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故事 >

漠河胭脂沟轶事

时间:2017-10-04 17:18:33 | 作者:邴继福 | 阅读:

  清光绪年间,正是漠河采金的鼎盛时期。采金矿点遍布黑龙江南岸,中外采金者多达几万之众,且都是阳性世界。腰包虽鼓,却性饥渴难奈。于是,中外妓院便如雨春笋,应运而生。最多时,妓院竟超过百家,中俄日妓女达千人之多。

 

  胭脂沟原名老金沟,当时在矿区规模最大,妓女众多。据说,妓女们每日接完客卸装,到河沟洗脸,水面胭脂漂浮一层,香飘数里,故称胭脂沟。


漠河胭脂沟轶事
 

  最近,百花楼妓院新来一绝色女子,名叫柳兰,天生丽质,秀色可餐。只是性情刚烈,每以短刀护身,拒不接客。

 

  原来,她老家在山东梁山,从小学过武艺,最擅长拳和短刀,动起武把操,三五个男人靠不近身。为了寻找来关东淘金的郎君,她冒着风雪严寒,千里迢迢来到边塞漠河。非但不见郎君踪影,反被骗卖进了妓院。

 

  她几经周折才获知,郎君因看不得一位妓女被俄国佬欺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伤了俄国佬,结果惨遭报复,被俄国佬塞进黑龙江的冰窟窿。

 

  柳兰哭得死去活来,恨透了所有俄国佬,伺机为郎君报仇。

 

  这天,一俄国佬闯进百花楼,专点柳兰接客,遭到拒绝,俄国佬恼羞成怒,仗着会点武功,一拳凌空打下,想打昏她任其揉躏。

 

  只见她左手一搪,右顺势抓住他的手腕,使劲一拧,喀嚓一声,差点将其胳膊拧断。俄国佬大吃一惊,这娘们真够厉害的,决不能掉以轻心!于是,他伸手向她后心掏去,想来个黑虎偷心,只见她灵巧一闪,把他闪个趔趄!

 

  这当儿,只见女子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俄国佬的裆部,疼得他啊啊直叫。正欲还手,女子来个旋风脚,一下子踢中他的太阳穴,把他踢倒在地……

 

  俄国佬恼羞成怒,不知在哪捡到一根木棍,抡得一阵风起,向她头上打来。只见她又用胳膊一搪,“喀嚓”一声,木棍折成两截。趁此机会,她照准俄国佬的胸膛立马一拳,将他打倒。

 

  俄国佬不敢恋战,连滚带爬溜出妓院。姐妹们见俄国佬狼狈逃窜,欢呼声和掌声响成一片!

 

  有人为柳兰担心,这俄国佬吃了大亏,决不会善罢干休,劝她躲一躲!柳兰却说,好汉做事好汉当,我惹的祸,决不能连累别人!

 

  果然不出所料,只一会儿工夫,门外就传来吵闹声。只见七八个俄国壮汉,手拿锹镐棍棒破门而入,杀气腾腾。柳兰见势不妙,从俄国佬手中夺过棒子,双手抡开呼呼作响,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打得这些家伙落花流水,倒在地上直叫唤。

 

  柳兰拍拍掌正待离去,一个俄国佬一跃而起,操棒照她后脑海就打。柳兰一闪躲过,立刻掏出短刀,与其过起招来。只见俄国佬挥着长棍,柳兰舞着短刀。一个棍起如泰山压顶,一个刀摆象大海扬波。刀光棍势,撒开万点寒星;棍竖刀横,聚作一团杀气。一个俏佳人,一个外国佬,来来往往,吆吆喝喝,打得难分难解。

 

  柳兰越战越勇,渐渐地,俄国佬只有招架之工,没有还手之力。众妓女看得扬眉吐气,群情激昂,都拍手叫好。

 

  这时,突然听到“呯”一声枪响,大伙还没缓过神来,只见柳兰啊的大叫一声,胸前中弹应声倒下……

 

  这百花楼血案发生之时,正逢清政府李督办来漠河视察。他听到这事,恨得咬牙切牙:真是欺人太甚,这些俄国佬不但非法越界采金,还在我大清国土为所欲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立刻向俄国商会提出抗议:一定要严逞杀人凶手!并且决定:全漠河矿区停工一天,为柳兰举行隆重的葬礼!

 

  柳兰出殡那天,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杀人凶手披孝戴孝,紧跟灵柩之后,如丧家之犬。劳工和妓女们恨不将其撕烂吞下。

 

  在柳兰的墓前,李督办满怀激情表示:血债要用血来还,我们一定要维护民族的尊严,将通过外交途经,严办杀人凶手,决不许外国人在我大清国土为所欲为!

 

  他还说,妓女也是我们的同胞姐妹,也有做人的尊严。她们之所以走上这条路,也是生活所迫。几年来,她们对漠河金矿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因此,我们一定要善待她们。今后,她们中间凡是有要求从良者,任何人不准阻拦,而且要隆重迎娶……

 

  一时间,现场的欢呼声震耳欲聋,许多妓女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但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仅凭一位清官的良好愿望,根本改变不了这些妓女的命运。那个杀人的俄国佬并没有得到应有逞罚,只是被驱逐出境了事。

 

  李督办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胭脂沟的妓女们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她们的最终结局都是客死他乡,被埋葬在胭脂沟的荒山野岭之上。埋葬她们尸骨的地方,被人们称做妓女坟。

 

  每年夏天,在通往妓女坟的道路两旁,盛开着许多粉红色的小花。这些小花随风摇曳,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当地人叫它柳兰花。

 

  柳兰花年年盛开不败,犹如柳兰姑娘的不败英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独眼狗行孝
下一篇:没有了