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老宅凶咒

时间:2017-12-26 19:55:25 | 作者:佚名 | 阅读:

  故事这是1925年民国时期的发生在上海的一栋老宅里。


老宅凶咒
 

  秀凤整理整理衣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寒伧的圆口布鞋。吸了一口气,扣响了二姨家的宅门。吱……有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毕恭毕敬的拉开了门。

 

  “小姐里面请!太太在内院候着您那!”

 

  秀凤注意了一下这个老人,他总是卑微的半躬着瘦小的身子。他引着秀凤到了内院。

 

  “恩,怎么称呼您呀!”秀凤问。“小姐,您就叫仲伯吧!这院都这么叫。我是王家的老仆啦!”他笑道他俩来到内院正屋,王太太早已站在那里等候了。这位高贵的夫人看着秀凤宠爱的笑着,秀凤猜这一定就是二姨了,她也回了甜甜的一笑:“二姨!”

 

  “哎!”王夫人上前搂住了秀凤:“看看,十几年不见都出落成亭亭玉立大姑娘了!来,跟二姨到屋里坐。仲伯,接过小姐的皮箱,就安置在西厢房吧!”交代完后,王夫人前前后后看看秀凤,眼泪婆娑的说:“这丫头跟你妈长的一样一样的。你妈命也真苦,俺们姐俩命都不好啊!”

 

  秀凤红着眼眶说:“二姨,秀凤给您添麻烦了!”

 

  “这是那儿的话呀!傻丫头,你妈走了,你二姨夫也走了,我家你哥又不常回来。咱俩正好是个伴儿。”王夫人抹抹眼泪说道:“秀凤,你四处溜达溜达,这院大着呢。你二姨夫死后,我好不想留在伤心地,这不!搬到这里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走走。我去到厨房给你张罗张罗晚饭啊!”秀凤点点头。

 

  秀凤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在北平还念着书,娘又得了痨病去世了。丢下了她自己,只好来投奔上海的二姨。秀凤见这宅院真的好大而且很精致很美,就四处走走。秀凤心想,二姨人真的好亲切,也好美,比妈还年轻,是个古朴的美人儿,她从没见过哪个贵夫人穿起祺袍能如此落落大方,端庄娴静。她缓步走到一侧偏房,这里柳树成荫,百花齐放,比正房还吸引人。有一个小池塘,上面有一座“七步桥”。秀凤试了试果然是七步就能过桥,她蹲在桥边,俯看池内,有一些小水虫,池里映着自己姣好的面容,她正陶醉其中,却看见池内自己的鼻子流血了。她拿出拭帕擦拭,她费解的盯着手帕良久,没有血?她再看向水池中的自己,没有血呀!想是自己看花了眼,秀凤站起身。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过头一看,没人?这是怎么了?她气自己总是疑神疑鬼。还是回去吧!她刚要走,身后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她惊惧的回头。

 

  “你是谁?怎么这么随便?”一位身着国民党军装的高个子军人质问她。

 

  “我……我是女主人的外甥女。”她轻声的回答:“你……弄疼我了。”

 

  军人发觉自己有些太用力了,赶紧缩回手道歉。

 

  “你是这儿的客人吗?”他问“哦,不是客,是来这里居住的。”

 

  男孩笑了:“是我的妹妹?”秀凤错愕的看看他笑道:“你是表哥?”

 

  男孩点点头:“我刚刚到家!咱们小的时候见过呀!你可能是太小记不得了!你小的时候可是个泥娃娃,天天黑着小脸到处跑!现在,可真是看不出来呀!”他爽朗的笑着秀凤赧然的低下了头:“你提它做什么?”

 

  王琨摸摸秀凤的头发:“都长这么大了。怎么想到这里走呢?这么偏,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房间。”

 

  秀凤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回头看了看,见偏房侧墙那儿有一个圆形的拱门,用铁门拦着铁链锁着。里面有一个穿旧试旗袍的女人向她摇着手帕。秀凤停下脚步,翘望里面。

 

  “秀凤,看什么呢?”王琨向着她看的方向看去。

 

  秀凤指了指拱门:“那个女人是谁?”他仔细看了看:“哪个女人?”

 

  秀凤脑袋嗡的一声:“你看不见?”他摇摇头,又笑了!“看看把你累的,都产生错觉了。走啦!”秀凤也觉得是这样,没有在意。表哥房间很大,秀凤被桌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了。

 

  “表哥是你吗?”她指着那个脸上脏兮兮还在哭鼻子的小孩说。王琨憋不住笑,摇摇头:“那不是我,旁边那个高个子是我。”他走到她身边附在她耳边悄声的说:“那个是你!”秀凤红着脸倒退了一步,这个小小的举动引来王琨哈哈大笑:“怕我吃你呀!小妹妹。”秀凤尴尬的摇摇头。王琨仔细打量了这个丫头,个子不高,长的很漂亮,齐齐的及耳短发。灵秀的大眼睛,微微嘟起的小嘴,煞是惹人怜爱。秀凤不喜欢他这样看她,清脆的叫了一声:“表哥!”喊愣了王琨。他清清嗓子,扯动一下嘴角。

 

  “厨房喊吃饭了。咱们走吧!”他牵住秀凤的手跨出了房门。

 

  晚上秀凤躺在床上,拿着书怎么也看不进去,想着这个冒冒失失的表哥。竟然甜甜的笑了,觉得自己挺不害臊的,红着脸埋在被子里。夜里,秀凤吹了蜡烛,盖上被子。叹了口气舒舒服服的睡下了!

 

  滴答!秀凤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脸上了,从枕头下面摸出手帕擦了一下。嘀咕着:“什么东西呀!”哗啦!又有一堆东西,掉在她的被子上,她凝神一看!肠子!

