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凶宅

时间:2018-01-07 11:59:26 | 作者:龙逍遥 | 阅读:

  【前言】

 

  “秋明,准备好了吗?火车站见。”阿水对着手机那头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秋明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濒临崩溃的边缘。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了?”阿水焦急地问道。

 

  “嘟嘟嘟……”就在这时,手机断线了。

 

  阿水又打了几通电话,依然无人接听,此时他不确定是否要回去找秋明……

 

  【一】

 

  秋明跟阿水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一起在西城找了工作,为了方便,他们决定一起合租一套房子。两人在网上发布了求助的帖子,不一会儿就出现十几条信息提示,不得不感叹现在科技发展真是便利。

 

  一会儿工夫挑得眼都花了,他们摸出身上所有的积蓄,总共只有两千元。

 

  他们担心的是如果把钱全付了房费,那么剩下的一个月只能喝西北风了。


凶宅
 

  正当两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屏幕左下角的图标闪烁了起来,又一封邀请信息。

 

  点开信件,上面显示这所住房位于城郊,是一座复式独立小屋,现低价出租,房租是一千块钱一个月。

 

  两人愣住了,不敢相信如此好事竟然让他们碰到了,他们拨通电话,预约了发函人次日下午在出租屋见。

 

  【二】

 

  “哎,舒服啊。”阿水坐在一家咖啡厅舒适的摇椅上伸了个懒腰,夕阳的余晖打在脸上,让人昏昏欲睡,他喝了一口咖啡,驱散着满脑的睡意。马上就要有安定住所了,他们也出来奢侈一把,享受一下过去幻想过无数次的小资生活。

 

  阿水抬眼看对面坐着的秋明,淡淡地说:“你装什么,跑这来看书。”

 

  此时秋明正拿着一本书在埋头钻研,听阿水说话,他也合上书伸了个懒腰:“你懂什么,选房要讲风水,风水好了,一帆风顺,万一选个阴宅……”

 

  “你给我打住!闭上你这乌鸦嘴。”阿水白他一眼。

 

  “你也不想想,复式独立‘小别野’一千多块钱的租金,这房东傻啊。”秋明翘着二郎腿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换一家吗?”阿水问道,这件事他也想过,但他们现在的资金能租到这样的房子算是掉馅饼了,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三】

 

  “你好!昨天是我们给你打的电话。”阿水对面前这个大叔说。

 

  “你们两个人住?”大叔看着阿水跟秋明说道。

 

  “对。”秋明看了看眼前这所房子,震惊地问道,“是这栋房子吗!?”

 

  “没错,我们进去看看吧。”大叔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秋明小声说道:“这别墅,正点!”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通往餐厅的黑漆漆的走廊,旁边是间储藏室跟卫生间。

 

  “怎么这么黑?”阿水皱着眉问道。

 

  大叔笑了笑,指着房子后面的大树说道:“本来这房子就是背阳,再加上那棵树,一点光线都进不来。但是楼上的光线相对来说好点,我带你们上去看看。”

 

  “好!”阿水此时兴致勃勃,他对于这种贪小便宜的事情一直热情高涨,能低价住进这座房子简直走了狗屎运。

 

  楼梯走到一半,阿水看见秋明在卫生间门口发呆,于是冲他喊了一嗓子,他这才回过神来,神色匆匆的跑上来。

 

  “我刚才看到厕所有东西一闪而过。”秋明凑到阿水耳边小声说道,声音甚至有些发抖。

 

  阿水奇怪的看着他:“你眼花了……”

 

  “小伙子们,进来看看。”大叔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走进这间卧室,眼中充斥着粉红的被罩,粉红的窗帘,似乎以前的主人是个女生。

 

  “啊!”秋明惊恐的跳了起来,用手指着阿水的身后,不由得倒退了一步,把身后的扫帚踢倒了。

 

  他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把阿水和大叔吓了一跳,忙转身看去。

 

  猛的一看,脊梁背后冒出一股寒气,还好阿水离得近,看清楚那只不过是一顶假发挂在衣架上,下面挂着一条白色的纱巾。

 

  “别一惊一乍的!”阿水抓过假发朝秋水扔去,他连忙笑呵呵的躲开,转头对大叔说道:“这房子真的月租一千块?”

 

  “嗯。”

 

  “成交!”阿水急忙说道,生怕他反悔。

 

  【四】

 

  “大叔,你能告诉我这房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阿水态度有些不好的问道。

 

  “这……没什么,怎么了?”大叔结结巴巴的说道。

 

  住了没半个月,阿水因为感觉窗户外有人在偷窥而报了三次警,最后警察忍无可忍的说:这是二楼的窗户,怎么可能有人趴在外面!

