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活在瓶子里的人

时间:2017-12-25 17:25:52 | 作者:应辰 | 阅读:

  【瓶女】

 

  严冰掏出钥匙,放进钥匙孔转了一下,发觉门被反锁了。

 

  “立行……”

 

  十分钟后,门开了。

 

  见他一脸的疲惫,严冰已经知道原因了。

 

  “昨晚又通宵赶稿了?”她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拎出一个白色的袋子递给沈立行,“喏,早点。”

 

  沈立行“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


活在瓶子里的人
 

  沈立行是她男朋友,是个职业作家。而她还在读书,今年大二,平时只要学校没课,她都会来这帮忙收拾屋子。由于学校不允许外出租房,所以严冰不能和沈立行同居,还好他也理解,说,反正我写稿子也希望一个人。

 

  严冰把买来的菜放到厨房,接着拿起抹布开始清洁。严冰确实得承认,沈立行是个十足的宅男,只要不发生地震,他就可以陪着屋子一直到地老天荒。但是严冰不介意他的这个毛病,因为他足够爱她,这就够了。还记得他们相遇的那天,他为了向她表示爱意,在她宿舍楼下站了一宿,就是为了在她下楼时递上早餐。

 

  “对了,过几天我要去参加一个读者见面会,你能不能请假帮我看下屋子啊?”沈立行一边刷着牙一边支支吾吾说道。

 

  “看屋子?你这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么?”

 

  “我的手稿啊,这可是无价之宝!”

 

  严冰笑了笑,答应了。

 

  走进沈立行的卧室,一片狼藉,严冰皱了皱眉,动手收拾。

 

  突然一阵寒意袭来,严冰身体猛地一震,脚下一滑倒在床上。她看到柜子上摆放着一个花瓶,可是上面插的却不是花,而是一个类似人头的白色固状物。她吓得大叫一声,抓紧床单闷着脸。

 

  “怎么了?”沈立行跑了进来,顺着她的眼光一看,赶紧解释,“别怕,只是个雕塑。”

 

  看严冰情绪缓和下来了,沈立行接着说道:“前些天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热卖商品,叫做“瓶女”,卖主说“瓶女”从小被父母放在瓶子中养活,一直到她成年,她的身体被囚禁在瓶子内,只有头能出来,而就是因为这样,“瓶女”因为怨恨、绝望脸上便长成一种令人畏惧的容颜,倒不是难看,而是极度阴冷。这个当然不是本人了,是艺术家按照“瓶女”的样子刻画的雕塑,每次看到这个雕塑,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灵感。”

 

  【活着的房子】

 

  沈立行电话里说他的见面会差不多要开一天,让严冰带些书来看打发时间。严冰带了本心理学书籍,此时惬意的躺在椅子上。

 

  可能是这几天学习压力很大,不到一分钟严冰便进入了梦境。

 

  平常不做梦的她此时却梦到了些奇怪的事。

 

  周围一团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她摸索着前进,发现面前似乎是一堵墙壁,手感很光滑、冰冷。她不知道这是哪里,还朝上大喊了一声,却没人回应。

 

  梦里她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她蜷缩着,突然发现脚下有些动静。用手一摸,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脚正在渐渐变大,每个脚趾都在生长,就像是一颗豆芽一般,伸长、变粗。而她就这样被顶着向上长着,不一会,竟然看到了亮光。

 

  终于摆脱了黑暗,严冰眯着眼努力适应外面的光线,当眼睛没有刺痛感了时,眼前的几人让她吓了一跳。是沈立行和他的几个朋友的照片,正兴奋的望着她。

 

  梦,就这样醒了,没有一点征兆。

 

  严冰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穿好鞋子准备下床,恍惚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自己本来是睡在床头的,怎么会调了个头?

 

  她跑到洗手间冲了冲脸,确定自己是不是迷糊弄错了,可回到卧室时依旧发现是这样。不仅如此,房间的整个方向都改变了!

 

  “立行,你回来一趟。”

 

  “啊?我正忙着呢,等晚上我早点回来。”

 

  “可是……你知道么?你的房子会……会动!”

 

  电话那头的沈立行被这一句话吓得够呛,惊慌说道:“什…什么?”

