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情人的眼泪

时间:2017-11-17 18:45:05 | 作者:紫橦 | 阅读:

  小时候那会,莫凡与别的孩子就有些不一样。

 

  刚刚学会了说话,莫凡就经常与母亲讲,说自己就要走了。母亲自然要问他去什么地方,他就告诉母亲,说有两位阿姨要带着自己回灵山圣水那里去,又说自己从前是庙上的一尊泥胎,因为听见了母亲的祈祷,这才偷偷地来到了人世间。

 

  那段时间,也是因为莫凡经常患病,三天两头就要发一次烧,结果父母便为他舍去了大半个家业,这才求到庙上的长老为他转了一次大运,于是他也终于从病魔中走了出来。但长老还是留下了话,说这个孩子将来还要遭逢一次厄运,那一次能不能走通他便帮不上忙了。莫凡十三岁那年,母亲再一次上山去拜谢长老,而长老却已经坐化升仙去了。

 

  继任长老告诉莫凡的母亲,说莫凡的这一次劫难谁都帮不上他,因为他没有前一世,有没有后世也不好说,因为在此之前,他只是一块泥巴,他根本就不懂得人世间的情感,即使看到过尘世间男男女女们的你情我愿,他也不明白那到底都因为了什么。

 

  母亲再次又将家业捐献出去一半,长老这才告诉莫凡四句话,父母的呼唤,尘世的烦恼,情人的眼泪,夫妻的恩爱。


情人的眼泪
 

  长老让莫凡从中选择一句话。莫凡觉得前两句都很好理解,父母亲一直都在呼唤着自己,并为自己付出了差不多所有的家业。尘世的烦恼也好理解,自己从小时候起就多病多灾,如果不是母亲给庙里捐献出去那么多的家产,自己或许早就不在人世间了。后两句莫凡看不懂,他还不知道情人是什么意思,更不懂得夫妻之间的恩爱意味着什么。莫凡没有想过太多事情,他的手便指向了“情人的眼泪”。其实他是想问一下长老,情人是什么意思?而长老随后便对他的母亲说,这孩子如何都过不去情人这一道关,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母亲便再三地哀求长老,说如何都要再帮帮我们,我就生了这一个儿子,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个三长两短。长老叹息了再三,只是告诉莫凡,说我们庙里有一大块月光石,你把它拿回去吧。这块宝石你只能做成两件物品,至于你想做什么,只能是回去之后你自己思考,这两件物品决定了你的未来。

 

  带着这块月光宝石,母亲便带着莫凡回到了家里。

 

  一家人坐下来商量了许久,这块宝石到底能做成两件什么东西更好呢?父亲告诉莫凡,说如果你娶了媳妇,我觉得你就能够生存下去。母亲说,我们家现在已经四壁空空,除了一些粮食之外,再也拿不出其他的东西,凡儿他可拿什么往回娶媳妇呢?父亲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说那就再做成一件值钱的东西,然后把这件东西再卖掉,有了钱,即使我们日后去了西方的极乐世界,凡儿他也不愁吃喝了。

 

  经过再三的考虑,一家人都觉得用这块宝石做成一艘宝船,和一串手链最好了。宝船可以拿去卖钱,手链就送给哪一位姑娘,这样儿子日后也就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其实长老送给莫凡的那四句话,也非常好理解,那就是一个自然的顺序,只要莫凡能把这块月光宝石做成一对恩爱的夫妻,他的最后一次劫难也就自然而然地过去了。可他却偏偏在父母的干扰下做成了宝船和手链,结果后面那句夫妻的恩爱便没法去享受了。

 

  通过几年的努力,那艘宝船也终于做好了,剩下的那些碎石块便被莫凡打磨成一串手链,这时母亲便通过媒人给莫凡介绍了一个叫桑岚的美丽姑娘。

 

  两个人一见如故,第一次见面,莫凡便把他用月宝光石费尽千辛万苦打磨而成的手链送给了桑岚。他告诉她,这手链是自己亲手打磨而成的,前后用去了三年多的时间。每一颗珠子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然后再用心打磨。三年的时间只打磨出了这一串月光石手链。莫凡的话意在,我们俩一见如故,第一次见面我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了你,爱情对于我来说,来得突然,所以我也要果断一些。

 

  桑岚也特别喜欢这串手链,她当即就戴在手上,不忍心再摘下来。莫凡又说:月光宝石是经历地崩山裂,岩熔焰炼,冰雪冷冻,风吹雨露休炼而来,经历了无尽的岁月磨砺,才有了今日之圆润柔和而不失坚贞意志,纤巧文静而不失刚烈风骨。佩戴上它的女子,就应该如你一般,外表柔美无暇,神情淡定自若,举止端庄静雅,谈吐雅淑谦和。内涵当是熟读诗书,通晓礼仪,心善胸宽,情意深厚。如此,高雅洁玉的宝石才得以与你相得益彰,互相滋润,将来定可相夫教子,泽惠儿孙。

 

  桑岚在心里已然当莫凡是自己的夫君了。从此月光宝石做成的手链便成为她的随身之物。或者佩戴在胸前,或者缠绕在手腕上,她也显示出一种与别的女孩子不同的秀美与安静。

 

  一年之后,宝船已经雕刻而成,莫凡便要离家去远行,他也和桑岚交待清楚,卖掉宝船之后,自己便回来与她完婚。

 

  离别无言,唯有清泪两行。

 

  上苍无语,从此天各一方。

 

  冬去春来,雪白的梨花纷纷扬扬,悠远的天空,一轮明月照着盛开着满院梨花的院落。一位女子,长长的衣裙,洁白飘逸,恍如梦幻,白嫩的腕上是一串月光宝石,温润而不炫耀的色泽随着手腕上下翻动,无限风情。

 

  归期已到,她等的人始终都没有回归。

 

  她在夜里泣哭,在月光中她手指轻轻抚摸着那串月光宝石。在月色中,每一颗珠子都明亮似玉。在月光中散发出幽蓝的光泽。那光泽在深夜里与情人的眼泪别无两样。夜色如梦幻一般,思绪如同长上了翅膀。漫漫长夜如同一张无形的黑色漩涡,在那无边的寂寥中弥散,思念情人的心思,也在无限地蔓延,回绕,纠缠交织,缱绻而苍凉。

 

  莫凡曾告诉桑岚,玉石需要肌肤的滋养,天长日久才能有玉一般的感觉,她已经牢记下他这番话,而她,也在夜夜触骨的思念中又等了三年。

 

  又三年过去,某一天,桑岚突然寻到一庵,然后便削发为尼。除了那串月光石,她什么也没有从家里带走。她终日诵经,手持月光石,双目沉静,面色安详。她断了他的所有音讯,也断掉了她的尘缘。尤其到了夜里,有些时候、很多时候,当她轻轻抚摸那串月光石,就像抚摸情人的肌肤,他光洁的额头,他浓密的黑发,他修长灵巧的手指,他微微上翘的嘴角,他深情的眼睛……

 

  当清玉石珠发出清脆的声响,她的心便会痛,也会裂开,还会滴血,然后,便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日久天长之后,月光宝石终于变成了美玉,变成情人的眼泪。她的心呢?她希望自己的内心,也能变成玉,变成石。

 

  如此,桑岚便不会感觉到痛苦。

 

  她也一直在等待着,即使等到下一辈子,自己也一定要把他等回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别样的开年饭
下一篇:肥猫和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