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猫肉破蛊

时间:2017-12-21 14:53:00 | 作者:尼克abby | 阅读:

  周晓鑫最近一直做噩梦,每晚在梦里,都会有一双异瞳紧紧剜着他。左眼紫色,右眼翡翠绿,瞳仁的形状还会不断变化,就跟月亮一样,从月牙形状到杏仁大小,透着说不出来的诡异。


猫肉破蛊
 

  在梦境里,周晓鑫变成了微型人,只有手指头大小,他被后面的异瞳紧紧追随。周晓鑫冲向右边,那翡翠绿的瞳仁就瞥向它,他转头想从左边突围,那紫色的眼珠又拦住了去路。就像是天罗地网,把他紧紧地罩在里面。周晓鑫抬头就可以看见瞳仁里面,自己无助的身影。缓缓地,那瞳仁幻化无数,向他俯冲而来。

 

  “啊!”周晓鑫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底下的被褥已经被冷汗浸湿,整个人如同从冷水中捞出来一样,从头到脚透着一股子冰寒。

 

  【第一晚下班】

 

  周晓鑫的工作组最近有个急活,这晚他深夜十一点才回到家,乌漆墨黑的楼道内,不知哪家的水管破裂,滴滴答答往下掉水珠,和周晓鑫的脚步声倒也很配。

 

  周晓鑫的家在楼道尽头,刚走到半路,他就闻到一股腐臭味,这味道让周晓鑫想起来童年。那会儿家里穷,一年到头吃不上一次肉,某天母亲不知道从哪儿端出来一盆肉,给他与弟弟共同分吃,那肉尝到嘴里就有一股子酸臭味,感觉腐烂了很久。周晓鑫尝了一口就吃不下去,但是母亲楞说那是补药,逼着他吃完,酸臭的滋味让他毕生难忘。

 

  但是补药真有的有些作用,那年邻居的很多青壮年都死于老家的一场蛊气灾害,唯有周晓鑫和弟弟幸免于难,此后年年吃那么一碗酸臭的补药,就成了兄弟俩的日常。此刻楼道里飘散的腐臭味,让他又梦回少年时,胃里一阵翻滚,酸水沿着食管直往上涌。

 

  随着离家门越来越近,酸爽味道愈发浓厚。周晓鑫发现自家门口一团黑影聚在一起,当他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走进时,黑影微风而逃瞬间散开,原来竟然是一群老鼠在他家门口开大食会。“吱吱吱……”一大群老鼠的叫声,蠕动的身影在黑夜如同噩梦。

 

  老鼠分食的对象则是一团暗红色的肉团,这已经是本星期发生的第几次了?从半个月前,每晚下班回家,周晓鑫总会发现这些“意外的惊喜”,有时候是一只死老鼠,有时候是一块沤到变色的腊肉……总之这些稀奇古怪的“惊喜”已经让周晓鑫应接不暇。

 

  他在楼道里大吼了一声,“究竟是谁!每天在别人家门口放这些垃圾,有没有公德心?”暴躁的声音在空荡的楼道里不断形成回音。

 

  【第二晚下班】

 

  这晚他走在回家必经的巷子里,这几天加班赶工的项目终于结束了,周晓鑫和同事们一起借着项目结束的理由,豪饮了一通。

 

  踩着熏熏然的步伐,东倒西歪走在巷子里,凉风一吹酒精上头,胃里翻江倒海,终于周晓鑫忍不住,靠在路边的电线杆上呕了起来。

 

  把酒意呕出来之后,穿堂风再这么一扫,周晓鑫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手扶电线杆,直起身的时候正巧扫到柱子上粘的一张告示。

 

  上面写着:贵价寻猫,一周前本人养的波斯猫在范阳小区走丢,小猫的特征异瞳,左眼紫色,右眼翡翠绿,如有见到者,请致电189********,必有重酬。

 

  异瞳!周晓鑫看到这俩字就跟丢了魂一样,再细细看启事上小猫的照片,越看越与他的噩梦重叠。正坠入恐慌中时,周晓鑫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婴儿啼哭声!此起彼伏,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

 

  “啊……啊……啊……”的声音他扭头望去,发现竟然是一群小猫,从他的身后一直排成长队,延伸到巷子口。

 

  你知道所谓的诡异吗?最追求自由的猫咪,被某只无形之手仔细调教过,排成一条长龙延伸至巷口,他们全都扯着喉咙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绵绵无绝期。

 

  当周晓鑫转过身后,这些闭着眼睛嚎叫的小猫,齐刷刷地睁开眼睛。刹那间,噩梦里出现的异瞳像是复制粘贴,全部都是左眼紫色,右眼翡翠绿的异瞳在他的脑海里重叠。

 

  周晓鑫大叫着狂奔回家,用被子把自己裹成里外三层,眼镜睁得如铜铃,目不转睛盯着门口。他怕自己一个恍惚,就会有无数只异瞳小猫从门外走进来。

 

  【深夜,家中】

 

  这次让他眼镜大跌,扒门声不是从门外传来,而是从冰柜里发出。

 

  “砰砰砰……”的重物撞击声由内而外,冰柜里的门快要支撑不住了。被撞击的第一下,冰柜们露出了一点儿缝;撞击的第二下,冰柜开始剧烈晃动;撞击的第三下,门被撞开了,但是惯性反作用力,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支撑作用。

 

  周晓鑫紧盯着冰柜,他知道命运就像罗网把他罩在里面,人力此刻是多么的渺小,他连嘶吼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

 

  “叮铃铃……”床头的手机适时响起,周晓鑫知道这是他最后逃命的机会,恐惧把力量从他身体里抽离开来,他颤抖着双手,滑了几次。幸好手机那头的人锲而不舍,一直在呼叫他。

 

  最后一刻,周晓鑫终于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

 

  “喂,儿子。今天到了该吃你补药的时候,妈妈已经炖好了,放在冰箱里了,你记得抓紧时间吃。”

 

  “妈,你给我吃的补药究竟是什么啊?”周晓鑫脑海里浮出了一丝念头,灵光乍现。

 

  “狸肉啊,儿子你不知道,咱们老家那山上有蛊,那蛊气很可怕,祸害了很多老乡,只有狸肉才能破蛊。”

 

  所以,那只异瞳猫……还有冰箱里的补药……

 

  《本草纲目》记载:猫肉又被称之为狸肉,主劳疰,鼠瘘,蛊毒。

 

  《易简方》也有记载:凡预防蛊毒,自少食猫肉,则蛊不能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