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沉雾

时间:2018-01-07 11:34:30 | 作者:云盏 | 阅读:

  雾很沉,浓着一大团白,直兜到底,使得街面好似溜着一层雪霰子。


沉雾
 

  有人讲,这久不散的雾,是那场烧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孽火带来的。

 

  一场火下来,把这条街的半边儿铺子烧了个干净。

 

  人们都记得那个晚上,伴着数声狗吠,住在街上的人们醒来,看到窗外飞舞着条条红绫。甚至有人讶异着,在这数九寒天,周身竟翻腾着股股热浪。转而热变成了烫,那红绫像是化成一只只火蚕,把这窗棂子和屋椽子当做桑,一口一口啮着。这时候,人们才缓过神来,知晓是失了火。

 

  有的老人讲,那天,他们看见那大火跳着,就像是扮祝融的跳的舞。有的还讲,大火紧上头,那几朵火苗儿,像人似的,哭叫着,噼噼啪啪灼着。

 

  没多少人理老人的话,受灾的人们只是疼惜自家的物什都被一场莫名其妙的火化成了一堆焦土。

 

  可这似烟非烟的浓雾却不散了,奇怪的是,单笼在这条街上;出了这条街便没了雾。从远了这街的地方望过来,整条街就像是被半个鸭蛋壳罩住了。就像有什么留在这街上不走或走不出去了一样。

 

  老龙头从雾里穿了出来,哼了哼鼻子,用手一捏,擤出一溜乌鼻涕出来。又抖了抖身子,却甩不掉一簇簇像是沾了些黑灰的棉花似的雾。老龙头这些天一直在寻他那个刚六岁的孙女。有人跟他讲,怕是被祝老爷一同带了去了。老龙头直啐,沙哑着老烟嗓说:“不可能。自家屋里又没找到尸骨,想是被拐了去,不可能被火烧了。”直到众人从那个久久不居人的空房子的大黑梁子下,翻出一具小小的焦骨,肉还没烧尽有些只是焦了丝似的连着。老龙头也依旧不信。

 

  老龙头这宝贝孙女的爹娘死得早,只他一个早早丧了偶的腌臜老头儿带着这小孙女长大。这小姑娘是一年且比一年俊俏;又早早会说了话,奶声奶气也乖巧,便很讨人喜欢。众邻里,孩子们喜欢带着小姑娘一起玩,大人则有时会给她一些吃穿用的。她像是所有人的女儿似的,受着每个人的宠。也亏得众邻这样帮衬。假如真是只靠一个不中用又嗜酒的老龙头,他不管再怎么在心里疼这个小孙女,也是养不活或是养走了样儿的。

 

  老龙头从这雾里穿来穿去,已有两天了。遇见他的人劝他,老爹你这样找也不是办法,走来走去,这街说长其实也不过几百步的事情。你这样找,蚂蚁窝都已经让你翻个遍了。老龙头也不理睬,觑着个红眼继续找。

 

  起初,有些人也心疼老龙头这样个找法,便想帮着他一同找。有的小孩也跟着他屁股后面,东瞧瞧西望望。可他却好像怕别人要抢了他什么似的,嘴里嚷骂着让这些人走开。那些人真是好心,也是不希望这好好的姑娘就这样死了,也就避了这老头,去别处找去再或打听一些消息。直到那具小焦骨被翻出来,这些人也只好做罢了,让老龙头早些给夭了的孩子寻个安静去处。可老龙头就是不愿意。有人认为是他没钱,连打个小棺材的钱也没,便联伙众人各出些钱去给他。而老龙头,就看了一眼,嘴里打了个响儿,一声不吭地走了。众人也无奈,只好相齐地帮那具焦骨寻了个安静的地儿埋了。

 

  这雾是愈来愈浓,但一日与一日不同。它就像是沉淀了似的,越接近地面越陈,甚至到了人出门都难的地步。便有人说那场火烧死了老龙头的小孙女,女娃还小,找不到路,不知要上哪儿去。街上的人们感觉不吉利,女人把孩子和自己一同关在屋里,也就让男人出门。

 

  这老龙头的身影在这白雾中就像一个鬼魅。

 

  直到那日,雾猛地就沉了,淤积着,如成人般高。连出门都是不可能了。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满目的白,像是一头扎进了雪堆。人们依然能听到从雾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老龙头还不死心地在找,但看不见老龙头人。

 

  那日的景象令在这街上的人们难忘。

 

  这雾像水一样,慢慢渗进了土里,一点一点的降将下去。

 

  众人模糊地看到,里面似乎有一个人在跑,跑着跑着,人也越来越矮,待在了原地,挣扎着。很快大半截身子随这雾一齐入了土。再一转眼,整个人都没了。

 

  老龙头自雾散后便失踪了。人们猜说,可能是她那死掉的孙女把这他给带走了。

 

  在长街失火的那晚,老龙头从外面回来。他喝得烂醉,左手擎着个灯笼,右手还拿着自己的烟杆儿,时不时吸两口。趔趔趄趄地在路上走着。忽然,蹦出一条大狗冲他吠了一声。他吓着摔了倒,手上的烟杆儿一下子甩了出去,只见几点火星悉数落在一旁的草垛里。一缕白烟升起,旋即,火便跃了起来。坐在地上的老龙头满面红光,不去灭火,竟然一躺哈哈大笑起来。身旁的那狗呜咽一声,往后跳了几步,再次吠吼着。这时,起了一阵风,凉飕飕的灌在老龙头的脖颈里,让他酒醒了来,这时他跳了起来,再想去找水灭火已是来不及了。那火就像水一样,借着一阵风,便漫开了去。老龙头吓得跑了,也顾不上别的了。而那狗,就一直叫着,把众人叫醒了来。

 

  老龙头往家跑,他发现他往哪儿跑,这火就跟他到了哪儿,甚至还要快。将到家时,他望见自家也烧了。他似乎听见屋里小孙女在哭,在咳。心里急得不得了,想叫人,又怕别人怀疑是他放的火。便自己要进屋救人。刚想闯进去,这破屋就猛然塌了去,只剩下毕毕剥剥的声响了。他就愣在原地,喘着,脸红红的,身体被烤的燥热。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便摸自己的破布拧出来的腰绳,摸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的烟杆被丢在了跌跤那里。便拔腿去找。他佝偻着身子在慌乱着、慢慢变多的人群中,借着火光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后来老龙头整个人似乎便中了邪,没日没夜的在街上晃着。直到雾散了去,人也不见了。

 

  雾散了,一群孩子终于被放了出来,当中有一个小的在街的一边,拣着一个被烧得乌黑的铜烟杆子。其中一个稍大的抢了过去看。他瞧了瞧,便瞪了一眼待在自己身旁想要回烟杆的那小的,把他吓哭了,自己悄悄地把烟杆儿收了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幽镜诡闻
下一篇:凶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