 

  “啊”

 

  西厢房一阵尖叫,整个院子里的人全过来了!王琨第一个冲了近来,摇着秀凤。“凤儿!凤儿!你醒醒,做噩梦了!”

 

  秀凤喘息着张开眼睛一把搂住了王琨的脖子。王夫人披上件衣服,也赶了过来。

 

  “秀凤这是怎么了?”她焦急的问。“妈,没事,凤儿做了噩梦!”

 

  “秀凤要是害怕,赶明个你就搬到隔壁吧!也好有个照应。”王夫人和儿子说。

 

  次日,王琨搬到了隔壁。

 

  “昨天是不是太累了?做梦都胡思乱想。”王琨给秀凤削了个苹果送到她嘴边,秀凤无精打采的咬了一小口:“也许是吧。”

 

  “好了,别瞎想,收拾收拾,我带你到大街上走走。”

 

  他们在热闹的街市里买泥人,吃棉花糖,在街摊吃热包子。秀凤忘却了一切似的,无忧无虑。“有表哥在身边真好!”她仰着小脸说。

 

  “那……要不要表哥一辈子在身边?”他一语双关的说。秀凤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他捏了捏她的小鼻子:“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栓住我了。我可是个花心大萝卜!哈哈……”秀凤听出了这是在占她便宜呀!冲他歪歪嘴,脚下狠狠踩了他一下!

 

  “哎、呀……”

 

  王琨可真是头一次这样孩子气,在大街上和秀凤你追我赶。平时,这个国民党少帅办起事来可是一板一眼的。

 

  “凤儿,我这两天去一趟重庆,等我啊!给你带好吃的,吃过重庆的米花糖吗?很甜的。”王琨和秀凤坐在偏房门前的池塘边。“恩,要早点回来!我不吃饭等着你的米花糖!”她孩子气的话逗得王琨笑弯了腰。“你饿坏我会心疼的。”秀凤用清澈的大眼看着他笑的前仰后合。他停下笑,看着她:“看!看!我要吻你啦!”他用大手捏住秀凤的下颚,深深的吻住了她……

 

  王琨与秀凤依依惜别了,终于在母亲和她不舍目送下坐上了赶往重庆的车。

 

  秀凤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总是能听见一个女人在唱歌“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回来……”

 

  她气愤的坐起身,捂住耳朵。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她看过去,门口没有人影,会是谁呢?

 

  “当当当……”她的目光移到门槛上,这声音是在门槛上发出来的。门上面透明的地方不见人影。总不能是猫吧!她穿上鞋子,准备去看个究竟。

 

  “当当当……”她只把门咧个小缝。咣当!门被什么力气给冲开了,秀凤木了,眼睛慢慢的移到地上!

 

  “不……”

 

  一个断腿的女人血粼粼的趴在地上,手伸向秀凤,脸上露着诡异的笑。披散着头发。

 

  “救我,救救我……”她慢慢的趴向秀凤。

 

  秀凤踢开她的手:“你走开,你是谁呀!别纠缠我!”

 

  “我是这的女主人……救……”她嘴里冒着血沫说:“你爱他?恩?嘻嘻……”

 

  秀凤使劲的关上门。把她的手夹在了门里。她歇斯底里的怪叫:“啊!救救我……你……啊!”刺耳的尖叫如同在杀一只猫一样。她抽回手并使劲的把门板砸出个大洞,抓住了秀凤的腿。长长的指甲深深抓进了肉里。

 

  “疼!表哥!”

 

  仲伯在第二天,发现了晕倒的秀凤。腿上还带着伤,为她处理罢伤口,就告诉了夫人。秀凤刚刚清醒就看见了她担心的样子。

 

  “二姨。”她虚弱的挤出一点声音“孩子,别动,这是怎么搞的?”

 

  她身旁的一个女仆人说:“不是让鬼给抓的吧?”

 

  “闹鬼?”王夫人惊异的说:“怎么会这样呢?”

 

  女仆是本地人,多少是有些耳闻。她说:“这栋老宅很久都没有人租住了。早些年,住着个老爷,有四房姨太太,这最小的姨太太都可以给他做女儿。家里定了家规,哪个姨太太要是和别人私通,就给丢到偏房后院的井里。这小姨太太就不守规矩,和老爷的儿子通奸,让人给抓到了打断了腿丢在后院的井里了!原来只听说有这事,可没听说闹鬼呀!”

 

  秀凤搂住王夫人:“她是这样的……”

 

  “什么样?”王夫人问。

 

  “让人打折了双腿!”

 

  王夫人倒抽一口气。老天!

 

  “我今天就去找人降她!还能有这样的事!”

 

  王夫人匆匆就要赶往菩提寺。“秀凤,今天二姨怕是回不来!你和仆人将就一宿。我尽量早回来!”王夫人出门前嘱咐了一翻。

 

  秀凤就怕黑夜,黑夜来了她就来了!傍晚,秀凤关上房门。看见偏房有人进去,就跟了进去。“咣!”门关上了她环顾四周,发现一副画像,和那个女人很象!她心跳加速,转过头推开门,冲到了拱门前。扑通!跪在地上“咣!咣!咣!……”磕了无数个响头,地上占满了血渍!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再纠缠我了!”最后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那个女人坐在井边晃着双腿还在唱着:“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我的爱人……”

 

  翌日清晨,王夫人带着法师回来了,却看见家仆们忙前忙后,仲伯迎上来告诉夫人:“秀凤小姐死了!”王夫人晕了过去:“晚了!”

 

  王琨兴致冲冲的跑回家,却看到举办丧事!而中间的遗像正是他唯一钟爱的女孩!

 

  哗啦……很多很多的,米花糖,撒了一地!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灵物交换
下一篇:深夜唱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