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幽镜诡闻

时间:2018-01-03 20:53:08 | 作者:九流 | 阅读:

  宇宙学家把时间看做第四维,那么也可以说,过去、现在、未来我们在做什么其实在共同进行,我们所说的未来其实已经发生了,我们所说的过去其实正在发生。如果这种说法可行的话,那就说明我们并不是独一的,其实有无数个我们处在不同的时间段内。但是当第四维因为某些因素受到干扰时,时间就会陷入短暂的混乱,比如失踪很久的飞机若干年后重现,而飞机上的人觉得飞机才刚刚起飞。

 

  我宁愿用这种方法去解释那次自己的遭遇,而不是用玄学去看待问题,因为当我觉得当科学无法解释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时,我可能会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

 

  我是个房产经纪人,也就是跑业务的。周六周天别人都放假休息了,但对于我而言却是最忙的两天——要带着提前约好的客户去看房。我女友每逢周末必看一部恐怖片,而且次次都要拉着我。我俩通常是周六晚八点半去小影院看电影,我也每次把手头工作提前规划很多次,尽量在看电影之前就能带完客户。然而计划的再好,依然会出现意外,也正是那次的意外使我和女友两人再也没有去看过恐怖片,而我也很少再在镜子前面逗留。

 

  那天正逢十一节假,我手头的客户都闲了下来,有的外出旅游了,更多的则是和我联系好时间准备看房。由于之前积攒的客户比较多,同事们自己也是忙的不亦乐乎,所以我只能自己带客户。不巧的是,最后一组客户因为路上堵车,来晚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原本我是和女友约好在八点准时过去接她的,可是客户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五十分左右了。

 

  很显然已经不能准时过去了,我只得给女友打电话过去说明一下情况。按照女友那胆小的性子,本以为她会乖乖等我一会儿然后再去看电影的,没想到她说这次电影之前在手机上看过预告片,感觉不怎么恐怖,就自己先去影院边看边等我。

 

  好像这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一样,甚至连意外都是被提前安排好似的,我将要遇到的事情好像都已经注定好了,令我无法抗拒。说真的,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词儿去形容之后的事情,那些形容恐怖电影情节的诸如可怕之类的词儿,已经远远不够形容自己亲身经历的诡事。

 

  客户因为意向比较好,房屋细节性的东西看的也比较多,所以当最后送走客户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钟了。影院八点半才开播,现在开播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不过以我的速度赶过去还是来得及的。

 

  小影院的人不多,大多人都去附近万达看美国大片去了,所以这个孤僻的小影院里冷冷清清的,只稀松的坐着几对儿寻求刺激的小青年。

 

  我很快找到了女友,还没等坐稳,就见女友冲我摊开左手。

 

  “嗯哼?”我低下头贴到女友的耳根处,“怎么啦?”

 

  女友凑过来低声说:“爆米花呢?”

 

  “什么爆米花啊?”我有点晕晕乎乎的,女友有让我带爆米花吗?

 

  女友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使劲拧了一下我的腰,嘟囔着:“刚才让你进来买上的。”

 

  我疼得差点儿叫出声来,估计这次得青好一大块儿。不过我是真不记得女友有叮嘱我买爆米花,也可能是我太忙给忘记了。

 

  恐怖电影看多了,有些套路自然而然也就摸清楚了。“高能”什么时候该出现,主角会怎么样作死,如果看的是国产电影的话,结局是怎样的基本上都一清二楚。我对于这些老套路已经不怎么感冒了,只是女友一惊一乍的,明明说之前看过现在却还怕的要死,真不知道我来之前她是怎么样熬过去的。


幽镜诡闻
 

  刚坐下没过一会儿我就有些尿意,之前一直带客户都没来得及解决。女友说自己想吃爆米花,也跟着我一道出去了。

 

  老实说,我这人在那次上厕所前压根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的,但就是上了那次厕所之后便倾覆了我之前的认知。活人永远不知道死亡之后还藏着什么,却又不知敬畏,把未知之物当做一种无稽之谈。当真正亲身经历到的时候,才会发现人类在那股神秘力量前的渺小和无助。

 

  大家都知道,很多影院的镜子都在男女厕门口附近,在男女厕内并不会单独设置。我因为自身形象还算可以,所以老喜欢在镜子面前收拾收拾自己,哪怕只是简单的整理整理领带,也要盯着自己看好一会儿。可是这次当我一边洗手一边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看时,总觉得哪里有点儿不自然,自身也有种僵硬的感觉,总觉得镜中的倒影比我快半拍。就在我准备低头洗把脸的时候,突然发现镜子中的“我”好想洞悉了我的想法一般,冲我狡黠的眨了眨眼。

 

  我顿时好像浑身触电一般打了个激灵,大脑“嗡嗡嗡”的乱响,眼睛不受控制的盯着那个冲我诡笑的自己,他越笑越猖狂,他的嘴甚至有种要向两边裂开的感觉!

