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人体衣架

时间:2017-12-23 19:29:11 | 作者:稳心 | 阅读:

  这天晚上,灰蒙蒙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街道上弥漫着浓浓的水雾。


人体衣架
 

  李媛和好友孟玲被淋了个落汤鸡,她们俩刚才在品牌店买衣服,谁知道突然下了大雨,于是便用衣服遮着身体,小跑着回到了寝室。

 

  回到寝室,罗晨和刘萌还在寝室上网,李媛摸着湿漉漉的头发急忙的拿着吹风机吹了起来。

 

  “烦死了,我一身都淋湿了!”吹干了头发,李媛又换了身衣服。

 

  这时,罗晨看着孟玲奇怪的问:“咦?孟玲你也淋湿了,怎么不去吹干?”

 

  原来,孟玲进了寝室,连湿透了的衣服都没换,就直接睡在了床上。

 

  “......不碍事......”幽幽的声音从孟玲的被窝里发出。

 

  “怪人。”罗晨白了一眼,就继续玩游戏了。

 

  很快就到了熄灯的时间了,断了电后,寝室立刻陷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

 

  李媛觉得今天孟玲很不对劲,一个正常的人被淋湿了,怎么就可以这样自在的睡下了?越想越怪,李媛从小就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女生,今天这个怪事一定要探个究竟。

 

  于是,在这深夜中,李媛目不转睛的盯着孟玲的情况。

 

  借着惨淡的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孟玲那浮肿发白的脸,而她头上那扭成一团的黑发则胡乱的散落在枕头上。看到此时孟玲的这样子,李媛吓了一跳,淋了雨后,好友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是不是孟玲感冒了?李媛正想关心的去看一下,这时,孟玲突然从床上下来了。

 

  孟玲站在那里,浑身湿透,在黑暗中,她四处看了看,然后开了寝室的门,走了出去。

 

  这么晚了她要去干什么?压住心中的疑问,李媛轻声的下了床,然后跟了过去。

 

  奇怪?走廊上没人。李媛感到头皮发麻,黑夜摧毁了她的好奇心,她正想回寝室时,却猛地发现头上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这是在走廊,上面有的只是晾衣服的电线,是什么东西爬到了电线上?李媛试探性的抬起头一看,原来上面晾着一件没干的衣服。李媛松了口气,可是随即她就发现了端倪——那件衣服很眼熟。李媛仔细一想,那件衣服竟然是孟玲的!

 

  李媛心里一惊,她抬起头来仔细的一看,原来由于前面光线太暗没看清楚,这次她才愕然的发现,电线上晾的不是衣服,而是一个人!是孟玲!李媛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一幕,孟玲全身像被晾衣服似的悬挂在电线上,身体上部就如装了一个衣架,她的双手向两侧伸直,一个钩子从她的头部穿出,然后整个人就晾在电线上,来回晃动。

 

  浓浓的恐惧感穿透了李媛的全身,那一直紧绷的神经到了极限,她慌不择路的跑回了寝室。

 

  【孟玲是鬼】

 

  回到寝室,李媛还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之中,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睡到了床上。

 

  第二天,李媛从噩梦中醒来,她下意识的看向孟玲的床位,只见孟玲已经起来了。李媛害怕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竟然变成了鬼。

 

  这时,孟玲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走到了李媛的身边,“走吧,一起去上课。”

 

  看到此时的孟玲,李媛不由自主想到了昨晚她那浮肿的脸,恐惧像蚂蚁似的爬满了她的全身。

 

  “嗯?”孟玲睁大着眼睛看着李媛,“你怎么了?”

 

  李媛慌乱的从床跳了下来,然后眼神闪躲的说:“没、没什么。我还有点事,你先去上课吧。”

 

  “哦,那我先去了。”说完,她就走出了寝室。

 

  看到孟玲离去的背影,李媛如释重负,她决定要把孟玲昨晚的事说给罗晨听。刚好这时罗晨也洗漱完毕,于是李媛连忙一字不漏的将昨晚的事说给了她听。

 

  “什么!”罗晨睁大着不可思议的双眼,“人体衣架?”

 

  “对。”李媛神色恐慌,“你想想看,一个人被晾在电线上,那就只有是鬼了!”

 

  “果然。”罗晨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她恍然大悟的说,“你还记得一个星期前,孟玲和她的男朋友李大力等人一起去游泳吗?”