 

  秋明更郁闷,他在厕所镜子里看到身后一个四肢扭曲的人从浴缸爬出来,这让他在医院宁可打两天葡萄糖,也不愿回来吃饭。

 

  “这栋房子的上一任主人是位女学生,她的这里有些问题。”大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女孩有轻微精神病,经常说自己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她的男友依然对她很好,为了治女孩的病,他四处求医。但突然有一天,男孩正在卫生间里洗澡,女孩发疯一样拿着刀朝他砍去,当女孩清醒的时候,男孩已经倒在血泊中。”

 

  “之后呢?”秋明急忙问道。

 

  “男孩现在还躺在医院,不过已经脱离危险了,女孩……”大叔叹了口气,“唉!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了。”

 

  阿水跟秋明对视了一眼,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想在这么压抑的地方待下去了,他们决定去大城市求职,毕竟这段时间挣了不少钱,买张车票远离这里。

 

  但是阿水注意到大叔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五】

 

  秋明在屋里走来走去,从搬进来除了发生些怪事以外,并没有阻挡他们工作的热情,为了今后的豪车豪宅,这点苦是值得的。

 

  秋明端了杯水走到楼下,突然转头看到旁边上了锁的储藏室,因为之前很忙,所以并没在意这间屋子,秋明放下手中的杯子,决定打开看看。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随即扑面而来的是腐朽溃烂的味道,呛的秋明差点把饭吐出来。翻腾了半天,他只在里面发现一个黑色塑料袋跟一个笔记本。

 

  翻开笔记本的第一页,上面的字迹清新隽秀,看来是女孩的日记本!这让秋明突然兴起,对于一个单身男子来说,也就这点嗜好了。

 

  前面几页都是描写在小学怎么被男生欺负的事情,但她不敢反抗,只能默默的写在日记里。

 

  但很快,日记就到了最后一页,是1992年的9月20,初秋,也就是十三年前!上面的字迹潦草慌乱,上面写道:我正在喝水,突然看见爸爸拿着刀疯狂地朝妈妈砍去。

 

  仅仅这一句就让秋明从心凉到了脚底。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从日记本的夹层中掉出一张照片,上面站着一家三口,在中间的是个穿粉红衣服的小女孩,旁边美丽的女人应该是她的妈妈,另一旁应该是……这男的这么眼熟……这不是租房子的那个大叔吗!

 

  突然,秋明身后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六】

 

  阿水打了十几个电话秋明依然不接,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阿水拿着手里的火车票朝那栋房子跑去。

 

  但没想到,半路竟然碰到气喘吁吁地秋明,阿水满脸惊讶的问道:“你没事?手机为什么打不通?”

 

  “别管这个,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说着,把照片放到我的面前,“这是那个大叔。”

 

  阿水看着泛黄的照片,一眼认出了这个男人,满脸疑惑的问:“怎么了?”

 

  “这是我在储藏室发现的日记本,你边看我边给你说。”秋明朝身后看看,咽了口唾沫,“日记中写到,小女孩的爸爸经常对精神不正常的妈妈拳打脚踢,她每天都记录下来了。那个大叔就是小女孩的父亲,一定是女生看见那种场景后精神也受了刺激,步她母亲的后尘了。”

 

  “我们怎么办?真是这样的话,那个大叔可是杀人犯啊。”阿水不知所措的问道。

 

  “那个大叔就在屋里,我们两个对他一个没问题,把他押到公安局去!”没等阿水同意,秋明就朝那栋屋子跑去。

 

  怎么看秋明的走路姿势这么别扭呢,阿水也来不及多想,打起十二分精神前往别墅。

 

  秋明先一步进入了别墅,阿水报了警之后也紧随其后。

 

  走在漆黑的走廊里,阿水踢到了什么东西,借着微弱的光线,发现竟然是一个人!身形这么熟悉,很像——秋明!

 

  阿水急忙蹲下身子,但这是他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阿水回头看去,竟然是秋明,怎么两个秋明。

 

  站在他身后的“秋明”将一个细小的东西拿下来,我认得,那是变声器,紧接着他用手摸起腮部的一角,狠狠地撕开来,露出的模样,正是租给我们房子的大叔。

 

  “你……”阿水不断的往后退,向地上的秋明看去,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血肉模糊,整个脸被揭了下来。

 

  大叔手里握着一把刀,一步一步的朝阿水走来。

 

  “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阿水故意拖延时间,等待警察到来。

 

  “还有什么事。”大叔阴阴地说道。

 

  “我和秋明都没有精神病啊,那些奇怪的现象是怎么做到的?”说到秋明,他朝地上看了一眼,忍着悲伤说道,“都是你安排的吗!”

 

  “我可没有这么闲,要不是你们发现我杀了我的妻子,我想今晚你们应该能活着离开,怪就只能怪你们多管闲事!”说着朝阿水逼近。

 

  说不通啊!秋明在镜子里见到的,还有他看见的……

 

  就在这时,大叔手里的刀已经举了起来,阿水抱拳相迎,就在一刹那,越过大叔的肩膀,阿水看见一个四肢扭曲长发披肩的“人”从楼梯上爬下来,脸上透着诡异的微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沉雾
下一篇: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