 

  “老杨。”好像是女友在喊我。

 

  “快跑!”我下意识吼出声来,我怕她受到伤害。当我强迫自己扭过头看向走廊时,走廊空荡荡的一片,只有我的吼声在走廊间一层层的回荡开来。

 

  人呢?

 

  我的脑袋炸开了锅,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地板在旋转,走廊在旋转,天花板也在旋转。我的耳边充斥着刺耳的讥笑声,空洞而又诡异,好像声音发自我的心底,又好像有人贴着我的耳朵在拼命的笑。我顿时控制不住自己心里剧烈的呕吐感,瘫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余光中,镜中的自己仍在盯着我笑,他的嘴角已经彻底裂开,尽管他的影像有点模糊,我仍然能看到他眼中散发的寒光。

 

  就在这时,镜子中跑进一个人,准确的说,是镜子中“多”了一个影像,而在我旁边并没有出现任何人。我强忍住呕吐感,定眼一看,竟然是我女友!

 

  “干嘛呀,走啦!”镜中的女友手里捧着一桶肯德基,絮絮叨叨的挽着“我”向影院内走去,“本来想吃爆米花来的,没想到售空了。”

 

  而在我所处的走廊,却依旧空荡荡的一片。

 

  镜中“我”的脑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一圈,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我,满眼的嘲弄。

 

  莫非在镜子中的人,是我?

 

  我疯了一般的扑向镜子,我知道这个想法很莫名其妙,但是心底剧烈的恐惧感令我无法冷静下来。就在我的手掌接触到镜面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我竟然穿了过去!我竟然穿过了镜子!

 

  此刻我浑身直啰嗦,我已经无法消化刚才的一切,这一切太诡异了!我究竟在哪里?我现在是在镜子里面还是外面?

 

  就在我无措的在原地乱转时,女友突然冒了出来,吓得我差点跳了起来。

 

  “干嘛呀,走啦!”女友手里捧着一桶肯德基,絮絮叨叨的挽着我就走,“本来想吃爆米花来的,没想到售空了。”

 

  这不是之前听到镜子里的话吗?

 

  我猛地扭过头看向镜子,镜子里一片正常。只是隐约间好像有人坐在地上盯着我,仔细看又消失不见了。我赶紧把扭过头来,任由女友拉着我,一阵呕吐感突然涌上嗓子,我弓着腰一个劲儿的干呕。

 

  “怎么啦?”女友见我不对劲,赶紧蹲下身子,就在她看到我的面孔时,突然浑身一抖,满眼的惊恐。

 

  “你怎么了?”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有什么事发生了吧?还是我身后有什么?

 

  “没事没事。”

 

  女友低着头拉着我就走,我知道她在敷衍我,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多问了,我怕她会突然奔溃。

 

  影院内依旧坐着那几个小青年,里面一片正常。

 

  那场电影我俩并没有看完,女友刚坐下没多久就拉着我回去了。只是在那以后女友再也没有看过恐怖片,也没有嚷嚷着要去影院。我不知道她那一刻看到了什么,当在我问她的时候她也一直支支吾吾的,后来实在经不住我的追问才告诉我。她说那天抬头看我脸的时候,我笑的异常诡异,嘴咧得很大。

 

  她哭着说:“我真的不敢相信人类的嘴能咧到那种程度,我那时真的好怕。”

 

  我没有把自己看到的诡事告诉她,害怕她承受不了。后来听人说,当一个人经常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时,会产生幻听或者幻视,我也经常试着说服自己,那可能是工作太压抑的原因。

 

  只是后来每每看到镜子的时候,我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我现在是在镜子里面呢,还是在镜子外面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下雨天的雨女
下一篇:沉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