 

  “嗯,记得,怎么了?”李媛问。

 

  “如果没出我的所料的话,孟玲和李大力现在已经变成鬼了!”罗晨嘴唇颤抖的说。

 

  李媛着急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罗晨说:“因为,上次他们在邵水桥游完泳后,我就发现孟玲和李大力他们的脸色不好,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的脸色。当时我就被吓了一跳,连忙追问他们怎么了,可是他们却沉着脸什么都不说。后来我才想到,那次他们游泳的地方刚好是深水区。”

 

  “你的意思是......”李媛面如土色,“孟玲已经被淹死了,现在的她其实是鬼魂?”

 

  罗晨反问道:“不是鬼那还是什么?昨晚你看到的就是最好的证据。”

 

  李媛心里说不出个滋味,自己的好朋友转眼间就变成了鬼。

 

  “你说,孟玲现在变成鬼来干什么?”罗晨警觉的说。

 

  李媛想了想:“我想......她应该是来报仇的。”

 

  罗晨白了她一眼:“有哪个鬼来阳间不是报仇的啊?我的意思是,我们总不可能每天和鬼待在一起吧。”

 

  李媛说:“那要怎么办?孟玲又没对我们表现出恶意。”

 

  罗晨眼睛一转:“鬼没有一个是安好心的,它随时可能对我们造成生命危险,所以......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李媛问:“怎样个‘为强’法?”

 

  罗晨得意的说:“光靠我们俩对付鬼是不够的,所以我们今晚拍下孟玲晾在电线上的照片为证据,让学校的人帮我们。”

 

  听了罗晨的话,李媛犹豫了一会,便缓缓地点了头。

 

  【偷拍】

 

  一天就这样的过去了,下了晚自习回到寝室后,罗晨对李媛使了个眼色,示意计划开始。

 

  此时孟玲正在整理衣服,李媛端了一杯茶,硬着头皮走到了孟玲身后,然后假装不小心的将茶全部倒到了她的身上。

 

  孟玲像被触电似的跳了起来,她全身发着抖,眼神发寒的看着李媛。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媛连忙道歉。

 

  “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孟玲轻轻说。

 

  接着,寝室按时熄了灯,李媛心里既期待又紧张,今晚偷拍的对象可是鬼。

 

  不知不觉中,夜黑得越发浓厚。这时,身上衣服没干的孟玲动作僵硬的从床上下来,然后缓步走向了走廊。

 

  见状,李媛和一直没睡的罗晨立马下了床,手上则是紧紧的握着手机。开了门,惨白的月光泄了进来,混合着死气的黑夜,更是给人平添了几分恐惧。

 

  两人站在寝室的门口,不敢离孟玲靠得太近,然后微微的伸出了头注视走廊的动静。只见孟玲正站在电线下,她的手上拿着一个衣架,地上拖出一个细长的投影。孟玲环顾了四周,确定没人发现她,于是,她拿出刀子,将自己的胸口用力的划开,顿时,血不要钱似的流了出来。孟玲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接着,她又将衣架镶进了自己的胸口,然后钩子从她的头部穿了出来,就这样,孟玲整个人晃动在电线上。

 

  李媛和罗晨吓得全身发抖,可是再害怕,也没有忘记今晚的任务。回过神来,李媛便和罗晨拿出了手机将孟玲鬼魂的情景拍了一下做完这些后,李媛腿都发软了,于是急忙回到了寝室。

 

  由于她们俩走得太急,没有发现孟玲正用恐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她们。

 

  “这样,明天我将这张照片给大家看,让他们一起帮忙杀了孟玲的鬼魂。”罗晨扬了扬手机。

 

  “唉,也只有这样了。”李媛叹了口气。

 

  【失踪】

 

  到了第二天,李媛睁着睡眼惺忪的双眼起了床,这时,耳边传来了刘萌的惊呼声。

 

  “咦?罗晨哪去了?”

 

  李媛暗叫不好,她走到罗晨的床边一看,果然,床上空空如也,罗晨不见了踪影,寝室门也没有开过的痕迹,那就只有一个解释——罗晨失踪了!

 

  李媛背脊发凉,傻子都知道,昨晚偷拍孟玲的事已经被孟玲发现了,所以孟玲就要来个杀人灭口,罗晨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这时,孟玲突然出现在门口,冷冷说:“祸从口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己要分清。”说完,她就出了寝室。

 

  李媛大脑一片空白,思绪混乱不堪,现在她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了。忽然,李媛好像想到了什么,她走到罗晨的柜子钱,打开了柜子,然后拿出了里面的衣架。

 

  一、二、三......九,只有九个,果然!李媛脸色大变,这种衣架是学校发的,每人十个,罗晨肯定是被孟玲拿去做人体衣架了!

