

时间:2018-01-11 20:06:34 | 作者:龙骧龙头 | 阅读:

  “咳、咳、咳……”

 

  “宝贝,你怎么了?”

 

  “妈妈,我感觉好难受,咳、咳、咳……”

 

  “你又犯病了,哎呀,真糟糕,药已经没有了!宝贝,你等着,妈妈马上去医院。”

 

  “妈妈,不要走,我害怕,咳、咳、咳……”

 

  “宝贝,别怕,妈妈去去就回来,你等着。”


执念
 

  一位中年妇女带上了病例和钱,匆匆向医院跑去,天空飘着雪花,道路湿滑异常,途中她摔倒过几回,不过一想到哮喘发作的儿子,每次倒地后她便会立刻爬起来接着往前跑。

 

  路不算远,大约一刻钟后,她便进了医院,挂了急诊,而值班的医生稍稍看了看病例,就立即开好药方,让她付款取药。

 

  中年妇女付完钱赶到取药处,发现工作人员不在,估计对方已经休息,便按下了紧急取药处的按钮。

 

  时间过去只有短短几秒,可对于心焦如焚的中年妇女来说,似乎很久,她不由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十一点一刻,不由一阵惊讶,她清楚记得出门时就已经十一点零五分,大致估算一下,一路过来,挂号、看病历、付款,最后来到这取药,不论怎么算,也要三四十分钟的时间,难道是手表坏了?她疑惑地看了一下医院大钟,发现指针所显示的时间与自己的手表一模一样。

 

  正当她疑惑不解的时候,工作人员打着哈欠从中年妇女手中接过药方一看,很快就将三种治疗哮喘的药递了出来。

 

  中年妇女接过药,便匆匆离开,可她没走几步,看到前方墙上有一道血迹,看着那道刺眼红色,她突然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之后更是觉得一阵头疼,就好像那道血迹是自己留下的,她使劲摇了摇脑袋,接着往前走。走到近处,她发现那道血迹很新鲜,像是刚留上去的,不由低头想吐,却看到地上有一串钥匙,捡起一看,顿时惊得说不出来话,那串钥匙竟是自己的!她清楚记得自己之前并没从这经过,所以即便钥匙不慎掉落,按理也不会掉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蒙面人突然冲了过来,狠狠推了她一把,她的脑袋不由撞到了墙上,顿时血流如注,她不由觉得脑袋一晕,瘫坐到了地上,蒙面人趁机一把将她手中药物抢了过去。

 

  中年妇女不甘地伸手想要抓住蒙面人,一拉扯,只听到金属掉落的声音,那个蒙面人逃脱了。

 

  中年妇女捂着头,痛苦地喘着粗气,她实在想不明白,大半夜的居然遇到抢药的,当她想起家中孩子难受的表情,她的心如同刀割一般。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问有人吗,我来取药,请问有人吗?”

 

  听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中年妇女忍不住好奇心站了起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眼前看到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正在取药处取药,由于工作人员不在,那人在喊叫无果的情况下,按下了紧急取药处的按钮。

 

  中年妇女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当她看到那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拿到哮喘药后,她的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不容多想,她赶紧将脸用围巾包住,然后悄悄躲到一边,待那人接近时,突然冲了过去,重重一推,将她狠狠撞到了墙上,待那人倒地后,又将她手中的药品抢了过来,见药物到手后,即便那人扯着她不放,她还是狠狠一咬牙,一使劲,然后挣脱了。

 

  疑惑、愧疚、头疼将她折磨得几乎崩溃,不过一想到家中的孩子,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那份强烈的母爱支撑着她往家里跑去。

 

  跑到几乎虚脱,她终于来到了家门口,一摸腰间,发现钥匙没有了,她仔细一回忆,可能是抢药时被那人给扯掉了,她不由叹了一口,正想敲门,却听到屋内传来两人的谈话声。

 

  “咳、咳、咳……”

 

  “宝贝,你怎么了?”

 

  “妈妈,我感觉好难受,咳、咳、咳……”

 

  “你又犯病了,哎呀,真糟糕,药已经没有了!宝贝,你等着,妈妈马上去医院。”

 

  “妈妈,不要走,我害怕,咳、咳、咳……”

 

  “宝贝,别怕,妈妈去去就回来,你等着。”

 

  片刻之后,门打开了,中年妇女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走了出来,中年妇女不由感到又惊讶又尴尬,她朝她尴尬一笑,却看到那人丝毫没有反应,就好像自己压根就不存在,眼看那人穿好鞋子就要关门,中年妇女赶紧走进屋去,而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丝毫没有察觉。

 

  中年妇女也顾不上这些,赶紧将药取出,然后递向咳个不停的儿子,却发现他没有伸手取药,不由心里一惊,伸手在儿子眼前挥舞一阵,却发现他丝毫没有反应。

 

  心中掠过一丝寒意,她抬头看了一眼家中闹钟,发现时间定格在了夜间十一点一刻,心中那丝寒意越发严重,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便起身离开家,朝着医院方向跑去,就在距离医院不远的小路上,她看到很多路人围在前方,指指点点地说些什么,她走近一看,发现一辆大货车翻倒在地,还有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子倒在血泊之中,她呆呆地看着眼前惨象,一种莫名的冰冷包围心头。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阵,最后狠狠咬了咬牙,再一次向医院方向奔跑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凶宅
下一篇:晾内脏的鬼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