 

  “你回来我跟你详细说。”

 

  当严冰把这一切告诉沈立行时,他显然不愿意相信。无论严冰怎么解释,他都应付说肯定是她自己记性不好,把房间的位置方向搞错了。

 

  绝对不是搞错,严冰深信,这房子一定有什么古怪。

 

  【植物的生长】

 

  “植物的生长是多样的,但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我们可以人为的控制其生长方向、形状,正如你们所看到的……”

 

  植物馆内,沈立行和严冰手挽着手随着队伍参观着。给他们讲说的是刚刚留学归来的植物学博士孙悦,他在植物研究方面做出了不少贡献。在沈立行的见面会上,孙悦碰见了自己的老同学,于是邀请他们来参观自己的植物馆。

 

  植物馆很大,来的人也络绎不绝,孙悦将队伍分成两组,让助手们一人带一组。

 

  “希望你们玩得开心。”孙悦走到他们跟前礼貌地笑了笑。

 

  “肯定会的,这里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严冰兴奋地说道。

 

  “说不定能给我带来很多灵感。”沈立行点点头。

 

  接着,孙悦回研究室去了,而他们则继续参观。

 

  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尽头。

 

  “好,各位,到这里我们的植物馆已经参观完了,请跟我走,我们工作人员给大家准备了礼物。”

 

  “还有礼物?”严冰望了望沈立行。

 

  “去看看吧。”

 

  “这是我们的孙悦博士培育的新品种植物,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从种子长到开花,植物会变化不同的样子,而在场的各位都被抽取过DNA,所以植物能长成你们从小到大的样子。

 

  “这么有意思?”严冰从工作人员拿了一颗写着沈立行名字的种子,“我的就不用拿了,有一颗就够了吧。”

 

  “对了,我房间里的瓶女,就是孙悦给我介绍的呢。那个是半成品,放在网上拍卖。”

 

  回到家,沈立行继续赶稿子,而严冰则开始收拾屋子外围。由于是郊外的房子,环境虽好却也十分费工夫,屋前有一堆杂草,还有路人丢弃的各种垃圾。

 

  好一会儿终于除干净了屋子前的杂草,严冰来到屋子侧面,发现这里的杂草明显少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它们的生长方向都是避着墙面。而雪白的墙壁上,竟然长出了一枝红色的花。要是它长在别处,可能严冰不会理会,但是这太显眼了,她必须把它拔出来。可费了很大的劲儿,也能没拔出来,反而墙面因为她用力过度还脱落了不少,露出了花的根部。严冰用手拨开根部的泥土,发现这朵花的根茎足足有一个手臂大小!一直延伸至墙的里面。

 

  【每个人都是一颗种子】

 

  “咦,你桌子上的瓶女怎么不见了?”

 

  “哦,我怕吓着你,就把它搬到地下室去了。”沈立行打开了电脑,开始工作。

 

  今天是周日,沈立行要写一天的稿子,学校那也没什么事,严冰决定去附近串串门。

 

  沈立行的房子是租的,位置离严冰的学校不远,因为是郊区,过往的车辆很少,平常严冰都是骑着电动车往返的。严冰在沈立行刚搬来时注意过,附近只有三户人家,最近的一家有一个老人,而其他两家都是新婚夫妇。

 

  走了一会儿,看见老人正在屋前忙碌,便过去打招呼。

 

  “婆婆,您这忙什么呢?”

 

  “挖坑。”老人木木地说道。

 

  “挖坑?”严冰奇怪道,见旁边还有几个坑洞,有一个成年人一般高度,“您要种什么啊?”

 

  “种子啊,就是那个孙悦博士给我的种子。”老人抬起头,和蔼地说道:“儿女不在家,我老人家没什么事做,就种些花花草草,听说那种子可以长成人的模样,就想试一试。”

 

  严冰哦了一声,老人接着说:“其实啊,每个人都是一颗种子,经历生老病死,最终化为泥土。唉,长成什么样都是自己的选择啊。”

 

  又寒暄了几句,严冰告别了老人,心里有些忐忑,莫不是老人被儿女抛弃了?要不然怎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回到家,沈立行已经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她给他盖上了被子,转身朝阳台走去。怀里的种子被放入花瓶内,像团纸团般舒展开,一分钟不到竟然长出嫩芽了,而嫩芽的形状酷似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太神奇了!”严冰惊讶道。

 

  突然门外响起了咚咚敲门声,严冰打开门一看,没有人,她左右看了看,只见门檐上挂着一根粗壮的蔓藤。该不会是它敲的吧?她拽了拽那根蔓藤,发觉根本拽不动,心生奇怪,屋顶是没有种植物的,怎么会有这样一根蔓藤?