 

  一股深深的寒意从脚底升起,这个孟玲太恐怖了,竟然把人做成了人体衣架!

 

  这时李媛又想到,既然罗晨现在变成了人体衣架,那么她现在应该还在学校。于是,李媛在寝室四处找了起来,可是一无所获。

 

  如果这里没有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地方了。李媛狠了狠心,然后去了男生寝室。

 

  【衣柜】

 

  来到男生寝室楼,李媛直接走进了李大力的寝室,里面臭烘烘的,只有一个皮肤很白、带着眼镜的男生,他是李大力的室友黄冈。

 

  “嗯?是你李媛!”黄冈放下手中的《新锐阅读》,惊喜的说道。

 

  李媛皱了皱眉头,这个黄冈是个花心的人,最近又缠上了李媛。

 

  “那个......李大力在吗?”李媛开门见山的问。

 

  “哦,他啊,肯定又是和女朋友孟玲约会去了!”黄冈笑嘻嘻的说。

 

  李媛失望的垂下了头,看来又没戏了。忽然,她又转念一想,也许这个黄冈知道孟玲和李大力的什么秘密,于是她便试探性的问:“对了黄冈,你最近发现李大力有什么异常吗?”

 

  “异常?”黄冈想了想,“好像有......有一次晚上我起来上厕所时发现李大力一个人出了寝室,不知道去干嘛,要知道我们厕所是和寝室连在一起的。”

 

  果然,李大力也变成了鬼,他每天晚上变成人体衣架肯定是为了晾干死的时候进入身体的水。现在这样的处境,只有依靠黄冈的帮助了,于是李媛一股脑的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全说给了黄冈听。

 

  黄冈首先是一愣,继而变得惊恐:“太、太恐怖了......”

 

  “所以,我猜想罗晨的尸体应该是被孟玲藏在了你们这间寝室。”李媛缓缓地说。

 

  “那、那我们现在找吧?”黄冈脸色发白的说。

 

  “嗯。”李媛点点头。

 

  李媛仔细的打量这这间男生寝室,忽然,她发现了不对劲——在这间狭窄的寝室里,却摆放着一个大大的衣柜。

 

  “咦?那个衣柜是谁的?”李媛看着黄冈问。

 

  黄冈看了看说:“哦,那是李大力的。平时他把那衣柜当宝贝似的,谁都不可以碰。”

 

  李媛的心里交织着恐惧和紧张,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个衣柜前,然后硬着头皮将衣柜打开。顿时一股腐臭味从衣柜里传来,接着一个个身体腐烂、脑袋碎裂的人体衣架暴露在空气中。

 

  “啊——”李媛心里起了翻江倒海,没想到李大力的衣柜里有这么多的人体衣架!

 

  黄冈也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李媛在衣柜里看到了被制成人体衣架的罗晨,她的双手向两侧伸直,钩子从头部伸出。

 

  “这个孟玲和李大力太残忍了!”黄冈愤愤的说。

 

  “那有什么办法。”李媛心灰意冷,“它们是鬼,我们是人,人是都不过鬼的。”

 

  “我有办法……”黄冈正色说,“前面你不是说他们俩是被淹死的吗,水火不相容,那么我们就用火烧死他们!”

 

  “烧死他们?”李媛满脸困惑。

 

  “对!”黄冈眼神坚定,“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将汽油泼到李大力的身上,然后烧死他!”

 

  李媛想了想说:“就这样了。”

 

  【杀鬼】

 

  黑夜如期而来了。这天晚上,黄冈借口有事将李大力骗到了学校的后山。而李媛则拿着汽油躲在黑暗的树林里。

 

  “倒底是什么事呀?搞得这么神秘。”四周散落着星星点点投影,李大力问。

 

  很快来到了后山,四周寂静无比,月光下,就只有黄冈和李大力两个人。

 

  这时,黄冈趁着李大力走在前面,于是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双手快速的用绳子捆住了李大力。

 

  “你要做什么!”李大力气急败坏的说。

 

  黄冈沉着脸不回答,他将李大力拖到了树下,绑了起来。做完这些,李媛也走了过来。

 

  看到了李媛手上的汽油和打火机,李大力知道他们要干嘛了,他急着说:“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犯法?”李媛讥讽的看着李大力说,“杀人确实是犯法,可是杀鬼呢?那是为民除害!”

