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别样的开年饭

时间:2017-11-12 18:53:54 | 作者:桑吉卓玛 | 阅读:

  放了鞭,过了年,正月十六,吃过东家海爷的“开年饭”,掌柜们就要收拾自己的行囊,奔赴各自的商铺了。

 

  都说海爷家的“开年饭”不是用嘴吃的,里头的道道儿,忒多!掌柜的稍不留神,筷子没戳到正点儿,碍了老爷子的眼,一句难听的话泼你脸上,那面子还挂得住?所以,甭看“开年饭”上的菜品多,盘压盘、碗摞碗的,有的却只能看,不能吃。就说桌子上的鱼吧,一臂长的红烧红鱼,头朝东家,香气四溢,可你动一下试试!年年有余(鱼),吃了还有鱼(余)?上盘炸馓子,也不能吃,不吃,就不会“散”。却有几样菜,必须得吃。譬如大蒜,要吃!哪家掌柜的不得“会算”?冬笋炒肉,得吃!生意人谁不图个“节节高”呢?乍看桌子上,满眼都是圆溜溜的东西,卤蛋、肉圆、元宵、馒头、包子、麻团……摆上来,不过是为了图个“团圆”的意思。而饭菜的颜色,也少有金黄色的,为啥?金黄金黄,到手的金子,哪能“黄”了啊?!


别样的开年饭配图
 

  这一年正月十六,负责码头装卸生意的掌柜的张茂才,照例要去东家海爷那里吃“开年饭”。茂才前脚刚迈出家门,茂才媳妇的小脚也紧跟着出来,嘱咐茂才:“甭傻头傻脑只顾吃喝!见了大掌柜的,嘴巴滑溜点儿!”

 

  茂才头也不回,手往脑后一甩,意思是:“我知道,你别烦了。”

 

  茂才是个死脑筋,茂才媳妇说他的脑子是铁做的葫芦,千劈万劈也开不了瓢!是擀面杖做的烟囱,死活不通气!媳妇这话,说得对,也不对。要说茂才笨,可码头的生意自打交给他,那银子就跟长了腿、睁了眼似的,咕噜咕噜地往铺子里跑!要知道,码头那儿,自古就是个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腥风血雨的是非之地,能在码头那边讨食吃,阎王的胡子都敢薅!可如此精明的一个人儿,咋就没和李大掌柜尿到一个壶里呢?这要从去年夏天的一件事儿说起。李大掌柜曾想安排一个人到茂才的铺子里,暗示了茂才几次,茂才愣是没松这个口。无奈,李大掌柜不得不把收了人家的好处再退回去。你让李大掌柜的面子往哪儿搁?

 

  东家海爷曾经立过规矩,但凡掌柜的,可一个铜板不出,单凭自己的头脑、气力,在铺子里顶身股。大掌柜的顶一股,其他掌柜的,则按照当年铺子里的收成以及做事的态度,分别顶九厘以下的身股。理是这么个理,可到头来谁好谁孬,还得经过李大掌柜这一关!他要瞧你不顺眼,在东家面前絮叨几句,谅你把肠子累成圈了,也难得个好儿!

 

  就说刚过去的这一年吧,哪个铺子有茂才那边儿盈利多?可茂才的身股,在几个掌柜里头,连中间的都算不上!茂才媳妇委屈,大过年的,在家数落茂才:“你也跟前任的那个叫祁什么的掌柜学学!我可听说啦,人家祁掌柜得知李大掌柜喜欢喝海里的沙光鱼汤,专门买了车买了马,车里搁俩厨娘,每天就在海边守着。等渔民抓到又大又肥的沙光鱼,送到车里,车立马往李大掌柜家跑,厨娘就在车里杀鱼、煮鱼。车一到,汤也好了。你瞧瞧人家是怎么服侍李大掌柜的!你倒好,甭说鱼汤了,逢年过节的,连个鱼腚都没给人送过一截儿!大掌柜对你能没有想法?你脑子再不开窍,赶明儿大掌柜的在东家面前给你嚼两句舌根子,东家一生气,你就滚蛋吧你!你笑啥?张茂才!我跟你说话呢!”

 

  茂才半边脸正埋在一根酱猪蹄里啃着,半天抬起头,抿了一口酒,笑道:“你懂屁,好好过你的年,过完年,我自有主张……”

 

  “开年饭”的饭桌上,茂才向李大掌柜频频举杯。茂才每回都是站起来喝,一番恭维,然后弯腰敬酒,仰头闷掉。李大掌柜眼微微一眯,细看像笑,也不起身,只是一边的屁股微微一欠,然后将杯子放在嘴边湿了湿。转脸,却和别的掌柜喝个满杯。茂才好似看不见,大口嚼菜时,脸上都挂着笑。

 

  几巡下去,茂才迷糊了。茂才酒一喝多手就发抖,手抖得连筷子都拿不稳了,说起话来像是被什么抵住了舌头。

 

  这时候,“和气菜”上桌了。

 

  “和气菜”是“开年饭”最后一道菜,不过是用豆腐干、黄花菜、干红椒、冬笋、香菇、肉丝等炒成的杂烩。这菜,大伙儿都要吃点儿,不和气,怎能生财?

 

  可正当大伙儿纷纷起身夹菜时,茂才却两眼发直,纹丝不动。

 

  大伙儿觉得茂才喝多了,遂给他夹了一筷,放碗里。

 

  可茂才就是不动。

 

  东家海爷眯着眼笑,眼却盯着茂才碗里的菜。

 

  半晌,茂才拿起筷子拨了拨菜,边拨边嘟囔道:“和气菜……和气菜,咱是和大掌柜的和气呢,还是和东家和气呢?”

 

  话音一落,大伙儿全傻巴了。

 

  海爷没说话,只是瞥了李大掌柜一眼,李大掌柜坐不住了,说:“张茂才!你什么意思?”

 

  只听扑通一声,茂才一屁股摔倒在地。

 

  茂才烂醉如泥。

 

  当天,所有人都知道,茂才把堂堂李大掌柜给得罪了。大伙儿个个幸灾乐祸,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这孙子醒酒后能吓成什么鳖样。也有心眼儿实诚的,劝茂才赶紧去给李大掌柜道歉。可茂才呢,嘴上骂自己贪杯误事,人前啪啪甩自个儿大嘴巴,转脸却不见有啥动静,不知这厮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说来也怪,转眼,第二年年底,大掌柜的和东家给掌柜们定身股时,茂才的身股,竟然高达九厘!都快赶得上李大掌柜的了。

 

  俗话说,纵有谋反心,不瞒床上人。茂才这点鬼心思,被窝儿里一点没留,全被他媳妇一点点儿抠出来了。

 

  茂才觉得,像李大掌柜这号人,一旦得罪他,就是给他当驴骑、当狗使,也难让他在海爷面前说你一个好儿!既然如此,干脆把矛盾摆到台面上,当着众人和海爷的面,和李大掌柜撕开脸!此后,不管李大掌柜背后说茂才什么坏话,海爷都会联想到“开年饭”的事儿,都会认为李大掌柜在泄私愤。人家不过说了几句醉话,你堂堂一个大掌柜的,何苦要和他过不去?难不成你心里有鬼?

 

  所以,李大掌柜纵使有啃了茂才的心,暗地里,却一点儿损招也不敢使。可把李大掌柜憋坏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吃人的困财兽
下一篇:情人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