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殉情阴阳路

时间:2017-12-28 19:40:04 | 作者:佚名 | 阅读:

  这个夏天,骄阳似火。整个城市像一座巨大的烤炉,烤得人喘不过气来,直到夜幕降临,我才走出家门跑到天台去乘凉。天台上偶有小风徐来,扫除白天垃圾般的燥热和烦闷,令我心旷神怡。

 

  天空中那弯新月散发出幽静的冷峻的光芒,星星们眨着怪怪的眼睛,我心里的燥热骤然消失,仿佛跌入了一种神秘的境界。


殉情阴阳路
 

  忽然“啪”地轻轻的脆响惊动了我,我循声望去,只见天台的边缘坐着一个人。我的头嗡的一声,莫非他要跳楼,这十四层高的大厦,跳下去必死无疑。我捧着紧张的心,悄悄向他走近,又是“啪”的一声,他像是在扔什么东西。

 

  我掏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报警,要是这人只是一个大胆的乘凉者,报了警,岂不冒失?可要真是厌世者,又怎么去阻止他?心里心七上八下,在离他几步之遥的地方,站住,故意轻咳了一声,怕突然出现,害他失足。

 

  借着月光,我仔细打量这人的侧面,陡地看清,他正在掰着手指,“啪”的一声,手指因声而断,紧接着被他向空中一扬,悄默无声的消失在夜幕中……

 

  一瞬间,我呆了!我绝对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可这一幕让我心惊胆颤,一声惊叫脱口而出。

 

  “走开!”他冷冷地叱道。我没走反扑过去想抓住他的手。他忽然冷笑了几声,躲过了我,又在机械式的掰另一只手指。我手足无措,伸出双手去抓他的胳膊,可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霎时之间,我脑中不知闪过了多少念头,最后,我认定我见鬼了。连退数步,颤声喝道:“你……是人、是鬼?”

 

  那人慢慢的转动着脖子,发出啪啪的声响……这声响在黑暗中特别清脆,我紧张的一动不敢动,汗几乎模糊了双眼,双手紧紧地握住挂在身上的护身佛,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那人的脖子以一种及其缓慢地速度慢慢的转着,眼看着他的头180度转到了背后,突然停住,冷冷的看着我。我想跑可是腿软软的一点劲都用不上,声音像是卡在喉咙里。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冷冷的说:“嘘!别叫!你会把我女朋友吓跑的。”说完他快速转过头去,速度之快,直觉眼前一花。

 

  当时,我极其恐惧,想趁他不注意偷偷溜走。刚走出一步,只听他冷笑道:“你不能走,既然你能看见我,就说明你能帮我。”

 

  我硬着头皮问:“我能帮助你什么,你不会是想要害我吧?”

 

  冷不丁的一股冷风拂面而过,他已站在了我的身后,我被吓的浑身一僵急速转过身体,身体却承受不了这样的速度而跌倒,右腕传来一阵剧痛,忍着疼痛我站了起来。

 

  正好和他忧伤的眼眸相对。他是个面孔英俊的小伙子。黑黑的宽眉,狠狠地挤在一起,在额头成了一个长长的一字;眉毛像刷子一样挺立。眼眸里闪动着迷惘寻求的神情,嘴角却上挂着忠厚和沉静。面庞白皙,写满了坚定、坦诚和执着。他冷冷地说道:“我和女友一起殉情,说好了阴阳路上相伴,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她,你……能帮我吗?”

 

  “帮你?怎么帮呀?”我壮着胆子咽了一口口水继续说:“最起码,应该让我知道前因后果吧?……”话未讲完,只见他身形一闪,双手忽地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像触电一般,浑身乱颤,脑海中出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这些画面随着我情绪的稳定逐渐而变清晰。

 

  我看见画面中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男孩叫陆风,女孩叫梅梅,他们青梅竹马、一起玩乐,一起上学,大一点后他们稀里糊涂地恋爱,可是他们的父母不同意他们恋爱,甚至怒不可遏,俩人爱情的火苗在父母的极力阻挠下越烧越旺。

 

  我越看越觉得悲伤,简直就是梁山伯祝英台的爱情翻版,最后我看见他们相约一起殉情,各自吞了一整瓶安眠药后,画面突然就不见了。

 

  他沮丧地说:“我们一起吃了药,可是死了以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她了,你能帮我吗?”

 

  我唯唯诺诺的嘟囔着:“我既不是巫师又不是神棍,更不能与鬼沟通,怎么帮你找?”