 

  听到这话,李大力全身一震,他眼神恶毒的看着黄冈:“哼,你这个卑鄙小人!”

 

  黄冈转过头看了看李媛:“速度吧,我们一起烧死他!”

 

  李媛点点头,她将汽油瓶打开,然后一股脑的泼到了李大力的身上。

 

  李大力急得脸色通红,他着急的对着李媛大喊:“你不要被他蒙骗了,是他害死我和孟玲的!”

 

  “什么?是黄冈害死你们的?”李媛不解的问。

 

  “对!”李大力激动起来,“上次我们在游泳时,发生了意外——”

 

  刚说到这,黄冈连忙打断了李大力的话,他将打火机扔到了李大力的身上,顿时,熊熊大火包围了李大力的全身,不一会儿,他就变成一具发黑的尸体了。

 

  看到李大力那一直冒烟的尸体,黄冈嘴角浮现出了诡异的微笑。

 

  “走吧。”黄冈说。

 

  回到了寝室,李媛一直想着李大力死前为什么说那样的话。

 

  【骗局】

 

  一进门,就看到孟玲心灰意冷的坐在床边上,眼角的泪痕证明她刚才痛哭过。

 

  “孟玲你怎么了?”李媛假装好意的问。

 

  “你还把我们俩当朋友吗?”孟玲眼角直视着李媛。

 

  “怎、怎么了?”李媛心虚的问。

 

  这时,孟玲突然咆哮起来:“你杀了我的男朋友你知道吗!”

 

  李媛不示弱的说:“哼!你们都是鬼,我和黄冈只是为民除害!”

 

  孟玲呆呆地望着李媛,然后缓缓地说:“上次我们在游泳的时候,我和李大力还有黄冈不小心游到了深水区,河水很快就淹没了我们,真是命悬一线。然而当时,黄冈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他竟然把我和李大力从河面踩了下去,然后借着我们身体当踏板才从河里逃生出来!”

 

  李媛一愣:“你说是黄冈害死你们的,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报仇呢?”

 

  孟玲咬牙切齿的说:“我也想啊,可是我和李大力都是被水淹死的,所以我们身上的阴气太重,伤害不了黄冈,因为他是男的,阳气重。我们只能每天变成人体衣架晾在电线上,好来驱除阴气。”

 

  听了孟玲的话,李媛悔恨万分,她重重的说:“对不起孟玲,现在我就去找黄冈!”说着,李媛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寝室,然后融入黑夜之中。

 

  打电话将黄冈约到了男生寝室的楼下,李媛生气的质疑黄冈:“你为什么要骗我,是你害死孟玲和李大力的是不是?”

 

  黄冈脸色一变,他诚恳的解释说:“你怎么能相信孟玲的话呢?她是鬼,鬼没有一个是好的!”

 

  “可是......”李媛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是孟玲说的?”

 

  黄冈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了,他冷笑了一声:“哼,被你发现了。”

 

  “你!”李媛气愤的说,“你这个恶魔!”

 

  黄冈脸上带着杀机,他一步步的逼向李媛:“真的是感谢你了,帮我除掉了想趁机报仇的李大力,啊哈哈!”

 

  “你、你想要做什么!”李媛身子不断后退,可是身后已经是冰冷的墙壁了。

 

  “你已经知道全部的事了。”黄冈恶狠狠的说,“那你只有去死!”说着,他就拿出了一把刀,然后狠狠刺向李媛。

 

  就在这时,孟玲出现了,她全身发白,脸浮肿得像金鱼。见黄冈要杀李媛,她连忙过去,手臂猛地变大,上面爬满了蛆虫,然后使劲掐住了黄冈,黄冈被掐得动弹不了。接着,孟玲一手戳穿了他的胸口,然后将一个衣架塞进了黄冈的胸口。

 

  做完这些,孟玲的全身迅速的萎缩,脸色的肉皮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

 

  李媛惊恐的看着这恐怖的一幕,黄冈已经被孟玲做成了人体衣架,而孟玲变成了一地白森森的骷髅。

 

  泪水从李媛的眼里夺眶而出,孟玲是为了救她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结局】

 

  第二天,男生寝室楼掀起轩然大波,因为电线上赫然有一具人体衣架在那摇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十三楼已空
下一篇:死人的东西拿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