 

  她找来了梯子,爬上屋顶,沿着蔓藤的方向找去,发觉它的根部似乎在墙内。整个形状像是从墙里长出来一样。好奇心占据了严冰的脑子,她从屋里找来电钻朝里凿去。最后她发现,那根粗壮的藤蔓是地下室的装瓶女的瓶子里伸出来的,瓶子底部有个手臂粗的洞,瓶女却不见了踪影。

 

  她跑到客厅,想叫沈立行起来看,却发现他也不见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沈立行一直没见踪影,严冰担心了,跑到邻居门前不停的敲门想得到帮助。可不管怎么敲,门就是不开,两个邻居都是这样,无奈她只能跑到那个老婆婆家询问。

 

  老人还在那里挖坑,动作缓慢而迟钝,严冰刚想走过去,突然看见老人手臂粗了一圈!仔细一看,袖子里的根本不是手臂,而是绿色的藤蔓。随着藤蔓逐渐变得粗大,老人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又挖出一个坑洞。

 

  严冰悄悄绕过屋前的老人,从后门进了屋子,她已经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她必须找到什么来保护自己。

 

  刚进后门,她顿时愣住了。只见屋内摆放着四个巨大的花瓶,而花瓶内的植物已经长成半人高了,粗壮的茎上的轮廓分明就是张人脸。对了,这四个,分别是老人的儿子儿媳和女儿女婿。

 

  “每个人都是一颗种子……从嫩芽开始,长啊长啊,长到枝繁叶茂。多么完美的过程啊!”门外的老人开始喃喃自语。

 

  严冰随便从旁边操起一把斧头,屏住呼吸从窗户上盯着老人。她发现老人不只是手臂变成了藤蔓,身体也在变化,甚至脚底都开始生出根茎。

 

  这时一条短信发来,是沈立行的:严冰,快跑,别回屋子,她回来了!

 

  严冰摸不着头脑,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现在又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遇到不测了。她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自己拿起斧头回到了屋子。

 

  【她回来了】

 

  地下室有各种工具,严冰拿起铲子开始挖起来,朝着那根藤蔓的方向,严冰向下挖去。几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一点人的影子,也挖不到底,这根藤蔓,就像来自阴间一般,朝地底无限延伸着。就在严冰累倒在地上,打算放弃时,她听见了底下的喘息声。她大喊沈立行的名字,得到了回应。

 

  “严冰,别下来。”

 

  严冰不管那么多,继续拼命往下挖土,终于,她挖通了,里面有个巨大的洞穴。沈立行此时躺在一堆杂草之间。

 

  “这,到底怎么回事?”严冰趴在他身上抽泣。

 

  “唉,都是我的错。她回来了,回来索命了。”沈立行叹息道:“在你之前,我还有过一个女朋友,叫徐芯,我非常爱她。我们相遇不久就同居了,有一天孙悦来我家做客,想参观一下我新租住的屋子,于是我带他参观了整个屋子,包括地下室。但就在地下室里,我们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一幕,徐芯此时身体整个藏在花瓶内,周围生出许多藤蔓。我当时吓坏了,拿起身边的铁锹向她砸去,杀死了她。到后来我才知道她悲惨的童年,她出生时长得非常不好看,按照当地的风俗,她的父母将她的四肢砍断,身体栽放在花瓶中,每天给予营养。十年后她就会从新生长出手和脚,而样子也会变得妖艳动人。但是她以后每天都必须泡在花瓶中一个小时以维持生命,而就在那时我闯了进去。”

 

  “那你事后报警了么?”

 

  “没有,我害怕极了,就想直接掩埋她的尸体,反正她的父母常年不跟她联系,而我是她唯一的亲人。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她的尸体就开始像植物一般生长,而且越长越快,不到一天体积就大到地下室都容纳不了。那时孙悦正在研究一个项目,他说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将徐芯的尸体切割完带到他的实验室,用现在的研究方法,制成一颗颗种子。每一颗植物不可能有无穷的生命力,所以只要这些种子都生长完成,那么枯萎之后一切都化为乌有。为了让人们接受这些种子,他把市民的DNA提取植入进种子中,能长成人类的样子。可是,他失败了,他低估了徐芯的能力。地下室的瓶女,原本只是雕塑,里面放了一颗种子,而这颗种子一接触到土壤便疯狂成长起来。你出去的时候,我接到了孙悦的电话,然后去了一趟他家,可是已经晚了,当我见到他的那一刻,他的身体正生长出枝叶,纤细的根茎一接触空气立刻就变得粗壮。根茎朝着家的方向钻去,我紧抓着它,被带来了这里。”

 

  话一说完,旁边的那些根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他们的方向爬来。

 

  “快走!”沈立行推开严冰,他的脚已经生出了根,完全不能动了。

 

  严冰转身爬进之前的洞,回头那一瞬间,她看到巨大根茎的中央,一颗女人的头颅正紧紧地盯着她。

 

  【尾声】

 

  “这些,就是你男朋友失踪的原因?”

 

  “是的。”

 

  “请原谅我不能相信,这简直就是部恐怖小说。虽然在你邻居家找到了两株巨大的植物,但在你所说的那个洞穴里,没有一丝像你所说的一样。我们现在证据不足,无法控告你,但也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严冰面无表情的转身出去,他们之间根本无法相互信任。她看到了其中一人的脚底,生出了一根手臂粗的根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异域
下一篇:灵物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