 

  他乞求的说:“可你是唯一一个能看见我,听我说话的人……”

 

  瞧着他可怜的眼神,我不免动了恻隐之心,想了想说:“好吧!我帮你去打听打听,找得到找不到,我可不敢保证。”

 

  他看着我,眼神充满着希望。

 

  我松了一口气,下了楼。走进家门后,一转身发现他正跟在我的身后,冷冷的看着我,我吓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我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心脏,一边打量着他,只见他此时极度痛苦和忧伤。

 

  和他面对面的站在,我感觉压力好大,不敢言语不敢动。他看着我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你别担心,我不会害你的,只是无处可去才跟着你。”我苦笑,“我可以去睡觉了吗?”他摊摊手说:“请自便。”

 

  “那么,”我紧张的说,“我睡觉,你不会也跟来吧?”

 

  他摇摇头,“我不睡觉的,只借用你的客厅,放心,不会打扰你的。”

 

  我紧张的喉咙直响,逃一样进了卧室。

 

  第二日早起,我打电话去公司请了假,然后照着他给我的地址去找他的情人,为了能把他带出门,我特意跑到超级市场去买一把红雨伞,让他躲在里面。

 

  他女朋友的住处离我家并不远,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我吸了一口气,心情十分紧张地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门被一个女孩推开,她一身红妆脸上带着笑容,看见我之后脸上的笑容一僵,“你是谁?”

 

  我猜这个女孩就是和他一起殉情的人,我望了一眼红雨伞,不知道他会不会看见他心爱的女孩还活着。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故作惊讶的说:“天呀!……你还活着?”

 

  女孩惊讶,面色一沉,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记得陆风吗?”说完我仔细的揣摩她的表情。

 

  女孩很吃惊,立刻要关上门。陆风突然出现了,用身子堵住了门。女孩使劲的拽着门把手,却怎么也合不上,这一刻我知道我的猜测是对的,眼前的女孩就是他的女朋友。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在后面搂住了女孩的肩膀问:“老婆你在和谁说话?”

 

  女孩急忙说:“不认识,问路的。”说完“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走到阴暗处,对着红雨伞说:“出来吧!”

 

  陆风像一张薄薄的纸逐渐恢复了人的轮廓,他站在我的面前,一脸的绝望!

 

  如今事情已经明了,女孩没死,而且嫁人了,怪不得他在阴阳路上找不到她,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有个极奇怪的念头,他该不会因爱生恨去报复女孩吧!就像鬼片里演的不顾一切带走女孩。

 

  “喂!你等等……”是女孩追了过来,冷冷地对我说:“小姐!我不管你是谁。请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我现在生活的很好,已经忘了那个人了。”

 

  “你……怎么可以忘记陆风,他为了你而死呀?”我异常愤怒。

 

  她冷冷的说道:“我也吃了药,可是在最后一刻我后悔了,太难受了,我用手抠喉咙把药吐出来一些,这才捡了一条命,我这一辈子再也也不想在提这件事了,况且他已经死了,我就算天天记得他以泪洗面又有什么用?”

 

  我一时间竟然语塞了,没想到女子竟然能冷静的说出这些话来。我没言语转头向陆风望去,他傻傻的站着一动不动,面如纸灰,眼睛里的悲伤让人心痛。

 

  女孩继续说道:“你快走吧!别让我的家人看见你。”

 

  我瞧见陆风的身体动了一下,眼神在瞬间里充满着仇恨,我的神色大变,冲着他喊:“算了,爱她,就别难为她了。”

 

  他听了我的话身子震了一震,面上突然现出了愤然之色叫嚷着吼道:“可是我怎么办?就这样孤苦零丁的一个人上路吗?”

 

  他极度愤怒的手化成抓,向女孩的心脏掏去。刹时之间,我呆了一呆,猛然冲到了女孩身前,当我看见女孩惊慌失措的神情时,同时感觉背后一阵热辣辣地奇痛,下意识地伸手一摸,竟是一手的鲜血!

 

  陆风的尖锐的手几乎穿过了我的胸膛。

 

  女孩呆了半刻,猛地一扭身,撒腿就跑,而我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在医院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是陆风,他神色忧郁地看着我,问:“为什么要挡住我杀她?”

 

  “不知道!”我冲口而出,我当时扑过去确实什么也没想,现在想想自己真够傻的。

 

  “放弃吧!”我急急地说道:“何必非要她和你相伴?她在临死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背叛。”

 

  “哎!”许久他发出一声轻叹。“谢谢你!我……我想,快点回阴阳路喝了孟婆汤就不会在痛苦了。”

 

  我望着他满脸的悲伤,竟怦然心动,对他竟然有些许不舍,如此痴情的男人,怎么会有人不懂得珍惜?

 

  突然,他的身后变得白茫茫的,似烟似雾,他慢慢的走在里面,隐约上了一座桥,站在桥上,他冲着我缓缓摆着手……

 

  啊,阴阳路很短,但能检验爱情的真伪;奈何桥不长,却是情侣们牵手的情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深夜唱戏的人
下一篇:红盖头下面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